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美劇"Damien"與英劇"The Living and The Dead"、"Merlin"的crossover衍生文。
戰地攝影師與心理醫生AU,第六章


第六章


驚心動魄隔天的早晨,Nathan把頭按進枕頭不願回想昨天說過什麼不堪入耳的話,除了那些放蕩的宣言外,似乎還摟著Damien向他求饒。等終於振作精神起床的時候,發現早一步醒來的Damien似乎凝視他許久許久,見他起床也有些尷尬。

瞇起畏光的雙眼,Nathan慵懶伸了伸懶腰向Damien淺笑道了聲「早安。」Damien跟著木訥地道早安,尷尬這才解除。 由於前一晚激烈的床上"運動",聲音沙啞的他現在幾乎不想挪動下半身隱約犯疼難以啟齒的部位。

套上鬆垮圍裙的Damien上前吻了他紅腫的嘴唇,緊身圍裙沒遮住的下半身光溜溜的春光外洩,但坦蕩蕩的Damien絲毫不以為意、一把側躺到男友身邊。支撐上半身的左上臂二頭肌明顯隆起,右手撫摸男友光潔的額頭,動作輕柔:「我做了早點,算是昨天消耗你整夜的賠禮。你太瘦了,需要多吃一點。」話還沒完手就不規矩起來。

真不愧是精力旺盛的戰地攝影師,一夜耗盡後還有餘力做早點外加調情。Nathan笑著拍開對方的手:「被你折騰了一夜我也餓了。」既然有到口的美食,Nathan掀開被單露出裸背,光潔的大腿探下床準備下樓用餐。

「你坐這乖乖別動。」Damien制止他,享受異位角色把他當國王寵的樂趣,「早餐我替你端上來。」

出乎意料的Nathan往回倒向床甜蜜傻笑,不一會起身走進淋浴間。待他沖完澡繫緊浴袍,樓下的Damien端上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往主臥室走來:波斯塔尼乳酪派搭配香草醬、一塊義大利小薄餅佐番紅花、黑巧克力蛋塔佐以榛果點綴,配上一壺濃濃的英式早餐茶。

「當了室友好一陣子,竟然沒看過你露這一手?」Nathan優雅持起叉子,朝冒著熱氣的乳酪切去。之前都是他切火腿蛋三明治為Damien準備早餐,難免有些詫異。

「well..說我大男人也可以。比起這些膚淺的菜色,更享受你以我為主忙進忙出的感覺。」Damien順勢眨眼來個魅力壞男人的笑容,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如此顯眼。伸出右手撫摸用餐中的Nathan,「但是我想餵飽你。以後煮菜好好對待我愛的男人。」

Nathan犒賞意味的叉起一塊乳酪往男友嘴邊送去。見他咀嚼的同時眼中盈滿溫柔欲言又止,不免好奇地問:「想什麼呢?」

「我想你需要領養一個孩子。」Damien手往他的頸子後方撫摸過去,像順一隻乖巧家貓的皮毛,「我認識幾位社工,只要用你的名義拿張表填寫,等待申請核准就大功告成。」

「就算我是醫生擁有穩定的收入,也知道英國法律規定必須家庭才能領養小孩。」Nathan逃過撫摸的大掌,持有刀叉的雙手滿是不同意,「這你知道的吧。你不需要為此愧疚,或嘗試改變什麼。沒有孩子,我依然過得很好。」

「不。Gabriel的空缺必須填補起來,」Damien難得一見地認真。敏銳的目光精明睿智,令男友的心底話無所遁形,「我不是要你忘記他。你永遠也不可能忘了他。我只是希望以後談到孩子,能不成為你的夢魘。」

「那你告訴我哪間地方法院的判決跟哪個社會福利機構容許一個男人領養小孩。」

「是"我們",不是"一個人",我們一起領養。」Damien一字一字慎重地說。「事實上,我正在跟你求婚。Nathan Appleby。你願意嫁給我嗎?

突如其來的告白害Nathan差點被吃進嘴裡的義大利小薄餅噎到。瞪大的眼轉向Damien:「什麼?難道你早計畫好了?」前幾天Damien的行為有些詭異,看向Nathan帶點閃避,似乎猶豫什麼重大決定。

經過深思熟慮的Damien很賭定、從來沒這麼賭定過,尤其是Nathan犧牲自己試著治好他,更無法放下他不管:「看著你無邪的睡臉,聽著你胸口呼吸起伏,我突然發覺:若能每天醒來,身邊是滿臉鬍渣的你向我道早安,似乎蠻享受的。」他以過於爽朗的肢體動作掩飾不安,這讓魁梧的他看起來像出界等待裁判吹哨的足球員,「或許我的戶籍該改姓叫Damien Appleby。跟了你的姓氏,倒省去Lacelot替我偽造假身份逃避敵基督的紛擾與黑道一連串的追殺。」

Nathan想幽默一把、揶揄"別妄想利用我的姓偽造假身份",但是內心深處明白絕不是這樣的。一個男人花費多大的力氣才選擇退讓到這步,不愛他又怎麼可能做到。"「Damien Appleby...結婚...然後領養小孩。」Nathan茫然囈語。

「再養一隻狗。」Damien以多話來掩飾等待中的尷尬。「我夢想找到對的那個人結婚。等我安定下來,擁有一幢房子再養一隻狗。」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堅持,「那麼,你的答案是...」

一頓早餐作為求婚儀式?不愧是上過戰地習慣一切從簡的人。 經過多少風雨飄搖,最後幸福就在燈火闌珊處。Nathan沒自己想像中的瞠目結舌,反而目光澄澈看得Damien有些緊張。給出答案前,他有件事急待確認:「你明明可以找青春蕩漾的年輕小鮮肉,為何唯獨選我?」

「你明明知道我不能沒有你,Merlin。」Damien明白醫生是他人生伴侶的首選,尤其在Arthur的記憶回來之後,再也沒理由再放他一個人。「我尋找的是歷經風霜懂世事的成熟男子,不慌亂又穩重,能接受我戰地攝影師與黑道私生子的雙重身份。你瞭解我的過去,擁抱我的黑暗,沒有比你更適合攜手共度今生的人選了。」

像考慮一世紀長的時間,Nathan放下刀叉,沒心情吃的早餐一把推開,在Damien期盼的視線下就地摟住他。「那好。我的答案是:....」

Damien屏息以待。

「答案是:YES。」



~~尾聲~~五年後~~



秋天的雨季遠比平常遲了兩個禮拜,外頭是倫敦難得一見的傾盆大雨。有鑑於這種渾身濕透的雨天不需要出任務,擔任無國界醫生的Nathan悠閒的享受配備完善的套房。以這個偏鄉僻壤的國家來說,對待無國界醫療組織成員的規格算難得一見——天花板上葉片瓣的青銅風扇、一張橡木書桌、樣式簡單但實用的長木几、單人紋帳的素白小床,還有無數讓人覺得自己像航海探險家的實用配備。最謝天謝地的莫過於:這個村落連得上網絡WIFI。

雨幕很快形成圈圈水窪,將獨立的房舍隔離開來。整個世界一片煙雨濛濛,只剩下待在屋簷下看風景的Nathan...正確地說,還有跟著腳步前來非洲找他的戰地攝影師Damien。

從長木几後走上前,Damien從身後一把摟住Nathan,欣賞雨幕刷落樹葉的風景:「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在這裡定居。你繼續當你的無國界醫生,我擔任通訊社的特派攝影師,偶爾寄些照片回去賺點外快。」

聽起來這是不錯的主意。遠離一切煩躁的根源、遠離Rutledge企業對Damien的糾纏、遠離喧囂的倫敦。躲到這裡來之後,改了姓氏的Damien再也沒接到黑道的死亡威脅。他們隨著無國界醫療組織居無定所,再纏人的黑手黨想必也放棄沙漠追擊這個選項。

語言擅長的Damien學習了地方方言,很快與當地人打成一片。這對Nathan從事的醫療行為有很大的幫助。幾次當地翻譯沒空抽身,都由Damien替當地人與醫療人員口譯。許多醫生根本忘記Damien本業是攝影師,還以為他是隨行的翻譯人員。令Nathan聽了直搖頭。

「雖然我也想長住在這麼溫暖的國家,但你知道:Charlie正等我們回去。」提到收養的九歲養子,Nathan臉上浮現慈愛的笑意。由於Charlie的母親在他四歲時因肺腺癌過世,阿姨又有自己的女兒無法照料他,於是通過社工審核的Appleby夫夫收養了他。

意外得到一個兒子,Nathan自然把他當自己親生兒子一般對待,還承諾等他年紀大一點要教導他使用獵槍。為了這個沒有安全感的小男孩,幾乎把整付心思擺在他身上,有時惹得Damien還為此橫飛吃醋。

「也對,暑假要結束了。得把Charlie從外婆那邊接回來。」悻悻然挪開手,Damien做出一副好父親的表情。「別誤會,只是希望能跟你再多獨處一點。」

「我也是。」Nathan轉身手搭上丈夫的肩膀,姿態親暱。「既然回去又要面對那個小電燈泡,現在也沒有工作,是不是該趁機享受一下最後的兩人時光?」

訝異Nathan朝他投懷送抱,Damien展開雙手緊緊摟住親愛的丈夫:「那正好,我正求之不得呢!」




(完)




後記:


會試著寫喪子失婚的Nathan,是因為原劇對他這部分失落產生了共鳴。
自己身邊恰巧有這種經驗,因此能把經驗融合化整為文。
至於Damien的部分則複雜的多,不過罹患心理疾病我也有涉獵,
本來以為有這些背景寫起來比較不費力,沒想到寫起來還是一樣費力呀(苦笑)

感謝所有曾給過我留言的朋友,沒有你們我也沒動力持續完成整篇文。
也謝謝少言的鼓勵,由於你才能繼續寫到最後(笑)

希望最後亞梅的同人事業千秋萬載,永不枯竭。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