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國旅遊回來的同人產物XD
主角是Arthur與Merlin
(是的,太太的同人病症又犯了)

設定:企業新貴Arthur x旅館接待員Merlin




<正文開始>

翻開今日的工作交班日誌,清早八點的Merlin已經呈現工作模式,他默唸著今日訂房的預約名單,確認下午四點下班前預計會接待幾組客人。身為Westerhof Hotel旗下最出色的櫃臺接待人員,每早謹記今日下榻客人的基本資料是他提供更好服務的小秘訣。再度將印有客人名單的白紙捻了捻,默念了一遍某位預約男性客人的名字,今日這名貴客是他接待的重點。

這間Westerhof Hotel座落於泰根賽湖山腰上,是由中世紀修道院改建,整間房舍依山傍水,從湖景景觀房能夠欣賞湛藍湖面的景致。現在這間旅店由女老闆Morgana於五年前接手經營,Merlin是兩年前應徵進來,早已褪去新手的生嫩,每日笑臉迎人、以體貼的態度與和善的笑臉提供住客親切良好的服務,如今已成為Morgana極為信賴的一員。

Merlin居住在泰根賽湖北邊另一座名叫Gmund的村落,完成學業後他不想離家鄉獨居的母親太遠,恰巧讀報時發現Westerhof Hotel的徵人啟事。小時候他曾經與父親一同去這座曾經是修道院的旅店附近打獵,那時旅店露台種植漂亮豔紅的鳶尾花與冒出裊裊炊煙的煙囪留給他深刻的印象。父親過世後,Merlin再也沒有回去過,但心中還是記得那點綴亮紅色的深棕色房舍。應徵時他以天性討喜的樂觀的態度贏得了讚賞,Morgana很快決定錄用他,她是個精明幹練的女人,身上穿著香奈兒套裝的她年紀遠比Merlin想像中還年輕,有著一頭深黑色頭髮。自此之後他在此地勤奮工作,一待就是兩年。

當辦理完早晨第一組客人的退房手續,牆上指針指著九點半。時候到了,Merlin從抽屜拿出車鑰匙,準備開公務奧迪轎車前往山下的火車站接今日準備的這位貴客——Arthur Pendragon,現在居住地留著倫敦的地址,顯示他是個外來觀光客。這種情況下會預約旅店接駁服務是很常見的,畢竟Westerhof Hotel距離連外交通的山腳下火車站有一點五公里。

向正在早晨用餐餐廳端盤子的女同事Elena打過招呼、表示自己出門接駁客人後,Merlin在細雨朦朧中走向車庫,目前雖然是夏季,泰根賽湖雨後的氣溫一向很低,當開啟了車內的暖氣,Merlin不禁長噓一口氣,感覺自己頓時放鬆了不少。Morgana向他說過這位Arthur Pendragon是他的繼弟,是個徹底的工作狂,擅長用無數的咖啡與酒精麻痺自己的生活,她再也看不下去了,邀請他前來自己經營的旅店住宿一個星期,徹底抒壓一番。接待對象是老闆的弟弟,難免會有些侷促,不知道該跟這位來自倫敦的Mr. Pendragon聊些什麼?Merlin從沒居住過大城市,不懂都市人的想法。從前班上有一個從城市轉來的轉學生,Merlin只記得他趾高氣昂,常嫌他們土氣,嘲笑他們抓甲蟲來玩,兩人間並聊不來。

向熟悉的車站站長Guias打過招呼,望著銀色車身的火車緩緩駛進車站內唯一的月台。今日陰雨連綿又非假日,下車的乘客寥寥可數,Merlin四下張望,料想他等待的Mr. Pendragon會是個充滿交際手腕、幹練卻充滿朝氣的年輕男人,但下了火車的卻只有一雙牽著自行車準備來郊外享受雙輪樂趣的父子。Merlin疑惑的望著頭上的電子時刻看板,難不成Mr. Pendragon根本沒如預計搭上這班列車?一般若變更班次,客人都會提前打電話來告知。Merlin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

一個回頭,Guias察覺他滿眼的疑惑,從辦公室內扯開蒼老的嗓音對他放聲大喊「上車檢查一下,最後一節車廂裡還有個人影。」

Merlin按開火車門,往最後一節車廂走去,果不其然看到一個年輕男人還坐在列車座位上,正在酣睡,彷彿許久沒有好好入眠了。趁這個機會,Merlin仔細打量他——低垂的頭頂著一頭耀眼細緻的金髮,高挺的羅馬鼻樑配上附有男性魅力的下顎,薄薄的嘴唇此刻緊抿著。看來常在鍛鍊的體魄包裹在剪裁得宜的三件式深色西裝下,腳邊是一個皮革公事包與一個時髦的拉桿箱,怎麼看都是肅然冷漠的企業菁英形象。無論如何,Merlin都得承認這身嚴實的穿著與休閒的鄉下風光非常不搭配。

「Mr. Pendragon?」Merlin輕聲呼喚,希望男人能就此轉醒。

只見男人先是睜開朦朧的眼,好似搞不清自己置身何處,嘴裡嘟囊「你這傢伙、別再叫我開會...」直到看到眼前微笑的黑髮男子,渙散的眼神才慢慢有了焦距。

「你是誰?你不是我的秘書...」金髮男子出口第一句話就很唐突,果然還沒睡醒。

「我當然不是,」Merlin忍不住為他的傻氣笑了出來,「難道你連怎麼搭上BOB列車的細節都忘了嗎?」

「我當然沒忘,」金髮男子迅速的從深眠中的混亂中清醒過來,眼睛瞇了起來,語氣帶點上位者的傲慢。「你是Westerhof Hotel派來接我的人?」

眼前身材修長的黑髮男人有著迷人高聳的顴骨,微笑眨眼時纖長的眼睫毛煽動著,一看就吸引Arthur的目光駐足,已經很久沒看過這種發自心底喜悅的笑臉了,像是漂亮的幼犬,不懂拒絕是何物。引著Arthur忍不住想將他摟在懷裡揉髮疼愛。

「是的,我叫做Merlin,車子就停在車站外。」Merlin友好的指了指,表示是否需要代他拎著他那不合時宜的時髦拉桿箱。

「不需要,快帶我去車子裡。」知道自己看傻了眼,Arthur刻意清了清喉嚨,移開與Merlin間的距離保持端正的儀態。經歷過時差,加上這裡濕冷跟倫敦一樣的天氣,附加一個外表吸引他、卻是繼姐旗下不好對他出手的員工,一切融合在一起,「這些簡直把我給搞瘋了,我們能快點上車嗎?」金髮男子開始口無遮攔,掩飾滿心的心浮氣躁與笨拙不知如何是好的氣急敗壞。

第一次碰到這樣帶點敵意的旅客,脾氣好如Merlin也不禁在扯了扯眼角:從前接駁的旅客一看到這風景富麗的小鎮,每個都是眉開眼笑的,從沒遇過哪個旅客是這副生人勿近的模樣。果然菁英就是難以相處。秉持著以客為尊的觀念,在金髮男子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微微嘆了一口氣,「那麼Mr. Pendragon,請隨我來。」




車子平穩的行駛在迂迴的山路上,見金髮男子皺著眉頭,一副暈眩的模樣卻三不五時偷瞄自己,Merlin不再默不作聲,「你剛剛說時差?該不會你是嚴重睡眠不足吧?」

「別問了,送我到Westerhof Hotel就是。」金髮男人揮揮手,似乎有難言之隱,滿腹意興闌珊。Merlin哪裡知道Arthur正處於兩難,不願對初次見面前來迎賓的男性員工表現出來:我對你有興趣,願意跟我交換電子郵件信箱嗎?

「以我個人的建議,旅店中設有桑拿設施,從裡頭可以觀賞泰根湖全景,推薦你前去享受蒸氣浴、絕對有助於放鬆...」

「能請你...住嘴嗎?我需要一個人清靜。」金髮男人睜開眼,直勾勾瞪著駕駛中的Merlin,又回過頭。這小子長得一副人畜無害,全身上下清新悠閒的特質都吸引著他,喋喋不休也顯得很可愛。但正處於時差中的他實在不能再多妄想,以免頭痛加劇。

「怎麼這樣對人說話?我只是想幫忙...」Melrin暗自腹誹,從沒見過這樣混帳的客人,見對方沒有回應,索性悶頭專注於駕駛。他的媽媽教導他對人說話要和顏悅色,非必要不可語言不耐。如果對方是像老彼得那樣一生只在牧場打轉的頑固老頭子,說起經營困難來尖酸刻薄,Merlin自然不會跟他計較。不過對方年紀只比自己大一些,就這樣頤指氣使的踐踏他人的好意,實在令人難以忍受。還好他還記得對方來者是客,壓抑下滿肚子腹黑。要不是對方是Morgana的繼弟,早把他攆下車了。

兩人一路無語,直到車子駛進停車場,兩人一前一後走進溫暖的旅館大廳。大廳一如往常的布滿溫馨的氣息。一套奶白色沙發,上頭擺置刺繡抱枕,地板上鋪了一件溫暖的獸皮,室內燈光一片柔和。

四處打量的金髮男人口中說出「嗯...這才像話。」似乎很滿意旅店大廳的擺設。Merlin絲毫不懂他所指為何,只想趕快將這個奧客關進屬於他的房裡。一想到這樣難搞的客人要在這裡居住一個禮拜,得服務他一個禮拜,他就感到鬢邊一陣抽疼。渾然不知Arthur心底正盤算之後還可以跟他碰幾次面。

「Mr. Pendragon,我送你去你的房間。」讓他早晨即入住的、可是他們引以為傲的面湖豪華景觀套房,若他真的再口出不遜,Merlin發誓他絕對會立即調班,找Elena好好訴苦一番。

「嗯。」好在這次金髮男子沒再為難他,進房後拿了Merlin手中的房卡,吩咐他多拿幾個抱枕來供他調整時差時使用,隨即掏出皮夾,將一張紙鈔塞到他手中。「麻煩你了,這是給你的小費。」



望著掩上的房門,頭一次感到迷亂不清挫折的Merlin將那為數不少的紙鈔塞到口袋、落荒而逃地前去倉庫尋找抱枕,試圖在下樓時拼回他迷惑破碎的笑臉。回房間的路上被打掃完畢的Elena叫住。

「嘿!傳說中的王子怎麼樣呀?」見他手中拿著抱枕讓她滿臉期待,早在Morgana確認她繼弟會前來住宿時,員工們私下就將這個老闆的繼弟暱稱為「王子」。若他們姊弟個性雷同,必定很容易就能跟人打成一片。

「嚴肅拘謹、肅然冷漠...外加嘴巴狠毒,喜歡把人束之高閣。你若對他有興趣,可以親自去他房中確認。」Merlin霹靂啪啦數落了一堆罪狀、垂著頭遞上抱枕,正試圖從頭一次的打擊中恢復過來。

Elena疑惑地接過他手中的抱枕,碰碰有聲的拾階上樓,不一會掩嘴笑著下來,「我見到他了,接過抱枕還向我道謝,還問候你的下落。我說你必須接待其他客人,到前台去了。他頂和善的,不像是你說的那麼糟,又長得頂英俊的、不是嗎?」

「他確實長的不差,但個性壞透了。」Merlin從沒碰過這種客人。性格陰情不定,先給你鞭子、再賞給你糖吃。

「那倒是跟Morgana完全不像。如果他像Morgana般爽朗,能夠呼風喚雨,又是Pendragon企業的繼承人,我就找機會爬上他的床,逼他讓我當個枝頭鳳凰!」她突然興致高昂、語帶調笑地說。

「別作夢了你!」打從內心自然而然的笑了出來,Merlin帶著感謝的眼神望著Elena,不愧是他的好朋友,立刻將他從失落的谷底挖掘上來 ,頓時恢復了幽默。「我想王子必定長年居住在金碧輝煌的宮殿裡、使用皇家流傳的瓷器。他本身就是枝頭上的鳳凰,在他眼中我們是棲木而居的貓頭鷹——瞧瞧那身訂製的高級西服,估計光那衣裳的價格就足夠我生活一個月。」

聽出他口中的嘲諷,Elena同情的拍拍他。「別這麼刻薄,是去車站接他時吃到了苦頭?別在意了,王子只是我們的客人之一。其他客人還需要你呢!打起精神來。」

「放心好了,他打擊不了我的。」Merlin露出一個足以融化冰山的甜笑。

此刻的他還料想不到這位Mr. Pendragon會帶給他未來生活多麼巨大的變化。



(待續)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