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盛夏過後,沃特福德的夜晚逐漸滲入透骨的凜冽寒意,夜晚吹拂的風宛如刀削乾燥,足以化開肌膚。望著庭院逐漸寂寥的景象,Merlin明白與Arthur相處的日子即將於深秋結束。九月中旬他就要返回伊頓繼續學業,留下Merlin一個人面對英國預備校對於英語發音、學科、禮儀與才藝的高度要求。原本光待在Arthur身邊就擁有足夠勇氣面對全世界的Merlin想像Arthur的離開,臉上常不由自主浮現苦悶的落寞。Arthur外表上依然趾高氣昂,但Merlin知道他的瞬間沉默代表同樣寂寞的感受,只是高傲如他不習慣展現任何脆弱的一面。他們相處時遠比以往更加寂靜,Merlin擺弄橡樹底下的蕈菇,Arthur蹬著他的馬靴躺在一閃即逝的陽光下、把握最後日光浴的機會閉目養神,偶爾幾隻藍色的鷓鴣路過草地、甩動頭顱沿途尋找蟲吃,Merlin抬起頭,傻傻凝視Arthur的金髮伴隨秋風擺盪飄揚。他叼起一根蘆葦擱到嘴邊,整個人思緒如隨風飛揚的蒲公英。

終於到了離別的日子,Arthur在管家的安排與司機的陪同下上了那班返回倫敦南方近郊的轎車。Merlin不敢站得太靠前,深怕會控制不住自己追上前去。Arthur還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只有瞥向Merlin的瞬間出現千載難逢的動搖,但一閃即逝的溫柔後,他照慣例昂著下巴上了車,黑色轎車緩緩駛離褐色礫岩鋪設的車道。轎車漸拐彎直到消失於地平線,成為一抹夜色下的一抹黑影,一向嘰嘰喳喳的Merlin唯有摀住嘴巴,免得發出徒勞的吶喊求他別走。

“相信我,我們會在伊頓相見的。”臨行前Arthur低沉的嗓音言猶在耳,是Merlin鑽研學業與接受嚴苛規範訓練前的救贖。靠著幾句臨別的激勵,Merlin遠比其他同齡的孩子更咬緊牙關努力吸收預備學校的課程準備考試。一晃眼,時間隔了數月。

老管家Gaius看出為了實踐夢想的Merlin有多努力,學識淵博的他默默擔任Merlin的後盾,必要時為男孩泡一壺好喝的大吉嶺、端出剛出爐香噴噴的熱司康餅溫暖Merlin的胃,藉此提升他學習。Merlin總下意識學Arthur抹上他推薦又鍾愛的黃金蜂蜜小口小口地吃著──雖然他更偏好莓果果醬──彷彿Arthur從來沒離開過。Gaius發現了也不說破,只是把所有Arthur喜歡的沾醬口味替Merlin拿來。

偶爾來自老管家的愛心關懷也不管用──Merlin數理方面天資異常地薄弱、模擬筆試的成績非常悲慘。有幾個驕縱的同學甚至嘲笑Merlin妄想進入系出名門的伊頓就讀簡直不自量力。Merlin的自尊向來不服輸,咬緊牙關從不抱怨。直到寄來的成績單得到Uther的冷眼旁觀。老管家明白一切,試著利用工作閒暇幫Merlin補習,站在書桌旁指引Merlin如何解題,但是Merlin連續做錯了五道題目,性格開朗如他也癟著嘴陷入自我嫌惡,一頭烏黑鬈髮幾乎揉成鳥巢,低聲問:“是不是我這麼沒用,伯父才不愛我,Arthur也把我忘了?”

Gaius思考了一會,深深吸一口氣,突然起身前往門廳盡頭的通訊室打電話,過了一會要跟到一旁的Merlin過來接聽。

Merlin見過無數次那支電話盡職發出惱人高亢的鈴聲,多是Uther從外地打來囑咐Gaius交辦事情,卻從來沒有為這個時常咆哮的電話膽怯過。

“來吧,你們慢慢說,我不會告訴別人。”Gaius說。

在Gaius溫和扭頭示意下,Merlin巍峨峨接過話筒,側耳試著傾聽。

“喂?是Merlin嗎?”果然如Merlin的期盼,話筒那頭是數月不見的Arthur。彷彿乾枯的田野久旱逢甘霖般,Merlin瞬間放下自尊幾乎掉下淚來。

“嗯,是我。”Merlin吸了吸鼻子振奮精神,試圖讓語氣飛揚雀躍些。“好久不見。”

“怎麼了,你是不是在哭,究竟發生什麼事?是父親說了什麼?還是學校裡有人敢欺負你?”電話那頭的Arthur聽到掩不住哽咽的Merlin語帶焦急、甚至帶有逐漸滿溢的憤怒,很容易聯想習慣捍衛Merlin的他炸毛的樣子。Merlin低頭笑了出來,這證明Arthur關心他沒有忘了他。光這點就讓Merlin好受許多。

“沒有,只是碰到一點困難…但是聽到你的聲音以後,我感覺好多了。”Merlin幾乎無法阻擋自己破涕為笑。畢竟身為一個快十三歲的男孩,有個人惦記、在意他對他而言很重要。尤其這人還是他身處險境仗義執言的Arthur、是他立志追隨前往公學因而努力不懈的偶像。

“那就好。如果有困難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很想念你。凡是碰到什麼難過的事,可以打我宿舍電話號碼。”Arthur的語調鬆懈下來,聽見Merlin的聲音令他很開心。他接著聊了他投入的足球社團活動與想要競爭宿舍長的近況,順便確認Merlin的學業足以進入伊頓。熟絡地如同他們不曾分隔兩地。

掛上電話後的Merlin又充滿了勇氣,雙方的交談雖然簡短卻產生強烈的共鳴,如同劍發現專屬於他的劍鞘一般。看著嘴角微笑的Merlin,老管家確信這次他不會被艱難的處境擊倒。




************


磚紅色五層樓高的鐘樓,莊嚴歌德式銳利屋頂的大教堂。經歷一番努力,Merlin終於站在伊頓公學的正門前,這所學校是1440年亨利六世創立,最早替七十名貧窮學生提供免費教育,作為進入劍橋大學英王學院的預備學校。位於溫莎鎮的私立男子寄宿學校大部分學生如Arthur一般是貴族名門子弟,是英國王室、政治與經濟界精英的搖籃。也提供優渥的獎學金供應貧苦學生求學。Merlin剛好介於兩者之間,憑藉Arthur的幫助進入學校就讀。稚氣的Merlin希望成功申請獎學金,為未來五年的就學資金鋪路,不再需要Arthur替他費心。等到他成為菁英的一份子足夠獨立門戶,屆時再好好償還Arthur的善意。

撫摸石牆上頑皮學生刻畫的學生姓氏,Merlin充分感受到:我終於站在這裡了。不知道這裡的學生是不是都像Arthur一樣具有騎士精神?鄰床低年級聒噪的同學Elyan說Arthur成攻擊敗了競爭對手Edmund Barclay當上這幢宿舍的級長,並且成為被通稱為Pop的伊頓學生會成員。Pop的成員在學校享有特權,不同於級長與一般監督生,可以自行搭配西服背心顏色,負責監管學校規章制度的執行與監督早禮拜運行,Arthur也向階級制度更邁進一級,這是不是代表Arthur與剛入學的Merlin漸行漸遠,地位更加南轅北轍了?

好不容易追來的Merlin拍拍臉頰鼓舞自己:雖然眼下看似距離遙遠,但是有朝一日我一定能夠成為Arthur家族的左右手…Merlin滿懷期望地想。只是當時的他沒想到的是:封閉的公學如同一道無形的推手,充滿男性賀爾蒙的校園喚醒他對男性的渴慕,催化他對Arthur的感情。


歷時半年的久別重逢是午餐的大食堂,Arthur主持了一段進餐前的禱告,身批緞黑外掛、金黃背心配上漿白襯衫,宛如宿舍西翼的王者。下午茶時間後Merlin第一次受邀到Arthur的級長專屬個人寢室,一進房間就看到奢侈的壁爐與高即屋頂的藏書櫃,剛結束足球競賽的Arthur轉身見到Merlin,拋下喝到一半的薄荷茶熱烈歡迎他。

“Merlin你終於來了。看起來長高不少?肩膀也寬闊許多,你看起來好極了。”頂著耀眼金髮的Arthur遠超過禮儀範疇地傾身給予Merlin一個屬於少年真情的擁抱,毫不做作又如此自然。彷彿他們是Merlin渴望成為的那種一生相伴的”朋友”,而不是宿舍級長與新生。

“我很好,大食堂的炸魚薯條與牛肉鹹派蠻好吃的。”Merlin露出甜美靦腆的微笑。見到Arthur他太高興了。

Arthur依舊是記憶裡的Arthur,一個上前,隨手揉亂Merlin梳理服貼的頭髮。然後Merlin緊貼著他坐到地毯上,雙方調皮嬉鬧,Merlin試著把對方從椅墊上扳下來,被Arthur一陣追著打。老舊的橡木地板因此發出抗議的吱呀聲。

等他們玩累了,Merlin索性把頭靠到Arthur的大腿側,喘氣坐回椅子上的Arthur右手輕輕撫摸Merlin濃密如幼犬的咖啡棕鬈髮。強壯如他運動後渾身散發一股迷人的汗味、運動褲上也蹭了泥土地的青草香。Merlin閉上雙眼享受著,纖長的睫毛乖巧服貼蓋住眼簾,記憶裡那道水藍眼眸此刻溫柔的望著他,空間裡滿滿Arthur專屬的氣味。

原本任Arthur親暱的Merlin發覺從腰部以下產生一股難言的燥熱,這種奇怪的變化是初次的,未曾經歷過。他緩緩起身望進Arthur的眼睛,又是那種美麗的神情,似乎說著”可以,你可以過來”。於是Merlin順從本性地往朝思暮想起伏的胸膛靠去,幾乎與Arthur耳鬢廝磨。

Arthur沒有推開他,相反的,一雙結實的臂膀緩緩抱住Merlin。像確認什麼似地小心碰觸。曖昧的氛圍急速膨脹,誰也沒推開誰。後頸被目光如炬的Arthur盯住,頸背沿著腰椎簡直熱得發燙。


一陣喧鬧從門口傳來,房門突然被一群與Arthur同齡的高年級生撞開。為首一個擁有剛毅下巴輪廓的學生喊著”還說今天的比賽MVP怎麼不見人影?原來跟新生在寢室喝茶呀?”幸好Merlin即時與Arthur分開,沒讓他們撞見兩人呼息幾乎步調齊平。但兩人的心跳前所未有地劇烈跳動,似乎被導師抓到偷腥的孩子。

Arthur立刻融入足球隊同伴間的熱絡,並向為首的Gwaine引見Merlin,原本享受與Arthur親暱不帶絲毫遐想的Merlin突然發現他非常想與Arthur獨處一室。與幾位學長禮貌應答寒暄了幾句便輕聲離開,沒知會被人群包圍的Arthur。

從那一刻起,他明白了自己對Arthur獨佔的情感世人名之為”戀愛”。

兩小無猜的情感催化為脫軌的慾望。生平第一次Merlin對無法預知的感情天人交戰,天真的他竟以為過去對Arthur的思慕乃是純潔的友誼。如今假象崩落開來,包裹的蜜汁流於一地。渴望被愛的Merlin幾乎無法承受,如果Arthur無法愛他,他會死的。


**********



寄宿學校的宿舍按照所屬寢室區分為二十個小單位,每個單位擁有各自寢室名與盾徽,Merlin所屬的”家”別稱為”獅鷲”,同寢室是二十張單人床的高年級與低年級混宿,身為Pendragon家族一員的Merlin並沒有被特殊對待,照傳統仍被高年級的學長使喚,面對其他宿舍的競爭則被當成獅鷲的一份子,待在獅鷲就如同待在”家”。

Arthur則不同,掌管整棟宿舍西翼的他日常生活被同屬伊頓學生會的POP菁英圍繞。享受特殊階級的特權,擁有專屬的私人浴室。

弄懂對Arthur抱持的感情,Merlin不再順從Arthur的召喚私下前去級長寢室獨處,對Arthur玩鬧的肢體碰觸無法再沉浸享受。這是他的初戀,理當受到眾人的祝福,對象卻是個男人、還是自己的堂兄,剛步入青春期的Merlin徬徨無助,無人指引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主日的神父曾說愛上同性是無法洗脫的罪惡,死後要下地獄的。他不願意把Arthur牽扯進來。太靠近Arthur是無法抑制自己對Arthur的感情的、只會忍不住想再湊近一些。

避免私下見面對彼此而言是安全的,Merlin看著手中招募新生的劇團傳單,藉著參演學校熱門的劇團表演莎士比亞話劇應該是避開Arthur堂而皇之的方式。

幾次召喚未見其人,向來不守株待兔的Arthur坐不住了、決定親自出面逮人,穿著有顏色背心的他特地到話劇社排演教室把Merlin領了出來。削瘦的Merlin重新站到級長寢室,他的眼角濕潤,心底抗拒卻無法阻止自己貪婪汲取屬於Arthur的味道,動搖的自我厭惡讓他低垂著頭如受傷的小獸。他不敢隨意邁出一步,只要Arthur放下身段再度把持他的手與他嬉鬧,Merlin虛構的防線即將潰不成軍。

「你在躲我?」Arthur皺起英挺的劍眉,清楚Merlin自從上次不告而別就開始躲他。

「沒有,Lance使喚我做這做那,我不能放著他的熱水袋不管。」Lancelot是Merlin所屬獅鷲的家長,由於舊式寢室的走廊沒有暖氣,到廚房替高年級生裝熱水袋保暖是例行的工作。Lancelot常指示Merlin和Eylan做這做那,人並不壞。

「先不提這個,怎麼不敢看著我?話說回來,你問了Gwaine能不能當你的直屬學長...竟然直接略過我的意見…。」消息靈通是級長的強項,Arthur歪著頭一臉耐人尋味,但Merlin知道他在審訊他,其實Arthur根本氣炸了。根據伊頓公學的傳統,低年級生可以看一位高年級生宣誓效忠,得到高年級生的庇護免於霸凌,低年級生面對住宿生活的疑難雜症也可以求助於直屬學長。相對的,做為回報,低年級生必須付出勞力從事雜役的工作。按照傳統Merlin尋求同為西翼POP成員的Gwaine擔任他的直屬學長沒有任何爭議。

「身為堂兄弟,我不能找同姓氏的親戚擔任庇護人,這你是知道的。」Merlin說。公學注重團體生活的養成,避免相同姓氏的人們自成一派。

Arthur蠻橫地哼了一聲顯然不信,「我還不了解你嗎?還說你沒有躲我,站過來。」

Merlin小心翼翼站了過去,原本背著的雙手冷不防被Arthur一把拽住。

「Arthur…」Merlin發出虛弱的求饒聲。身體在Arthur握住他的手的同時化為一攤盪漾的春水,Merlin從頭到腳的骨頭酥酥軟軟的。正直血氣方剛的少年很難維持主日學上聖經教導的矜持與理智。

「終於抓住你了。」尚未消氣的Arthur惡狠狠地說。見Merlin瞇著眼不敢亂動,刻意扳起Merlin的手指一根一根摩擦,像賞玩一件水晶雕塑。

「Arthur…求你了…」連Merlin也不知道他想說的是”求你放過我”,還是”求你愛我”。

「那天我們明明很親暱,真不懂,你都這樣反反覆覆對待你的朋友?」

「你是我堂兄,不是我的朋友。」嘴硬的Merlin如此辯護,唯有他知道這話與其說是說給Arthur聽,不如說是說給自己聽。Arthur的金色頭顱就在他眼下,距離他的臉非常非常近,他多想用嘴唇膜拜眼下可愛的頭顱,用手掌撫摸堅毅的臉龐。

但是不行,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則迄今努力得到的友誼可能毀於一旦,好不容易得到安身之所的生活也恐怕分崩離析。

「哼哼...」Arthur發出上位者的不同意,下一刻Merlin感覺濕漉漉的舌頭滑過敏感的指尖、隨即被濕潤的口腔包覆起來,瞬間Merlin渾身通電一般的顫抖起來,驚叫了一聲隨即把口摀住。

見Merlin產生如此大的反應,沒有抗拒也不逃跑,前所未有的優越油然而生。「我們擁有血緣關係,永恆不變,豈不是比其他人更親密?」Arthur只知道憑著一股腦熱什麼都沒想、謹慎思考前身體率先做出行動,眼前Merlin纖細的手指非常可口。現在的他像被獵人逮住的小鹿般瑟縮發抖,看起來更可口。

「Arthur…」Merlin持續推拒,希望事情有轉圜的餘地。

「Merlin…你不討厭我吧?不要拒絕我。」Arthur摩娑纖長的手指,強勢不容拒絕,明白聰慧如Merlin鐵定得到暗示。

Merlin眼泛水光,好長一段時間才長吁一口氣。他低頭抱住Arthur,等同徹底放棄抵抗。見識到Arthur眼中的欣喜若狂與少見的獨佔慾,Merlin知道自此往後他將以旁人側目毛骨悚然的方式屬於他。







後記:



果然去完英國伊頓公學考察後思如泉湧,本章竟然短短兩天內寫出來了,身為作者真是痛哭流涕Q▽Q

這大概就是告訴我們要多去腐國取材走動,可以多寫好幾章好幾篇新作。也感謝Colin有新舞台"Gloria",我才有動力前往英國。



下一章是亞瑟視角,外加可能有的肉(有沒有肉/火辣到啥程度大概會看讀者反應吧~....)

對本篇裡頭的梅林終於投入亞瑟懷抱,作者我也忍不住拭淚(奇怪的心情)

希望亞瑟能好好照顧小梅~
創作者介紹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