Merlin Emrys警探的形象



<正文開始>


「Hello,想必你知道我是誰。出於禮貌,還是先自我介紹:我是Arthur Pendragon。」從金髮男人口中流洩出道地動聽的英國口音,嗓音低沈帶有磁性,「看到準備監聽的對象出現在面前值得這麼吃驚嗎?Emrys警探。」

「我吃驚的是佈署不周,被你找到我。你肯定把我的身家資訊也調查地一清二楚了。」被鎖定的Merlin不僅不害怕、還表現十足鎮定,距離與死神一線之隔似乎是上輩子的事了。孤寂一人待在急診室外的徬徨無助如惡夢般烙印腦海揮之不去,直到急診醫師推開手術房門,向他宣告急救無效,面前是病床上冰冷僵硬的母親遺體,蒼白的面容帶有一絲悲憫的慈愛…從此他失去畫家愛人的能力,成為不畏懼死亡的警探。

「不,Emrys警探,我不需要刻意調查你,應該說:我更早之前就認識你了。」

Merlin試著回想哪次案件與眼前危險訊息素超標的男人有交集,太陽穴隱隱作痛,但還是想不起來。

打照面的可能性幾乎是零,難道是透過破案的媒體宣傳認識他的了?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不是百分之百沒有可能。

「實不相瞞,聽到你調查我其實頂愉快。我們的境遇很類似,這也是為何我來見你一面。」

「你想做什麼?」Merlin謹慎地問。

「邀請你與我共事。」那頭男人用字緩慢,一字一句地說。聲音蘊含無比的誘惑。

「跟你共事?殺害Douglas一家人,殺人越貨,就是你口中的共事?」體格略遜一籌的Merlin不知哪來的勇氣,凝神屏息瞪著Mr. Pendragon。

普通人被這樣一個背後隱藏巨大秘密的男人近距離凝視總感到呼吸困難,但斜照的日影勾勒男人輪廓完美的鼻樑,精悍的下巴構成精準的直角,淡藍的虹膜中沒有貪婪、沒有慾望,只有浩瀚無涯的晶瑩星辰。

看起來充滿領袖魅力。


吃了一驚的Merlin下意識咬緊嘴唇,深深吐一口氣:或許你在紐約呼風喚雨,吸引風情萬種男男女女與忠誠信徒,但我絕不隨意被陌生人引誘。

年輕的Pendragon楞了一下,隨即笑開來:「如果我說是我殺害Douglas一家人,難道Emrys警探不怕被我殺人滅口嗎?」

Merlin的拳頭握得更緊了,蓄勢待發避免近身搏擊。Mr. Pendragon連忙伸起手制止:「看來你誤會了什麼。虧我發現你打探我時還有些興奮。」

興奮?Merlin懷疑自己的耳朵,被警探打聽感到興奮,這人不是變態殺人魔就是BDSM愛好者,「罪犯從不會承認自己的罪刑,就算你告訴我不是你下令殺了Douglas一家,證據全指向你。」

如果Pendragon是殺人兇手,自己早一腳踏入半個墳墓內,Merlin暗自開啟褲袋裡的電話錄音,聲音連線傳到另一頭的Daegal公寓的電腦上,就算他被滅口,錄音證據也足以成為呈堂供證。

「當然不是,Emrys警探。我們是一艘船上的人,你想調查殺了Douglas一家的真兇,我也是。所以我才打算邀請你合作,拯救Douglas家可憐的小女兒。」

「Elena Douglas,她沒有死?」NYPD雇用漁船進行屍體打撈作業時,確實只找到Douglas夫婦浮腫殘破的屍體,沒有十一歲小女孩的蹤跡。

「賓果。你很聰明,我們何不聯手?把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帶回愛她的親人身邊,取回屬於她的財產?」

「你是變相的告訴我:貪圖她財產的是另有其人…?」Merlin不可置信地問。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不是說謊。一個陌生人告訴他這麼重要的情報,似乎兩人交流已久,這種初次體驗令向來習慣單打獨鬥的Merlin瞠目結舌。見Mr. Pendragon一副"兇手不可能是我"的泰然自若,Merlin收拾混亂的心緩緩問到:「為什麼選擇告訴我?」

「我說過了,我們的境遇非常類似:同樣失去所愛的人。沒有人比我更理解你的感受。」Mr. Pendragon揮揮手命兩個保鏢離開,邁開步伐沿著河岸緩緩踱行,示意Merlin盡快跟上來。此時Merlin正猶豫該不該切斷電話錄音。

「如果我說唯一在意Elena的死活—她的伯母Betrix小姐請求我的協助呢?」

他秀出手機裡紅髮婦女的照片,「協助我找到Elena,明裡的功勞都歸你。委託費用歸我,依照我對NYPD的理解,光這項破案紀錄,你獲得的小功足以讓獎金連跳三級。論起來你毫不吃虧,何不仔細考慮我們合作的可能性?」

「述我直言:相信你實在太冒險了。我猜你背後肯定隱藏什麼目的?」Merlin不認為男人在騙人,但他懷疑幕後隱瞞操控的一切。輕輕後退一步給自己流一條退路。這個男人說法尋不到破綻,Merlin也知道他不是說謊,但不能輕易相信任何片面之詞。任何警探都會合理懷疑:天上掉下這麼誘惑的條件,背後絕對得付出相對的代價。

「...。」Mr. Pendragon困擾地摸摸下巴盯著他瞧,但瞧不語,隨即裝作一副無關緊要的模樣、恢復淡漠。很久以後,Merlin才明白嘴硬不說是他獨特表達愛情的方式。

聯想紅髮婦女的長相,確實曾出現在Douglas一家的葬禮上。聰明如Merlin也清楚若是預估錯誤,Pendragon確實不是犯人而是站在Elena這邊,協助他等於是幫助一位受害人。或許Pendragon真有特殊目的,為掩護幕後真兇藉機殺他滅口,橫豎躲不掉,也不需要杞人憂天了。索性先答應下來見機行事:「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為什麼是我?NYPD不只我一個警探而已。」

Arthur Pendragon撇過身摸下巴沉思,久到以為等不到Arthur的回應,才見他聳聳肩說:「我隸屬的組織暗自遞給NYPD線索,想幫助幾個陷入謀殺風暴的普通人。自命不凡的警探們總忽略顯而易見的真相,遺忘解答鑰匙距離其實很近。唯有你,Emrys警探,看到我們遺留下來的線索,將布魯克林街那個為了保險金差點殺了繼子的秘書繩之以法。」

被這麼一提,Merlin立即有了印象。那個孩子向社工求助時,位置坐他前面的老搭檔認為是青少年不服管教的惡作劇,是他找到遺留給情人的關鍵電話將繼母送入刑事法庭。

沿著河岸秋風強勁帶股蕭瑟,一陣風颯颯吹來,捲起炫麗的紅葉朝天滿岸飛舞,越過河道中線的渡輪緩緩行駛而來,構成原始浪漫的風情畫。撥了撥被風吹拂凌亂的黑髮,過去Merlin忙於勤務無心駐足觀賞、品味落葉交錯掩映下的明媚風光。如今只見滿地火紅襯托眼前男人的髮色,如黃金般閃耀熠熠生輝的光芒,Merlin頭一個想到母親收藏的骨瓷杯,杯緣的鍍金金線也是如此攝人心魄震撼人心。

或許Arthur Pendragon真的不是壞人,出於善意幫忙Elena,誰知道呢?Merlin決定放手一搏做個人生賭注。

「我願意暫時跟你合作。只是我隸屬於NYPD,與你僅止於短暫合夥關係;只要不犯法救出Elena,我願意協助你,但是我不受制於任何人。」

Arthur Pendragon雙眼如炬炯炯發亮,像欣賞美術館精雕細琢的珍藏品,但深邃的目光看不出在想什麼。抬頭挺胸的Merlin眨著纖長的睫毛,想到Daegal提起的傳聞,英倫黑金白手套、潛伏的黑道出資者、不動心的獵人...究竟哪種是Arthur Pendragon的真面目?連他也摸不透。

「成交。希望我們一起找到可憐的女孩。」Mr. Pendragon走上前來,在Merlin伸出手時準備與他交握。Merlin不疑有他,眼神略微警惕。

冰冷的臉頰拒人於千里之外,這個Merlin。墨黑的長睫毛,鬢角細小的絨毛,配上嬰兒般純黑的頭髮,捲捲地披散在他纖細中性的脖子上。配上微微張開、挺直又堅實的嘴唇,彷彿乞求親吻。

男人不經意臉孔急迫貼近,Merlin還沒反應過來、側臉被以英式禮儀吻了一下。

Arthur Pendragon自認擅長揣測他人心思,毫不猶豫吻完臉頰、朝微啟的堅實嘴唇遊移。

Merlin急忙避開身去,臉上既困惑又羞怯、隨之是退避後濃濃的尷尬。過去他媽媽也這樣吻他臉頰──愛爾蘭對待親近親友的吻面禮,但逾越分寸,還尋找嘴唇...Arthur Pendragon一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太令人彆扭侷促了。

意外地,Merlin不感到討厭....自己的警覺性跳針了嗎?

「你的臉很紅呢!Emrys警探,」Mr.Pendragon手指了指自己剛毅的臉頰,一副再正常不過、遊刃有餘的架勢,似乎方才是出於交際的普通招呼,Merlin實在太敏感太過於大驚小怪了。「像是Discovery頻道被驚嚇到的小白鼬。」

Merlin瞠目結舌對手的厚臉皮,正待發作不是什麼乍看可愛實則兇狠的嚙齒類小動物。Mr.Pendragon手伸進褲袋接起震動中的手機電話,朝話筒對面的人低聲說了幾句:「好,我明白了,這就派人過去。」

等掛了電話,還沒等Merlin發聲,Arthur Pendragon收起手機向他拋出最迫切直接的線索:「有人發現Elena了。Richard Douglas一家的槍殺現場,他們的小女兒被槍手放過、逃了一劫。目前小女孩出沒在髒亂的格林威治村。我只知道這麼多,得委託你跑一趟了。」

「由NYPD的警探出面?這樣不用擔心公眾身份露面,又能帶回小女孩,原來你如此精明...」對方的規劃縝密,連Merlin也驚嘆萬分。但他沒有抗拒代打的提議,畢竟事關活生生的受害小女孩,再怎麼無動於衷,也願意為了拯救人命跑個腿。

Mr. Pendragon毫不遮掩交易是如此進行,「你說的沒錯。事不宜遲,趁著小女孩還沒被真兇盯上,趕快把她帶回來,必要時我派人去接應你。記得:Grand Parkers Hotel 1013室,到那邊會合。」

「你確定那邊安全嗎?」無端被捲入拯救Elena的行動,Merlin倒毫無怨言。

「不會有問題的,你必須學會相信別人。」Mr. Pendragon說。

「好吧。」Merlin點點頭。

兩人原地解散,頭也不回的Merlin沒有注意到Arthur Pendragon精力十足的步幅突然停住,轉過身來望著他削長的背影。

距離格林威治村有五公里路程,此刻正值大片積雨雲遮蔽晴空,西方的天空失去生動的金黃,逐漸從橘紅摻合淡淡的灰藍,沿著曼哈頓的高樓大廈,與淺灰色的滔滔河水形成微妙的呼應。轎車駛過僻靜郊區的墓園,低矮的石牆與斑駁的蘚苔,層層相疊的墓碑,視線一路掃視過去,Merlin希望一切還來得及,飽經折磨的小女孩能毫髮無傷、全身而退。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ctoria 的頭像
Victoria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