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raine的眼中是女人靈敏第六感洞悉一切的通透,莫名的壓迫感朝Merlin襲來、後台化妝室頓時狹窄了起來。天花板低燭光燈泡晃得他亮眼,梳妝鏡使內心的愧疚無隱遁形。聽聞謠言的伯母準備向他攤牌了,Merlin可以想像貴重的領帶是籠絡他不准再接近她兒子的交換,或許她正盤算把他送到遙遠的蘇格蘭從Arthur的生活中剝除掉。夾帶絕望的表情,Merlin只能如十二夜劇中的Viola一般維持對伯爵的愛以對抗眼前地位尊貴的美婦可能造成的劍拔弩張。

但是預期的場景並沒有出現,Igraine撫觸學生努力維護的斑駁壁紙和可追溯至亨利六世時期擦拭整潔的橡木置物櫃,維持一貫和藹優雅地開口:「我知道審判法庭的事了,不是每個人都能為了Arthur拋棄監督生的身份仗義執言,確實如Arthur所言,你是個值得深交的朋友。 你知道嗎?Arthur總在溫莎喋喋不休你的一舉一動、和你一起生活的日常。久而久之,不僅僅是Arthur,你也滲透進我們母子間的話題。我們夫婦分居後從沒見過Arthur這麼快樂。一開始我還打著疑惑,懷疑你會不會反過來傷害我心愛的兒子──原諒一個母親總是自私地擔憂孩子受傷──但是你不僅沒傷害他還出面保護他,遠遠勝過我們這對不盡職的父母。所以這件禮物聊表我對你的謝意…」

伯母真摯的告白稍微減輕了Merlin的危機感。原來她不知道?但是隱瞞事情伴隨而來強烈的罪惡感與乞求原諒的衝動深深折磨著他,既然得到伯母的信賴,能夠向她坦承告真相嗎?獨自承擔太多的少年足夠堅強卻不想再作隱瞞,慈眉善目懷抱母愛的貴婦人讓他看見一絲絲被包容接納的可能性...

但是為了保護Arthur還是只能選擇超齡的言不由衷,「這次的騷動真是太大了,幸好學校的POP成員不被蒙蔽做了正確的裁決。Arthur是個真正的領袖,今天就算他不是我的堂兄我也願意為他盡一己之力的,他的人格特質吸引任何人都願意為他赴湯蹈火…」

「不,你是特別的,你對Arthur也是特別的,我早該看出來才對。」Igraine搖搖頭,「Arthur變得更和顏悅色、更懂得體貼人了,是你讓Arthur煥然一新。Merlin,你聽我說,什麼都不要問好嗎?安靜聽我說一個故事…」

她訴說一位出身名門血統高貴的貴族千金愛上未婚夫婿兄弟的醜聞,違反王室禮法的戀情被謹守道德準則的權威父親知道後非常震怒,礙於家族名譽與頭銜被剝奪的可能最後只好嫁給了未婚夫,愛人也不知所蹤,卻因為心底始終有別人導致婚姻不幸。最後她面露哀戚看著驚魂不定的Merlin,「你應該猜到了,為何一開始我冷落你總是避不見面,見了面又一見如故。我不是故意這麼冷漠,也相信Arthur繼承了我優秀的眼光....」

「你和我的父親...你們曾經是一對戀人...」Merlin像是吞下一顆雞蛋完全啞口無言。

「那段感情曾經刻骨銘心,但一切早隨著時光凋零掩埋在落葉底下了,至少從這段感情我學到寶貴的一課:永遠別因為自己無法接受輕易抹殺任何一段感情的存在。雖然我不能理解男孩間的感情,只能用袍澤去解釋。但我只想告訴你我不會左右你們的交情。答應我,以後繼續當他的好朋友,代替我們在他身邊照顧他好嗎?」

「我可以繼續待在他身邊嗎?可以嗎?」

「噓...別哭,雖然我也曾想過拆散你們,但那是會遭遇報應的,而且你是Balinor的孩子...我實在狠不下心傷害你。把你和Arthur分開後,你們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太清楚了──終日鬱鬱寡歡、背負足以壓垮人格的家族責任和徹底的自我厭惡,這個話題我很有心得,不想你們重蹈覆轍...」

抽泣的Merlin還來不及回話,門外就傳來Arthur朝走廊這頭走來、口中呼喊母親與Merlin名字的聲音。略顯疲憊的Igraine理了理金色髮髻確定完美,又恢復成雍容儀態的長公主:「答應我,剛剛說的故事是屬於我們之間的秘密,快擦乾你的眼淚。我也會付起我的責任說服Uther對你友善一些,保障你該有的權益。」離去前她來不及等到Merlin點頭、Arthur的前腳隨即踏進來,幾乎撞破兩人的暗流湧動。

「Arthur你怎麼還是這麼粗魯?來的正好,快看看Merlin戴這條領帶多好看。」幸好Igrine反應快,連忙把羞澀掩飾內心慌亂的Merlin拉到跟前,Merlin也配合的臉頰笑出一對酒窩,明亮的藍眸泫然欲泣還臉頰泛紅,我見猶憐的模樣擺明被狠狠蹂躪過:怎麼看都像前一晚被折騰整夜、從身側醒來嬌嗔他太粗魯的床伴。盛氣凌人的Arthur一張俊臉瞬間因心中有鬼憋得發紅,要不是父親近在咫尺提醒他保持理智恐怕以為母親對Merlin出手了。

雖然知道擅長社交的母親不排斥體格壯碩的男性僕役奉承巴結,但光明磊落的Arthur這回也狐疑瞪著母親手牽纖細身材的Merlin。

「該把今晚的主角還給你了,我要回去啦,你父親還等我一起搭車呢。」內心通透的Igraine感受到兒子疑惑的不確定,深諳退場之道放開Merlin朝兒子微微一笑。

待Igraine離去後,警惕地Arthur盯著眼眶泛紅的Merlin上下打量一番,擔憂母親是不是真的威嚇他。「Merlin,你還好嗎?母親跟你說了什麼?她是不是威脅你?」把僵硬如石頭的情人扶到一旁紅色的絨布躺椅上坐下、把母親可能調戲自己心上人的懷疑擱置一邊。不知道Arthur顧慮的Merlin考量到伯母的隱私只能欲言又止,一旁浮想聯翩的Arthur也苦思該怎麼略去心中的懷疑,最後Arthur思索了片刻掏出手帕遞給愛人以便擦去流下來的眼淚,手上盤踞式地撫摸Merlin蓬鬆柔軟的黑髮。

「她知道了。」Merlin說。

「什麼!?」

「別擔心,她沒有反對,只是聽了一段坎坷的遭遇,可憐到我都哭了,得到她諒解真是讓我發現我是個幸福的傻瓜...」眼眶含淚的Merlin磨蹭Arthur關懷的手,見Arthur安安靜靜思考著不說話只是撫摸他的頭髮、心底逐漸泛起甜意,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情緒也轉為筆直瞪著Arthur無法移開視線,高傲笨拙的溫柔早霸佔他的心了。

Arthur也知覺到了,轉過來迎向Merlin看了一會,露出苦笑。「Morgana也猜到了,看來Pendragon家族的女人都擁有當偵探的天賦。」他聳聳肩的同時,也帶點釋然後的解脫。

「你可以想像她們的支持對我們意義重大,我們不再孤立無援,也不用再藏著掖著擔憂觸法,只要保持安分不捨事生非,我可以一直跟你在一起。」

「上帝呀...這是我夢寐以求的。」

「她們的慷慨和寬宏大量真是巾幗不讓鬚眉,我終於敢向你說一直擺在心底不敢說的話,」羞怯的Merlin低聲朝Arthur說了一句話。從Arthur劇烈的反應看的出他聽到了。

他說的是我愛你,待在我身邊、永遠也別離開。

過去這種接近投懷送抱的禁語簡直讓人噤若寒蟬,甚至誤以為這是足以遭遇噩耗的詛咒,但是被親人認可恍若撥雲見日,他們是如此雀躍,世俗的不容逐漸離他們遠去、不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終於可以在有限的時空裡讚頌他們的愛情,與願意包容他的愛人彼此耳鬢廝磨。於是他與Arthur緊緊靠在一起,沉浸無聲勝有聲、一波更勝一波的愛情漣漪中。



這段秘而不宣的感情持續到Arthur的畢業典禮。當學校管弦樂隊演奏英國國歌作為結束,師生全體起立為自己鼓掌。Merlin凝視致詞完回到座位的Arthur還有庇蔭他們悖德愛情的伊頓公學,陽光透過教堂彩繪玻璃灑落五顏六色,站在祭壇中心接受畢業證書的Arthur帶有少年鋒芒畢露的意氣風發、走下祭壇加入手持畢業證書的Lancelot和Gwaine的畢業生陣容,人生迎向另外一個嶄新的階段。被留下來的Merlin惆悵外慶幸身邊還有Eylan,趁著唱誦祝禱詞、目光移開樂譜最後一次筆直往Arthur看去,正巧他隔著人牆回望過來,堅定下隱藏難以割捨的癡情。Merlin幾乎立刻確定他們彼此的羈絆將持續下去,空軍基地與公學間的地理距離不是令人懼怕的鴻溝,只要他有足夠的信心確定Arthur絕對不放開他們彼此的手。



**************





進入肯特郡皇家空軍服役屆滿兩年的Arthur維持每週給Merlin寫信,書信多為描寫受訓執勤的趣事、省略分開後刻骨的相思,目光遠大的Arthur男子氣概地隱瞞咬牙磨練的艱辛毫不抱怨,也從不左右Merlin對未來出路的決定。在他看來Merlin差點為他斷送公學生涯一次足夠了,不需要再耽誤任何對他生涯更合適的選擇。忙於學生事務的Merlin更多時間被公學職務與滿滿社團行程佔據,但總是努力抽空回信,外柔內剛的他回報Arthur的方式同樣報喜不報憂──身為貴族卻不驕衿的善良和溫和外貌不符的道德勇氣讓他受舉薦成為達靈頓新一任的級長,從來不爭名奪利的他對這項結果也相當意外。一個家族出現兩名級長可不多見,闔上信紙的瞬間幾乎可以想像Arthur的引以為傲和興奮肘擊他胸膛的小動作。

晚禱朗誦拉丁文頌詞、晨點名晚點名從來不是新任級長重視的重點,在Merlin看來封建的學院風氣急需改變,長時間持續、對個人心理、身體和言語的霸凌不該視為"傳統",唯有像他一般沒有包袱的級長能加以整頓,於是他拿出不同凡響的魄力整治了學長對學弟奴役的現象,更任用曾經與他有嫌隙的Mordred擔任整項風氣運動的執行人,表達出他不計前嫌的美好特質,破釜沈舟的行動獲得全校師生們對Pendragon家族養子正面大於反面的評價。

經過一年的努力,學院風氣的有了顯著的改變,成為新一代革新者的Merlin毫不居功、也從沒想過革新失敗的後果,從他挑選的背心可以看出有別其他貴族兼容並蓄的特質──素面靛青背心是低調善良的性格,紋有德魯伊圖騰的背心底端綴有Pendragon家族的獅子家徽──表達不忘母系威爾斯的本源與父系的輝煌,暗藏對下屆Pendragon伯爵Arthur的私心──當然把對Arthur的忠誠穿在身上是屬於他的小秘密。至於Arthur的金色背心則被他從塵封的大宅衣櫃間收進衣櫥小心珍藏、作為精神支柱般的幸運物。

日後公學談到達靈頓歷代的級長學生們總津津樂道Pendragon堂兄弟是最璀璨一枚硬幣的兩面,前任是具有領袖魅力如陽光般引領他人的Arthur、後任是個性皎潔如月光卻大刀闊斧的Merlin,成就達靈頓各項學院競賽的輝煌。隨著Arthur的從軍,達靈頓大放異彩的神話是否隨著繼任級長延續一直不被看好,但是運動競技場外的設計競賽上,不以體能見長的他以靈巧的技術、鉅細靡遺的製作創造出概念性的作品;修長的手指化腐朽為神奇、雕鑿出空軍飛行小隊模型配上微型電動微型軌道擺在展場展示,優秀的電工技能和迷你的航空機地模型引來參賽評審的經驗。於是Pendragon家族神話綿延不斷,連最自負的公學學生也敬佩他的手藝。

喜愛獨處的Merlin唯有對毫不偏袒公正處理宿舍爭端有些生疏,但在幾宗個案的經驗下逐漸取得公平的仲裁結果:深夜與另一位Pendragon的通信起到耳濡目染的作用,新任的級長試著揣摩仿效Arthur這方面的天賦來解決宿舍各式各樣的爭端,行事風格殘存Arthur的影子,卻更有人情味、更加寬容。

如果說重視傳統承襲皇室風格的Arthur被稱為達靈頓之王,那改革守舊風氣引進近潮流思維的Merlin可說是達靈頓的新偶像了。



社團結束的Merlin好不容易秉退纏住他喝茶的同學找了一處無人僻靜的窗邊展信,把Arthur的家書一讀再讀──信裡提到他第一學期成績名列榜首後,今年以優異成績畢業的他被派往第八十中隊任戰鬥機飛行員。二十歲的Arthur身為第八十中隊的菜鳥,嚴格的體能要求與難以克服的G力一開始給予他致命的打擊,教練後座的他努力把早餐強行咽回胃裡、咬牙苦撐熬過被扔回去開運輸機的命運。期盼通過作戰訓練和戰略模擬被軍方當成精銳部隊的一份子優厚以待。飛官的養成十足不易,與陸軍裝甲部隊或砲兵連兄弟比起來,空軍吃的和住的永遠是最好的。空軍基地附近更有軍官專屬的Club允許他們休假前往藏著美酒的酒窖餐廳享受生活。尚未成為正式飛行員的Arthur聲稱教官目前還不允許年輕學員單獨飛行,儘管擁有良好體魄和動視力的他進步神速。

眼前似乎出現自傲的Arthur為了實現飛行員夢想神情專注的百分之百投入──既然要作,自然要成為頂尖中的王牌飛行員。等到他擺脫為期兩年模擬機的訓練真正駕駛最新型的噴火式戰鬥機開上天空,他的外祖父會引以為傲的,Merlin手上的倫敦週報有一篇身為皇族後裔的Arthur為國服役的報導,整個全篇幅報導充滿對王室年輕成員發自內心的讚賞。記者透過與軍方交涉拍攝到紀律嚴明的基地內國王外孫佇立機艙旁沉思的黑白照,貴族出身的Arthur打扮的無懈可擊,金髮碧眼的他身穿空軍制服:雙排扣西裝外套、乾淨俐落的白襯衫、閃亮亮的金鈕扣和熨得直挺挺的灰長褲,看起來既幹練又俐落。媒體一致稱讚這位貴族靠實力贏得尊敬、低調不外露的執勤喚醒大眾的好感,對長公主之子的好奇心更讓每篇與Arthur相關的報導成為報紙銷售量的保證,吸引報攤從早馬不停蹄賣出這些具有Arthur篇幅的報紙,不時聽到週遭上班族喟嘆地稱讚。面對這張投身軍旅的活廣告,足足有六個月沒見過一生相伴”摯友”的Merlin相思泛濫成災、一個念頭逐漸成形。

他原本沒考慮從軍,父親曾經打過索姆河戰役,還是個英雄,卻戰死了。但是Arthur不介意當兵,Merlin想證明他和他一樣英勇,想和他待在同一個軍營裡,最重要的是:他無時無刻不斷思念Arthur。

歐陸上德國和義大利繼續迫使捷克斯洛伐克割讓更多領土,使得鄰近如匈牙利和波蘭開始備受威脅,但是緊繃的情勢不影響Merlin的決心,反而腦中不斷盤旋答應伯母照顧Arthur的誓言:如今他屆滿十八歲了,足以決定是否以Arthur摯友的身分前往基地與他會合、為緊張的局勢做出一點貢獻。他開始懷念起Arthur過往經過圖書館刻意掉了鋼筆到他腳邊、彎下身撿拾的小把戲,手指不經意擦過腳踝的調情總引起Merlin渾身難以抑制的顫慄,提醒他需要再度感受Arthur來證明自己還活著。

他相信Arthur一直在等他,只是口中沒有明說。每當Merlin戲謔在信中寫到「公學生活被一群毫不節制的吵鬧低年級生佔據,快救救我」,Arthur總會提到軍人是多麼冷靜自制,還說「你絕對會喜歡的」。久而久之Merlin再也沒錯過任何一篇與Arthur服役相關的報導,看出他試著洗腦Merlin加入空軍的端倪,而不是期盼他去Liberty百貨當時尚的設計裁縫師。



**************



成為正式飛行員的Arthur後半段訓練除了接觸基礎戰術隊型的操作外,每週與Merlin的通信與即將來臨的畢業典禮堪稱他強度訓練後最大的精神寄託,很久沒見到Merlin的他離鄉背井待在空軍基地最大的企盼莫過於夏初見上Merlin一面。見面在即的前一天卻臨時被上級委派參與歐陸機密的偵察任務、注定錯過Merlin的畢業典禮,沿路飛行途中只能耿耿於懷瞪著油箱碼表、最好指派的拍攝任務讓他不虛此行,否則實在對不起錯過Merlin重大時刻的自己。當天心高氣傲的他駕駛偵查機飛越英吉利海峽、怎麼也沒想到飛越奧地利領空時正後方竟然傳來機關槍的聲音。啪嗒嗒!他向後一看居然是納粹陣營的梅塞施密特戰鬥機緊跟在機尾、趁著他遭到鎖定又是一陣掃射,遭受攻擊的Arthur連忙往英吉利海峽方向駛去,憑藉鋌而走險的飛行擺脫海面上的追擊。對Arthur來說真是首度出任務的震撼教育、幸運與死神交身而過毫髮無傷…

最後Arthur搖搖欲墜地飛回基地,爬出機艙扯掉頭盔、望著偵察機上怵目驚心還在冒煙的彈孔發呆,過一會慶幸撿回一條命的Arthur從同窗好友如今也加入空軍服役的Lancelot Du Lac那邊拿到Merlin轉交給他的信,代替Arthur參與出席畢業典禮的他見到好友經過一番死神搏鬥也很訝異,他拍拍Arthur僵硬的肩膀慶幸好友毫髮無傷,刻意忽略戰鬥完始終保持堅強的Arthur拿過Merlin家書的手生理性地顫抖。

向長官報告完被攻擊境遇的Arthur終於有時間靜下心讀信,信中的Merlin外柔內剛又善良體貼,他反過來安慰無法出席的Arthur,更在信封裡夾帶一張Pendragon一家三口與Merlin站在伊頓公學門口的珍貴照片安撫Arthur,每位至親皆懷抱男孩蛻變為男人的喜悅,尤其是Merlin,精緻的五官更是長開了一點,逐漸展現成年男子刀削般堅毅的輪廓,看起來英俊又惹人憐愛。

感受Arthur職業危險性、篤信Lancelot冒死將信件送交Arthur手中,首次Merlin放下矜持寫了一封蘊藏熱辣字眼的信件,信中是畢生最濃烈的情話:

致我此生的摯愛:

一直沒有向你坦承畢業後的出路真是抱歉,

該服從哪個使命的召喚幾乎讓我的心撕扯成兩半,

請相信天狼星將指引我做出正確的決定。

愛你的M



向來自傲從不示弱的Arthur久違地眼眶濕潤了起來、用嘴唇反覆膜拜手下Merlin的筆記。待情緒風暴過去才重拾理智,依依不捨沒把這封足以上軍事法庭、情深意重的情書扔進壁爐裡燒掉。日後他的同袍紛紛猜測年輕皇族的心上人叫作Margaret,從來沒得到國王外孫本人的承認或否認,只說此人是他一生不肯錯過的摯愛。

一個月後擁有實戰經驗、全副心神投入戰鬥機飛行員特訓的Arthur成為中隊的主力飛行員、並晉升為士官長,其中一項職責是帶領每年入伍的新兵熟悉分配任務、執行軍官戰略的落實。當一身軍裝無懈可擊的Arthur聯合兩位下士現身軍營立刻引發一陣騷動,前來服役的男孩一行大約有四十人,大多是喧嘩粗俗、鄉野出身的大塊頭男孩,見到渾身上下散發威權氣派的Arthur一言不發瞪著他們,原本散亂無序的男孩們自動列隊排成長方形、十個人一縱列、四個人一橫排靜候Arthur下達指示。

點點頭的Arthur朝小伙子掃視過去,大部分沒見過世面的小伙子是滿臉憂懼和面對未知事物的徬徨不安,唯有最後一排有個人直視過來、目光蘊藏滿溢而出的慾望──甚至可稱之為愛慕。Arthur頓時瞪大眼睛回視回去──絕不會錯認的優美顴骨與觸感柔軟的黑色綣髮,還有隱匿眉梢深如掘井的眷戀...

竟然是夢裡魂牽夢縈的Merlin!灰藍色的眼珠配上纖長的睫毛,他怎麼會在這裡?

朝思暮想的情人竟然選擇以這樣驚喜的方式與他重逢,微怔Arthur差點在新兵前面失態,但他緩緩深呼吸幾下忍住全身的激動和整個人的欣喜若狂,直想上前給貿然現身的Merlin一拳、再給他一個深深的擁抱。

黑色短髮讓他看起來更年輕了,包覆在軍服下的肌肉看起來柔韌有彈性,臉龐脫去男孩的稚氣,變得更成熟更引人心動。

Merlin直勾勾看向渾身戎裝五官硬朗的Arthur,嘴角是別人不仔細看不易查覺的上揚嘴角,蘊含羞怯的挑逗和無盡的喜悅,距離五公尺的兩人瞬間旁若無人做了心領神會的私密交流。幸好最終訓練有素幫Arthur把聲音找回來、他清了清喉嚨,「我是Arthur Pendragon中士,未來的幾個月將在基地把你們訓練成符合皇家空軍要求的軍人,如果有人心存僥倖,請做好捲鋪蓋走路的準備。我們只接受有毅力和力量的人留下來,經過半年的鍛鍊,有些人將遭遇淘汰,晉級的將根據能力分配為運輸機、偵察機與攔截機駕駛,唯有最優秀的人才能晉升為戰鬥機飛行員,英國皇家空軍裝備精良、飛行員訓練有素,希望最終你們能成為足以勝任任務的其中一員。」

之後四十人被分成兩組,一組二十人住進十張床沿牆排列的大房間,等新兵一個個找到合適的位置的Arthur越過鬧哄哄的人群盯著選擇走道盡頭窗邊床位的Merlin,至少他不需要忍受兩旁士兵睡眠中的動靜了,現在Arthur腦海中盤算的是該用什麼理由把他叫到士官長的雙人房談心,該死的軍中就是沒有隱私可言,他需要一個僻靜的環境跟Merlin獨處好撫慰久違的相思之情。

但可惜兩人遲遲沒有私下獨處的機會,只能從例行性體能訓練與打靶測驗中電光火石的對視感知彼此的存在,對話也僅止於士官長與新兵間的閒話家常無法進一步深交,更不用說談情說愛了。這種看得到摸不著的窘境兩個月下來燒灼Arthur的理智,對Merlin也極度煎熬,因此在剛成為空軍基地一員、擁有一雙巧手的Merlin被小組分配到地勤組學習維持飛機油料、零件維修的例行工作時,Arthur終於抓準勤學的他落單的時機等在運輸機艙門外。

為每架隔天一早出勤的飛機進行起飛前的檢修被Merlin視為神聖的任務,儀表板的基礎入門並不容易,每日下午目送Arthur訓練完他們再走向駕駛員座艙加入空軍中隊的實戰訓練是Merlin最期待的時刻,他的纖細體格不是天生當飛行員的料,如果能親手整備Arthur的戰鬥機已經是想像中最完美的情況了。

當他終於結束一下午高強度的整備工作、心神鬆懈步出艙門外準備回寢室喝杯熱氣騰騰的阿薩姆紅茶,就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胳膊撅住扔進艙門內。巨大的艙門隨即被緊密關上、隔絕午後慵懶的日光,黑漆漆的空間內首先傳來的是Arthur低語呢喃他的名字、接著夾雜好聞體香的身體壓了上來。很快地他忘記掙扎──或許他根本不想掙扎,沈溺在士官長溫柔的愛撫中無法自拔。





(待續)



=============










後記:


第一次寫二戰的背景實在有些忐忑,但是亞梅無論什麼時空都很適合

所以寫到最後空軍的部分真是樂在其中~

由於九月是工作的旺季,沒想到這麼久才擠了這一點內容出來(拭淚)

還好看到這章成品,作者我也頗有成就感的。

記錄一下筆下設定的時間軸:

1933年,亞瑟16歲、梅林13歲,初遇。

1935年,亞瑟18歲,梅林15歲,亞瑟加入英國皇家空軍

1938年,亞瑟21歲,梅林18歲,梅林隨之加入。

1939年9月1日德國和其附屬國斯洛伐克進攻波蘭。9月3日法國、英國和大英國協成員國紛紛正式向德國宣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ctoria 的頭像
Victoria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