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少言幫我想題目,愛你~!

大綱:

剛創立新公司的亞瑟是個道道地地的直男。這一直以來伴隨他的認知,在他與身為可親可愛的同志梅林成為室友後,產生急轉直下出乎意外的巨大變化...




(一)


迄今為止自由作派、人際關係信手拈來的亞瑟從沒踢過這麼大的鐵板。

他搞砸了一段美好的關係,對方可能從此對他置之不理。光想到對方背對著他,古典精緻的臉孔埋進別的男人充滿毛髮的胸膛、黑色的鬈髮覆蓋纖長的眼睫、拋開情誼與他漸行漸遠,亞瑟就滿是害怕。但比起擔憂這些,他更怕自己畏縮不前、什麼也沒表示就輕易放走。

沒錯,身為一個道道地地的直男,擁有數億身價的亞瑟·潘德拉貢在意的對象,竟然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一個自尊心高又純真傻氣的歷史助教。

有生之年第一次,習慣駕馭自己人生的亞瑟只能眼睜睜看著車頭隨著愛情顛覆,墜入無法預測又刺激的漩渦之中。與他刻劃好的人生背道而馳。

公學時代起,亞瑟就以寬廣胸襟與翩翩風度著稱,天庭飽滿的額頭顯得器宇軒昂,金髮碧眼更強化他的個人風格,擅長馬球的他有一鼓油然而生的領袖魅力,輕易吸引一批同年齡的學弟自願跟隨他。成年後更是吸引一群優秀的工作夥伴與他共事。每天能創造數十萬英鎊的利潤。

然而這些優勢對他在意的人似乎沒起到任何作用,那個直率到近乎傻氣的傢伙轉頭離去,彷彿無聲抗議他表現地多麼自大混帳。嘆了一口氣,亞瑟抱頭坐在昏暗客廳的沙發上,思考該如何面對這個與眾不同的梅林。

他們的相遇,真是一個與亞瑟王傳說不謀而合的巧合。

一切要從一年前開始說起。

急於擺脫家族光環、獨立自給自足創業的亞瑟看上了這間位於公司旁、擁有維多利亞時代古典佈置且溫馨的個人套房,茶水間與客廳是與其他房客共用,這意味著亞瑟的下午茶空間必須與另外的房客共享。不過這些對公學時代住宿過六人共寢寢室的亞瑟並沒有造成威嚇,他早就厭倦一個人回家面對空蕩蕩的大宅邸,因此他與一進門就喋喋不休的房東艾莉絲太太達成協定,先見見他隔壁的室友。對方從事歷史教學工作,只要不是嚴厲呆板的老學究,與自己整日只知賺錢的父親一樣刻薄古板,他已經勾繪藍圖,夢想一週後搬進來。

幸運地,亞瑟很快見到了那位即將成為他室友的人── 出乎意外的是個年輕小伙子,甚至比亞瑟小幾歲。不僅擁有頎長的身材,甚至可以說這樣英俊迷人的小伙子就像為教授歷史而生。「這是梅林.艾莫勒斯,這是亞瑟.潘德拉貢。」艾莉絲太太為他們介紹了一下,亞瑟上下打量眼前這個符合古典美輪廓的男子,被他精緻漂亮的顴骨與一雙水汪汪的藍眼珠給吸引住。

小伙子見到亞瑟的瞬間有片刻的失神:「昨天泰晤士報經濟頭條上的男人也是這個姓氏呢!你們長得有些相似…」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挺拔耀眼的男人,活生生荷馬史詩裡的阿波羅神。

「那是我父親。」

「咦…但是這裡毫不摩登,也不闊氣,我以為身為潘德拉貢是不想住這裡的。」

「蓋亞斯教授推薦我來的,他說這裡地段好,距離公司又近…」亞瑟沒打算說他想要一個有家一樣感覺的住所。而蓋亞斯教授的老相好艾莉絲太太的寓所恰巧能夠符合他的需求。

梅林很快意會過來,不一會自然而然與亞瑟寒暄起來,或許是校園的環境少了爾虞我詐,梅林展現出來的是優雅自信,帶點純真的傻氣,不吝於展現好客的一面。

他們年歲相仿,梅林比他小了兩歲,畢業後的他在劍橋大學蓋亞斯教授那邊當歷史助教,與幹練嘗試創業的亞瑟不同,擁有一種不疾不徐的書卷氣。他們互相自我介紹了一番,聊了倫敦糟透了的天氣與皇家馬德里剛剛奪得歐冠冠軍。就在亞瑟表示他準備敲定合約搬進來住的同時,看來和善的梅林猶豫了片刻,清了清喉嚨,以獨特的正經語調說:「唔...亞瑟,鑑於我們以後必須住在一起朝夕相處,為彼此著想,我必須告訴你…」

「什麼?該不會你半夜時常夢遊、喜歡淋浴唱歌吧?」亞瑟以一貫幽默大度的方式化解了兩人間微微嚴肅的尷尬。

梅林笑出聲,搖了搖頭,慎重地跟他說:「是這樣的…我愛的是男人。」

「well...我看不出來你的性取向跟我打算住進來有任何關係?」亞瑟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除非你不歡迎我,否則我決定住進來了。」

從小一起長大擁有貴族頭銜的高文就是個同志,陪亞瑟度過不少荒唐迷惑的失落歲月。帶著男朋友現身畢業舞會的他從沒讓亞瑟感到不適。因此他找不出梅林喜歡男人會造成他任何困擾。

明白亞瑟再度體貼地用幽默化解尷尬,笑容在梅林臉上綻放開來,露出甜甜的小酒窩:「只是想在你搬進來前先行確認,你知道的...很多人光聽到就嚇跑了。」他看起來如棉花糖般柔軟、充滿自信輕輕聳聳肩。「前一個房客是個女孩,不介意這些事,還高興擁有一個專屬的愛情顧問,順利在我的促成下結婚了。但你看起來不像個女孩…事實上,你更像是討厭娘娘腔的那種頭版風雲人物…」

「嘿!別急著幫我貼標籤。」亞瑟搖搖手指為自己辯護,「一位同志室友不構成任何妨害。身為擁有同志好友的人,我不參與那些歧視與偏激的行為;也不介意你跟誰交往。讓我們和平相處,各自過好自己的生活。」他信誓旦旦地說,記得高文與帕西瓦交往時,他與他們同桌小酌見證他們的親暱而面不改色,充滿風度而表現得體,沒有理由梅林是個例外。

眼光朝隔壁房接電話的艾莉絲太太瞧了一眼,梅林說:「那麼:歡迎來到艾莉絲太太精心打理的三好家園──好茶好房東好管閒事──沒什麼惡意,她人你領教過了,有點過於干涉、但紅茶煮得不錯,你會喜歡的。」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有鑑於我們彼此溝通過了,相信接下來我們能夠處得很好的。」他嘴角泛著那抹無害甜甜的笑容,伸手與亞瑟握了握,氣氛明顯融洽下來。亞瑟已經迫不及待、準備享受這塊充滿馥郁紅茶香氣的生活空間。


(二)


很快亞瑟開始早出晚歸的菁英上班族生活,他籌劃的公司正在起步,逼得他日日沈浸在咖啡與筆電的懷抱中夜夜加班。總是到晚間八點才踩著看似穩健實則蹣跚的步伐爬上玄關門口的階梯。與校園教學規律的梅林比起來,他的工作型態令梅林不勝同情。亞瑟總在回房的路上撞見洗好澡的梅林。眼珠、秀髮到腳踝無一處不是散發濕漉漉水氣、看起來慵懶舒適,身上罩著薄薄的浴袍,口中哼著家鄉小調,準備睡前泡一杯蜂蜜奶茶飲用。

「看看你,黑眼圈幾乎快掩蓋你的自豪出色的臉孔了。」梅林對一日疲憊後的亞瑟說笑打趣,但他是如此善良,用精緻的小茶匙為亞瑟泡一杯舒緩用的花草茶──裡頭參雜馬鞭草、香草與洋甘菊。自從亞瑟喝過一次就沒辦法睡前不來一杯,而梅林也順水推舟記住他的習慣──在他入門時為他砌一壺好茶撫慰他的心神。一股喜愛的佛手柑香氣讓他忘記疲憊,渾身散發肥皂香的梅林也讓他有回到家的感覺。

「天呀!梅林,這真是太棒了!!我應該聘請你來我們公司當專任的管家,開除我那些只會泡美式咖啡的屬下。」亞瑟聞著那股清香整個人鬆懈下來,活像隻躺在牆下曬太陽的金毛獅王。突然間他坐直起來:「原諒我,我沒有冒犯你的意思。」他想到梅林不喜歡他擺出老闆高高在上的架子,開這些涉及階級的玩笑。

「沒關係,我知道你是真心喜歡這茶才會這麼說。」梅林臉上始終掛著和煦的笑容,看起來喝茶者享受的同時,泡茶者也從讚揚中的自豪獲得了樂趣。「不瞞你說,這是我媽媽特調的配方。以前她從廠房回來,都是泡這個茶夫妻兩人一起喝。」梅林的媽媽曾經是茶葉工廠的女工。自從兒子當上了助教也從工廠退休,閒暇的婦人三不五時寄一些家鄉的土產,尤其是自製特調的香料茶來給梅林。

「夫妻一起喝,所以我們現在是夫妻了。」不知從何時開始,亞瑟真心誠意享受之餘不忘胡言亂語逗逗梅林。「如果哪天你媽媽改變主意決定發售,記得把經銷權賣給我。」

「等你真的成為我男朋友再說,在此之前我會提醒我媽媽離你遠一點。」梅林四兩撥千斤的還嘴回去。

「別這樣小家子氣,得到我可是穩賺不賠的買賣。」亞瑟打趣地說。他很明白自己的魅力橫掃千軍萬馬,連梅林也無法倖免。光說話逗弄梅林、看他紅著耳根偏著頭害羞,已經成為他近日最熱衷的消遣。

「別再說啦,這樣下去我會當真的。」梅林軟軟地抗議。紅紅的耳垂很是動人。以閱人無數的亞瑟來說,也承認梅林有一種渾然天成的魅力。

與過去彷彿孤單活在月球上相比,等亞瑟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有多麼享受梅林的陪伴、享受與梅林鬥嘴。這種你來我往的默契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梅林似乎也是如此,特地留意晚歸家的他,為他留上一壺洗滌寒氣幫助睡眠的睡前茶。這使得亞瑟逐漸依賴這個善良純真的室友,幾日沒拌嘴就渾身失落。每回從繁重的管理中解放出來,就變本加厲地倚賴梅林的溫柔關懷,像是個國王受到禮遇,享受回家後梅林以他為中心泡的那壺熱茶。

是呀,回家有人願意聽你談心,這才是他追求家的感覺。冷漠父親帶給他的陰影已經逐漸抹去。

這天他又喝著梅林的特調,享受身心被洗滌的樂趣。梅林坐到他的正對面,抿了抿厚厚性感的嘴唇,準備聆聽他挑剔的嘴發表意見。亞瑟指著這杯熱飲,突然發現言詞有多麼拙劣:「上帝呀,這真是太好喝了。」

「那是因為裡頭加了我對你的愛情調味。」梅林眨眨眼,他學得很快,已經會拿自己的性向開玩笑挑戰亞瑟的極限。試圖看他驚慌失措。

「那當然。難怪這麼好喝。」亞瑟志得意滿地沾沾自喜。沒有注意到梅林久久歪著頭審視著他。

「不覺得噁心?一個男人跟你告白?」梅林難掩好奇地問。

「不。我一點也不介意。」亞瑟說。對梅林玩笑性的示愛沒有有任何牴觸的情緒。

「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雖然這些告白是玩笑話,多數男人聽到總是一臉尷尬困擾的表情。」梅林似乎聯想到難堪的經驗,對亞瑟的不急不徐大加讚賞:「你跟他們不一樣。」

「因為我早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成為你忠誠的俘虜與愛人。」亞瑟假裝化身為週末舞台劇裡的詩人,以誇張多情的語調複誦對女主角的經典台詞。梅林再度羞紅了臉,似乎沒料到亞瑟又藉由示愛來欺侮他。直到亞瑟露出張揚的虎牙,惡作劇得逞的壞笑著,惹來一記梅林象徵性的搥打,頓時樂得亞瑟仰天哈哈大笑。


(三)


創業前的亞瑟與投資合夥人米希安走的很近,她是漂亮有主見的女孩,與亞瑟一樣是富二代身份,對投資企劃擁有一套個人的見解。大學時曾天雷勾動地火交往了一陣子,但經過時間的消磨,兩人的愛情逐漸轉為撲朔迷離,最終埋進土坑裡化為塵土。旁人依舊公認他們是一對,米希安也幾次嘗試跟他復合。但亞瑟心知肚明與其當戀人出雙入對,還不如當單純的事業伙伴更適合。只是他目前沒對象,也就不急著澄清四處自己是單身。

雖然早分手了,下班後亞瑟還是邀請身為設計師的米希安前來參觀他打理好的新家,自然與待在廚房調和花草茶的梅林打了照面。他穿著休閒的黑襯衫,施展魔法的巧手拿著小茶匙正往茶裡加糖。西裝革履的亞瑟縱橫職場的心柔軟起來,決心逗逗他這個可愛的室友,互相介紹對方雙方認識:「這是梅林,我做人隨和的室友。這是米希安,一個不可多得的女朋友。」

「你好,梅林。」米希安撥了一下波浪捲的褐髮與梅林打招呼。

女朋友出其不意的出現讓梅林愕然,原本笑意迎人的歡迎變了臉色,他牽強牽起嘴角,維持禮貌打了招呼。

「米希安是來參觀我房間的。」亞瑟接口說,直覺梅林臉色鐵青有些不對。為了避免尷尬,他帶領米希安前去參觀他的房間。

梅林長長的眼簾凝滯眉頭間,他扔下茶匙,眼角染上一股淡淡地憂愁,嘴角浮現自嘲。他本來就知道亞瑟是個道道地地的直男,出身他無法想像的首富家庭、擁有媲美好萊塢明星外貌的青年才俊。與這樣充滿魅力的金髮男子朝夕相處,他微微迷失了自我,以為他們之間是有可能的。但這不對,米希安的出現頓時擊碎他虛無浪漫的幻想。揉了揉酸澀的眼睛,他差點就沉淪了,演出一齣彎愛直的經典悲劇。

隨即梅林調適了過來,他陷得還不深,足以展現紳士的淡漠有禮。米希安穿搭貴氣淑女,一個香奈兒女用皮包更顯得她走在時尚尖端。他們兩人男的挺拔女的柔美,看起來才是屬於同個世界的天造地設。反觀自己整天接觸探討學術的封閉學者,人又有些笨拙。提醒他自己別再自作多情,對著那壺花草茶發怔了一會,默默把剛為亞瑟泡好的特調悉數倒進水槽。

混亂的心情下,梅林聯想到亞瑟帶米希安回來的目的只有一個。他應該紳士的理解別打擾他們,於是採取無懈可擊的退場方式——先招呼米希安想待多久就待多久,端出艾莉絲太太自製的櫻桃蛋糕,趁她感謝讚賞的時候、眼角餘光朝亞瑟看了一眼,半是萌動無疾而終的無奈半是接受後的釋然,看得亞瑟頭皮靜脈隱隱抽動。

他宣稱蓋亞斯家中有文學聚會,必須前去赴約,要米希安自己隨意,「祝你們有個愉快的夜晚。」不給亞瑟多說的機會,回房套上陳舊的夾克外套整裝出門,留下整幢樓房給亞瑟與米希安獨處。等亞瑟愣愣回神過來,梅林已經關上大門步出花園了。

「他慌慌張張的,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比起跟你這個喜歡把敵人殺得片甲不留的投機者共度一晚,我寧願選擇跟他獨處。」米希安打趣地說,但是眼神卻對亞瑟充滿期待。

亞瑟不知該為前女友拿自己跟同志室友比較而極力辯解;還是該為梅林激烈的反應欲哭無淚。他不明白梅林的反應是怎麼回事。還有心中那股煩躁,配上說不清道不明泛起的詭異感,如少年時被馬球教練誤會的躁動竄升開來,又不能拋下米希安一個人打電話向梅林解釋那只是玩笑,只能紳士幫米希安拉開椅背,拋下她回到廚房,隨即注意到梅林匆忙中沒倒乾淨的茶壺,上頭殘留些微微洋甘菊茶香與熱水浸泡留下的餘溫。他伸出手撫摸圓潤的瓷器瓶身,站在黑暗裡單獨出神。


(待續)


後記:其實這篇是作者本人想看亞瑟為梅林吃醋、為梅林轉性所生出來的一篇文。光想像平常高高在上的亞瑟被可愛小梅掰彎,就覺得很燃~於是動筆啦。但是寫的過程中意外蠻多波折的,只能說我的腦袋總喜歡挑工作最忙的時候活躍開腦洞(嘆氣)

這次謝謝少言幫我想題目,因為太貼切我就拿來用了。(愛你~!)

如果這篇有戳中小伙伴的萌點就太好了,希望能帶給大家一點樂趣~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