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開始>


下午茶時刻,接待完一組入住的旅客——一對遠道而來的老夫婦,因為Merlin誠摯友善的服務而露出滿足的笑容——,他窩進櫃臺後方的辦公室拉出抽屜中明日的旅客名單,正仔細的逐一確認。尤其對這些觀光客的國籍有強烈的興趣,以一個來自Gmund小鎮的鄉巴佬來說,擔任Westerhof Hotel的接待員讓他能夠天天接觸來自不同國家的人,這對連暑期訓練營的費用都繳不出來的Merlin是種奇特的體驗。記得上週曾經接待一批從沙烏地阿拉伯來的客人,她們挽著面紗、身上裹著長紗的裝束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坐在電腦前、執起滑鼠正準備點擊,櫃臺前的內線電話突然響起,逼得他放下手邊的工作,即刻執起話筒,「Hello?」

「Hello,我的房間出了點小問題,現在我推不開房門,能麻煩你來幫我查看嗎?」話筒對方傳來年輕男子低沉沙啞的聲音,聽起來很耳熟。

「當然沒問題,很抱歉造成您的困擾,請問是幾號房呢?我立刻前往處理。」Merlin皺了皺眉頭、腦海裡瞬間閃過無數念頭,推不開的房門這種問題真可說是前所未見:他是不是該去廚房,找Elena來幫忙搞定某扇通電出問題的電子鎖房門;或更直接一點,直接取備份鑰匙從隔壁的暗門入內,先將這位倒楣的旅客營救出來?這間修道院改建的房子內,部分房間擁有多餘一扇門的出口,只是平日被他們鎖起來不提供進出。營救他出來之後,又該如何安撫這位可憐的客人?Merlin想到他們有一些鎮上最著名啤酒花園的免費餐券,這時候或許可以派上用場...

「是3012,面湖的這間豪華景觀套房。」

頓時Merlin腦海五雷轟頂!!慘了,怎麼剛巧是"王子"的房間出了差錯?負責房間打掃的老婦Olivia這週日是忘記去教堂祈禱嗎?

只聽到他自己說「我立刻去!」隨即掛上電話,匆匆從櫥櫃中取出備份門卡,三步併兩步的往的最偏間跑去。一路上狂亂的腳步聲在年久的木質地板上發出嘎喀的聲響,但現在不是計較被客人看到一個接待員在旅店內奔跑是多不妥的時候。

抵達房門口,Merlin喘著氣撫摸著胸口,稍微駝下背讓氣息平緩下來,這才深呼吸用悅耳平緩的聲音敲門,「Mr. Pendragon,我現在在你的房門外頭。別擔心,我試試看從外側拉開門。」

裡頭傳來男人苦惱的懇求聲,「看你的了。」

Merlin深吸一口氣,將備份的門卡對著門鎖感應,這批電子門鎖是年初維修過的。Merlin一面祈禱一面等待,幸運聽到「喀擦」的一聲,門鎖顯示為綠燈,代表門鎖本身沒有故障。他小心翼翼的拉著厚實沉重的木門,嘗試將它打開來。

在他拉開房門的那一刻,木門本身的重量加上一股沉重的壓力推動著他,逼得他往後後退了幾步,才免於被木門砸傷的命運。龐然大物從天而降時Merlin張大嘴連忙跳開,只見一堆各式各色的枕頭與抱枕飛天落地,淹沒了出入的玄關,一股腦傾洩到門口外頭。

「喔我的天呀...」Merlin想吶喊,但還是決定住嘴。看來Elena不只拿給王子一個抱枕,加上原本房間內雙人大床上配備的四個白色羽絨枕、沙發上兩個柔軟繽紛的綠色抱枕,現下全擠在房門口,訴苦他們不該在這個位置似地橫三束四撲倒在地,滿地狼籍。越過這堆枕頭山,Merlin滿面不可置信的望著對面顯示為剛睡醒、裹著浴袍髮尾微翹的金髮男人,攤了攤雙手苦笑地嘆口氣。

「抱歉,我承認因為時差的關係,還有我不太好的酒品,所以等我醒來...門已經打不開了,只能向你求助。」金髮男人稍微有些歉然 ,他不記得自己喝醉完幹了什麼,過去他一向是倒頭就睡,不過喝酒碰上時差的話,那情況就會出乎預期的多了,至少這種場面他也前所未聞。

眼前的接待員蹲下身收拾那堆落在地上的抱枕,Arthur注意到他黝黑亮澤的黑髮與蹲下時露出的優美頸項弧度,眼睛隱藏在眨呀眨的長睫毛下看不清表情。抱著歉然與愧疚,他踱步到吧台前,上下打量這個渾身並沒有散發不耐煩的年輕接待員、低身收拾一切。

真是任性的王子。Merlin心中是這麼想的,幸好對從事額外客房服務沒有多餘的抵觸。他將每個枕頭與抱枕各自歸位,整理好已經躺過凌亂地床單,然後在Arthur的目光下坦然直起身地說:「一切都沒問題了,祝你有個美妙的夜晚,Mr. Pendragon。」

「叫我Arthur,」金髮男人伸出手,無視Merlin地疑惑與他手掌交握,「很感謝你。」男人的手掌帶有燙人的溫度。對這個叫做Merlin的男接待員,Arthur不得不承認是他讓自己對這個初來乍到的小鎮產生強烈的好感。發自內心的問候與溫馨體貼的接送服務,還有這名男接待員給予他溫暖良好的印象,都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適感。當他清醒的打量Merlin,更發現他確實是他喜歡的類型——迷人高聳的顴骨、配上微笑的嘴角與舒展開的眉毛,給人一種和煦感。自從上次倫敦悲慘的辦公室戀愛、因屬下間的爭風吃醋無疾而終,Arthur足足過了半年清心寡欲的生活。這樣他發誓再也不對工作伙伴出手,但是Merlin是他繼姐的工作伙伴,而不是他的,或許可以打破他特定立下的規矩...至少可以來一發激情放蕩的一夜情...

但Merlin只是輕觸了一下Arthur的手掌,就慌忙抽手,臉上換上困擾疏離的笑容。

他不喜歡我?Arthur感到些微的尷尬與笨拙的困窘。他清了清喉嚨,「我承認剛見面時,我說話有些渾球,對你不太友善,為此我向你致歉。」

「怎麼會呢?我不會放在心上的。」被戳中心事的Merlin臉帶點酡紅,整個早上他不斷向Elena灌輸王子冷漠與刻薄的形象,但現下見著低頭道歉的Arthur,他不再這麼確定了,「現在是下午茶時刻,既然醒了,可以前去我們餐廳享用免費的乳酪蛋糕與各式花草茶。那裡的露台正對著湖面,風景很是遼闊。」

「這麼說你接受我的道歉了?你真是善良。」金髮男人舒了一口氣,「謝謝你的推薦,一會更衣完我就去。」看來一夜情還是有指望的。



摀著臉回到櫃臺,Merlin回想著方才見到彬彬有禮的Arthur、與今天早晨接待時脾氣暴躁的Arthur,還來不及猜測自己的心事怎麼會被看穿,就發現櫃臺本該屬於他的位置有位不速之客等在那裡,用老鷹般銳利地目光上下打量著他。「我一進門,發現整個大廳沒人駐守,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亂子了?」

「我可沒有偷懶,三樓有位客人房裡臨時有事要我前去處理,而且那個讓人頭疼的房客就是‧你‧的‧繼‧弟 !」Merlin飛快走入櫃臺內,眼前是他的老闆Morgana,穿著他最喜歡的香奈兒狩獵白皮外套、腿下著咖啡色長靴,手指塗有藍色指甲油,一副俐落精明的打扮,顯示剛從早上的業務造訪中歸來。

「唉呀是Arthur啊,我就說他剛從紐約出差回來,怎麼可能會如此安靜的在房間當個乖乖的睡美男,時差讓他無法控制壞脾氣,少不了要惹出點事來。這次他要又怎麼了?」

「從天而降的枕頭....無比多的枕頭...我第一次見到一個人也能玩枕頭戰...」Merlin不自覺翻了翻白眼,對講義氣的Morgana,他們員工間與她敞開心胸、無話不談,因此知道她心疼自己的繼弟,卻絕不偏袒他,故而口出真言。

「可憐的小東西,被叫去幫Arthur打掃是吧?他這個人是任性了一點,但人其實不壞。尤其是醒著的時候衣冠楚楚,風趣迷人,迷倒了不少少男少女。」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Merlin苦笑道。「我只知道他是我見過最難應付的客人。」

「我就說了他需要好好放鬆、喔不、是放縱一下,」Morgan手貼上Merlin的肩膀,令他感覺有些不妙,每當她做出這種姿勢必定是有苦差事拜託,「而我跟我的父親都很希望藉由這次的旅程,讓他能夠從工作狂中解脫出來,好好的交個能夠理解他的朋友,真正意義的享受人生。」

「我不懂,你是指什麼?」Merlin問道。

「Merlin,你知道你是我的員工裡最好、最真誠、最令所有客人感到賓至如歸的員工,」Morgana毫不隱晦的稱讚,像是撒下了陷阱,「你一向以此自豪,這次想必也不例外吧?」

「你要我做什麼?」Merlin受寵若驚地問,彷彿已經知道她想說什麼。

「當Arthur這幾天的地陪嚮導。他剛剛跟我通過電話了,我本來打算讓Elena帶著他在近郊遊山玩水好好遊覽一番,由我們旅店裡最道地率真的金髮正妹來好好招待他,但他卻開門見山指明要你。」

「不行!!」Merlin慌張大喊,「沒有我的話,明天的客人接待與訂房確認傳真該怎麼辦?沒有人能夠頂替這些...」一想到要跟那個面目變化多端的王子朝夕相處,Merlin就覺得頭疼預裂。

「別猶豫了,這幾日你陪伴Arthur、我承諾你這幾日日薪工資翻倍,其他的我會調派晚班的Will過來支援,事情就這樣底定了。」Morgana豪氣萬千的給價。

「好吧...?!看來我也沒有選擇的餘地。」想到接下來幾日的進帳,Merlin稍稍感到被撫慰了。說服自己或許侍奉這個王子也沒想像中艱難,不是嗎?

「把他折騰的筋疲力盡。必要時帶他去見識鎮上最漂亮火辣的姑娘,讓他渾然忘我、暈頭轉向。」Morgana露出一臉得逞的壞笑,「造就一段與本地女子的畸戀,讓他時刻想著她、沒有她活不下去,脫離以前那種自殺式工作的地獄人生。促成戀情的話,那輛Audi公務車以後都屬於你了,隨你使用。」

「你真是可怕,喔不、是真慷慨...」Merlin開始懷疑有錢人的腦袋跟他不屬於同個世界,這種表達愛與親情的方式,老實說他真是有些無法理解。他只希望再次見到的Arthur、是調整好時差,脾氣好且端正有理的紳士。



**********


事實證明Merlin確實是個令客人感到賓至如歸、令老闆全心全然信賴的接待員。隔日他擬定了一連串預備給Arthur體驗當地風情的計畫表:從早晨的山峰健行、中午的啤酒花園用餐、下午至傍晚的湖畔網球切磋、到夜間小鎮Pub的異色情調品酒。花樣多到Morgana露出欣喜的壞笑讚賞不已。

依約前往Arthur的房門口接他,Merlin想若出現在門口的Arthur再度穿著不合時宜、頂著領口漿得發硬的棉質襯衫與馬褲來參與這次的健行,他對這位城市貴公子稍微扭轉的好印象或許會消逝無蹤。不過這次Arthur穿著得體的出現:裡層是件暗藍色排汗衫、外頭罩著保暖的內刷毛排汗衣與防水防風外套,頭戴一看就是效能良好的灰色遮陽帽,臉上帶著些微沒刮乾淨的鬍渣,一看就是幹練俐落的登山家裝扮。

對此無可挑剔的裝扮,Merlin嗯哼的讚嘆了一聲,他身上穿得是JackWolfskin橙橘亮外套,是他用年終分紅為自己購置的經典時尚款式,手持登山杖。對於登山付諸實現的體力他一向自豪,勞力活幹久了,加上從小生長在此地,這些健行活動對他而言是小菜一碟。

「準備好挑戰泰根湖四號步道了嗎?」Merlin挑選的這條步道屬於中級難度,盡頭是纜車的盡頭、也就是庫爾山岳最高點。依照一般成年男子的腳程來說,應該耗時四小時可以完成。

「當然沒問題。」Arthur眼睛對Merlin眨了一下,可不想在這個可愛的黑髮小伙子面前漏氣。盡量保持帥氣的一面來贏得Merlin的稱讚。

兩人一前一後踏上山徑,沿途遇見不少山友,許多是Merlin的老相識。大家忍不住寒暄、笑問初次見面Arthur的狀況,這讓Arthur笑著感謝對方的關心,他不會有任何問題。待其他人往別的山徑走去,Merlin領著Arthur一前一後的徒步上頗為陡峭的槭樹山林間。樹梢傳來陣陣的鳥鳴、伴隨兩人踩在落葉上發出的縮縮聲,一切都靜謐而充滿默契。Merlin回頭看身後幾尺的Arthur,有點訝異心中這股寧靜的歸屬感,好像他們相識已久了。

與這個人搭檔登山似乎不錯,Merlin抿著嘴角露出讚賞的微笑,「本來以為你走到一前的溪谷就會求饒了,想不到你腳力不像是都市人。竟然能夠走一個半小時還不喊累。」

「其實我的大腿肌肉已經開始喊累了,」Arthur停下腳步,拉高遮陽帽灰色帽沿,這讓他淡藍的眼珠顯得更加突出。「我們能休息一下嗎?用點乾糧喝口水。」

「當然可以,最陡的那段在最後頭,必須連續攀爬兩百公尺,先養精蓄銳一下吧。」Merlin拿來防水背包旁的水罐,滿足地聽到Arthur發出驚愕的驚呼。對方狡黠的瞬間壞笑沒逃過Arthur的雙眼,忍不住心想"真的很想親親他那壞笑的嘴角啊~",一夜情的慾念驅動著他連忙繼續跟上Merlin的腳步。


終於他們攀登上前往庫爾山岳的陡坡步道,這段Merlin也不敢掉以輕心,但還是時刻留心身後金髮男子的狀況、漸漸地也發現Arthur的氣息有些不正常。對長年只靠健身房鍛鍊的Arthur,兩千公尺海拔的高山健行、其中稀薄的空氣似乎是無法克服的弱點,縱使擁有寬闊的胸膛、也只能氣喘吁吁的跟在他屁股後頭連聲喊慢,一路不停的喘氣一面投降說:「我的肺泡像是快被擠爆了...」。

「不行就別逞強,」Merlin停下腳步,低頭察看Arthur的狀況,「我以為像你這種菁英是不會向我這種鄉巴佬示弱的?」Merlin好奇地問。

「那要看情形...」,Arthur停下來,孩子氣的執起防水外套袖口,往英俊的臉上抹了抹。「向自己的嚮導求饒不算犯法吧?我想我真的沒辦法繼續了。還有我沒有把你當成鄉巴佬。」

這傢伙知道自己極限所在求饒的樣子、意外地還頂帥氣的。Merlin轉了轉念頭,想想自己安排的計畫對初學者確實難如登天了,索性當下決定改成兩人緩緩下山,從善如流調整計畫表: 臨時取消下午的網球運動,改成舒緩放鬆的桑拿行程。



這就是為何Merlin現在正尷尬地裹著浴袍坐在桑拿室外頭的大廳內,手中拿著Arthur喝了半瓶的氣泡式礦泉水、聽著淋浴間傳來嘩啦啦的沖水聲。Merlin原本以為領著他前往Westerhof Hotel最引以為傲的桑拿室後,就退出任他單獨享樂,任何男人都嚮往佔據片刻的獨處空間。但Arthur堅持一個人佔據桑拿室空有美景更顯孤寂,要求他留下陪伴,令他感到莫名其妙。

「不介意我擅自要求Morgana請你當地陪吧?」淋浴間傳來Arthur的問話聲。

Merlin走近淋浴間,不需要探頭就能望見淋浴間玻璃門後Arthur濕透的裸體,「我不介意。」Merlin也不清楚為何他要轉移目光,以往這透明的玻璃是當地一抹旖旎的景致,大家對裸體見怪不怪,但這次他不禁詛咒起這片擋不住春光的隔板,隔著幾尺就是老闆繼弟挺翹的臀丘,炫耀式的男根毫不遮掩,害他想避都避不掉,連忙轉移目光,佯裝不知。

「只是訝異於你不要Elena的陪伴而想要我。」他接著說。這種感覺很微妙,經過一個早上登山的相處,他與Arthur感覺親近不少,甚至可以算的上是朋友了。但是與一般朋友不同的是:與王子裸身共處一室令他渾身不自在。以往他與Will幾次坦誠相見也沒有這麼扭捏過。他嘗試說服自己沒有幾個人習慣與上司的家人坦誠相見,而不是因為Arthur美妙性感的體魄令人面紅耳赤。

Arthur不無意外地發現Merlin的困窘,長年在健身房鍛鍊的他對這種視線極為熟悉,那是男同性戀間渴望戀慕的眼神,但在這個鄉下小鎮這個年輕接待員顯然對自己的憧憬懵懂而不自知,眼珠子顧左右而言他、轉呀轉呀移動到淋浴間旁邊的雕刻上。但在Arthur盯著他時,兩人的視線冷不防的撞在一起,激發出莫名的熱度。

天呀!一夜情算什麼?我竟然想跟他相愛?Arthur發現經過早晨艱難的健行活動後,眼前年輕的接待員散發著莫名致命的吸引力。不再是一個無妨備犯傻的鄰家男孩,而是個充滿個人風格與想法的成熟男子。但他們才剛認識,要讓Merlin對他坦承好感,Arthur不打算操之過急;他們今早才剛建立起淡薄的信賴感,一切必須慢慢來。

「我會指明你是因為你體貼地上了火車、叫醒睡夢中的我,記得嗎?那時我想你值得信賴。」他在腰部繫起了浴巾,遮掩住略微昂頭的重點部位,不否認刻意不搭上浴袍帶有點性感勾引的意味。對自己的身體他可是很有自信。

Merlin咽了口唾液,半晌才找回聲音,「蒸完一身汗又沖完澡,你可以去躺在景觀台前的躺椅上,足以舒服到你睡著。」

Arthur依話躺到躺椅上,半是慵懶半是請求的問,「你能夠幫我按摩今日爬山完緊繃的小腿肚嗎?」有點想知道當這個男服務員的手觸摸在肌膚上是怎樣地懾人心魄。

「我們旅店有專屬的按摩師。」Merlin覺得這不屬於他的工作範圍,不過自從上午的健行與方才淋浴間的坦誠相見後,他與Arthur間就越發親密了。心口膨脹得滿滿的,有些黏稠的汁液緩慢地從胸口股股流出。「不過需要預約的,如果你不介意,我願意代勞。」

於是剩下的時光顯得無比濃稠黏膩,Arthur掀起浴袍下擺趴在躺椅上,當Merlin的手指貼上他的小腿腹,一股麻癢的電流由Arthur的下肢竄入他的四肢百骸,足以令他傾吐了一大口氣。渾然不覺的Merlin則兀自認真學著按摩師、緩緩按壓Arthur結實的小腿穴道。他頗有天賦的手指帶有厚繭與圓圓的指甲、耐心琢磨著下手的力度,配合景觀台外頭變幻莫測的白雲與墨綠色的湖泊,連Arthur也承認這確實是頂級奢華的度假享受。隨著心緒的舒緩,Arthur不禁幻想將他圓潤的手指含入自己濕潤的口中吸吮,上下舔舐指縫內側,嚐起來鐵定很動人。

閉上眼睛意淫的同時,感受Merlin的指尖沿著肌肉的紋理逐步往上,漸漸到了肌肉強壯的大腿,碰觸到難以言述的大腿內側...感覺一股熱血往下腹部匯集而去...這很不妙...

「夠了夠了!停下。」知道自己越來越有感覺,Arthur忍不住慌忙喝叱。再這樣按摩下去,他的慾望就要掩藏不住了。Merlin似乎被他劇烈的反應給驚嚇了一跳,立刻依話住手,順勢坐回旁邊的躺椅上。不知他心裡想到什麼,只見他雙頰緋紅,妍麗地像朵嬌豔的牡丹花。

「這是我的第一次,下手重了點,你別介意。」Merlin慌張間胡言亂語起來,方才Arthur還一臉放鬆享受的模樣,下一刻就變了臉色,是自己自告奮勇的按摩方式不對嗎?這可是讓客人賓至如歸接待人員的強烈恥辱。

Arthur滿臉異色地想向他承認「我很高興擁有你的第一次」,不過現在不是開誠布公這種男性情慾的時候。他唯有期待時機更加成熟,期待這個男接待員突然開竅理解自己內心的渴望,意識到自己在這片純樸寧靜小鎮不同尋常之處。在此之前他只能引導,篤信上帝讓他們相聚與此是為了讓他們相愛。



(待續)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