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紐約警察局廣場的NYPD總部是幢磚紅色龐大建築。暌違三天走進充滿熟悉感的重案組辦公室,應接不暇的電話聲、此起彼落警探與受害者議論案發現場的交談聲,還有茶水間傳來的咖啡飄香,各種元素融合為一,提醒Merlin回到職場庇蔭的”家”了。彎到走道盡頭有間十三坪大的辦公室,擁有堆積如山的宗卷與兩張辦公桌,重案組組長Morgause McGregor、也是Merlin的上司聽見腳步聲抬起頭來,似乎已等候多時。

Morgause McGregor是為三十五歲有餘的幹練女性,擁有Merlin見識過女性最短俏動人的金髮,精緻小巧的臉蛋、淡白色稀疏的眉毛,如希臘神話裡頭的法力強大的三相女神,無法戰勝、不可抗拒,是無人能及的女皇。帶有不輸於男性的直拗與瀟灑不羈,Merlin只知道頂頭上司原本走鑑識專門科別,基於某種私人因素請調重案組,憑著探勘現場、採集證物異於常人的敏銳度、在重案組九年始終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Emrys,這幾天沒見你進局裡還聯絡不上,身為長官只能期望你突破Douglas那宗命案的關鍵,免得被其他警探說我們的乖寶寶陷落高級交際花的美人鄉不知道回來了。」俐落的Morgause靠著桌面雙手交插胸前,敏銳抓住Merlin三日不見的關鍵。

「美人確實有一個,」是個金髮男人,還是名滿商場的Arthur Pendragon,只是面對直屬長官Merlin當然不好回答的如此驚世駭俗,「是十一歲的Elena Douglas。線人的線索指向她還活著。線報說她出沒格林威治村一帶,沒多想就私下訪查了一下。」

「所以你脖子上的瘀痕是十一歲美人的傑作?」Morgause的觀察力依舊高人一等,察覺Merlin手腕上沒刻意掩飾的瘀痕。Merlin慌忙縮起雙手移開目光,不敢解釋擦傷不是源自私下訪查的近身搏鬥,而是浴室裡遭Arthur禁錮手腕時留下的痕跡。

「拜託,Merlin。雖然你的槍法無懈可擊,但我早跟你提過:為了避免埋伏務必帶上一個局裡的警探同行。手腕上的瘀傷看得出來戰情蠻激烈的…你們居然近身搏鬥?」

讓她誤會也好,否則無論怎麼解釋只會越描越黑。Merlin深呼吸幾口氣接受手腕瘀傷的檢視。

見Merlin低頭不願多談,可見當初命在旦夕,大概是不想回顧千鈞一髮驚險畫面吧。Morgause拍拍他的肩膀:「下次我跟你去,緊急狀況至少能掩護你,順便聯絡後線支援。加入重案組的第一課題莫過於保住自己的命。如果你漂亮的臉蛋因為警局行動毀了,不僅我心有不忍,Gaius Middleton恐怕會殺到重案組來指控我們虐待警探,要求我們組織為支援不周慎重向你的另一半道歉。」

「別說了,我哪來的另一半....」Merlin想反駁長官的揶揄,腦海中卻浮現一個金髮的身影,想像他對自己受傷震怒的模樣,心頭立刻柔軟不已甜滋滋地。心裡明白Arthur愛的不只他的臉蛋,還有他強悍持槍獨立自主的樣子。女上司的調侃暫且放一旁,「事出緊急,Elena恐怕有立即的生命危險。來不及多做安排就隻身闖進去了。情況確實很凶險,但是跟你提過那位厲害的線人前來接應,所以無事脫困。」

「我就知道我們Merlin福星高照,完全成為一位獨當一面的警探了。只是Elena呢?怎麼沒見你把她帶回警局安置。」

「追殺她的SP-9組織太專業,我怕一個人應付不來。只能將她暫時由提供情報的線人保護著,那裡很安全。殺手的背後恐怕是名家建設集團,我需要更多的時間尋求有力證據、證實我的揣測。」

「名家建設集團雇傭東歐專業殺手?追蹤這案件好幾個月,終於有突破性的進展。這下其他警探對你的專業能力也無話可說了。」

「很高興能證明我的能力,長官。」

見一向低調含蓄的Melrin喜形於色,瞧著他的Morgause也看出端倪:「你似乎心情很好?應該不止救回Elena這件事吧?」

「你知道我加入NYPD的原因之一是尋找當初幫助我度過喪母難關的社工,昨天我找到他了。」不得不說Merlin掩不住的笑意就像拿到風箏當禮物的小男孩。他指的自然是好不容易揭開真實身分的Arthur Pendragon了。「他還是如當年一樣充滿正義感,只是更加圓滑成熟,我崇拜他。」

「很高興聽到你們好好敘舊了。不得不說每個人加入重案組都有一兩個私人理由,希望有一天我加入重案組的願望得已實現。」

「你轉入重案組也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嗎?我以為待在鑑識科對你而言太大材小用,以至於組長拼命說服妳來調查第一現場,決定來施展抱負。」

「確實他開了很高的加薪,但是那只是部分原因,」盯著雙眼發亮好奇的Merlin,作風俐落的Morgause乾脆從抽屜抽出一張私人合照,「合作幾年來沒跟你提起過我同居的對象是女人。官僚又沙文主義的男人我是不打算告訴他們的,但是我知道你不會大驚小怪。」

「為了她?」辦案經驗豐富的Merlin頓時猜到了,Morgause是為了尋找傷害女朋友的歹徒,親手將他繩之以法。Merlin早懷疑從沒與男人約會傳緋聞的上司是女同志,但臆測與親耳聽見本人承認是兩碼子事。

他輕輕吐一口氣:「很榮幸你願意告訴我。」接過遞來的相片來一看,赫然發現黑髮女子無比眼熟…似乎從哪裡見過。

「我們在Chelsea區一間Pub認識,紐約市歷史最悠久場地最大的Roxy pub,有巨大的舞池與誇示的裝潢,主舞池是House音樂,副廳是Hip Hop跟一般的Pop Music。她看起來六神無主茫然失措,似乎墮入曼哈頓迷路的羔羊。走上去攀談沒幾個禮拜,我們就在一起了。她一直有記憶斷層的問題, 頭部曾遭重擊,似乎遭遇嚴重暴力傷害,這是我加入重案組的契機。」Morgause談起心愛的女友坦然自若,也唯有對Merlin這樣值得信賴的下屬才能如此暢所欲言。

「等等…你女友,叫什麼名字?」Merlin聲音陡然放大,照片中與上司相擁向鏡頭燦笑的女子擁有披掛及腰的黑髮與一雙波斯貓般的綠眼,似乎與幾天前Arthur秀給他看得照片特徵吻合。身為警探的Merlin早練就過目不忘的本事,心臟如雲霄飛車般劇烈搏動,是解開謎團發現破案關鍵的振奮。

「她忘了自己是誰,只記得自己醒來時頭布裹滿紗布躺在賓州靠近波可諾山區域一位老婦人家中,全身傷痕累累,後腦勺是遭受鈍物重擊的傷痕。反覆進出醫院治療三個月後終於身體病癒,但是記憶一直恢復不了。承諾支付龐大醫藥費用的她隱約感受紐約的召喚,到西餐廳端盤子維生,偶爾接一些代書抄寫的工作。相戀之後我們同居在一起,她從沒放棄尋找自己的出身,奈何線索有限,總是調查到一半就斷了線...現在她的身份是Nina McCartney,隨照護她老婦人的姓氏。」

「查不到線索可能是因為檔案被封存了,恐怕我知道你女朋友是誰...」Merlin不敢百分之百確定,但距離真相也八九不離十。

「你知道她過去的身份?醫生說隨便一點過去環境的刺激,一間過去喜愛的餐廳、常上的髮廊、親人的溫情喊話,或許能協助慢慢重拾記憶。她太渴望這些回憶了。Merlin,懇求你幫幫我們。」

「給我一點時間確認,釐清她是不是我想像的那個人。這牽扯到錯縱複雜的企業陰謀與情資,很抱歉我暫時無法透露更多。免得打草驚蛇還刺激了妳女友。」

「好吧,小心些總是好的。」Morgause很快恢復了冷靜,承認Merlin深得她的傳承學習得很快。

究竟Nina McCartney與Morgana Pendragon是不是同一人,自然需要身為兄弟的Arthur Pendragon親自確認。因此當Arthur私下聯繫Merlin參與名家建設執行長加州慈善計畫的臥底,他絲毫沒有拒絕,也得到長官Morgause的特殊許可。



***********



秘密前往中央公園東側第五大道上東區,全曼哈頓富商雲集的高級住宅區。此處有聞名遐爾的帝國大廈、洛克菲勒中心、紐約公共圖書館及聖派屈克教堂等。每逢假日Merlin偶爾到中央公園附近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或索羅門·古根漢美術館參觀,隔街名媛仕紳聚集的高級購物商店他倒是從未踏入過。

裝潢高級的大廈配備最高臉部辨識保全系統,如Arthur所說已幫Merlin的臉部辨識建檔,無需擔憂地驅車徜徉直入。完全沒受到警衛盤查或刁難的Merlin駕駛重裝了中控鎖的本田轎車,直到建築群底層的專屬停車場。停車格旁就是直達大廈頂樓的電梯,也唯有Pendragon企業的執行長能如此闊綽。

對電梯輸入通行數字密碼,Merlin朝透明電梯外飽覽曼哈頓區棋盤的街道與高聳入雲霄造型各異的建築,心底忐忑該如何向Arthur開口Morgana的事才好。

為他開門的是笑容可掬的Gwaine Harris,自從目睹Arthur與Merlin警探間的暗潮洶湧後,與Merlin遭遇總是心照不宣來個曖昧微笑,看得Merlin拼命昂頭以遮掩面紅耳赤。等進入Arthur Pendragon號稱為"家"的大廈頂層,Merlin不禁嘆為觀止:沒有金碧輝煌的炫富裝潢,但牆紙採用質料高級的質感、洛可可藝術風格的米白壁燈,義大利拋光石英磚地板與磚砌壁爐,在在顯示Arthur別緻的品味。

大片落地窗遙望東方的哈德遜河蜿蜒,陽光穿透雲層照耀採光良好的大廳,面前擺了一張巨大圓桌,為首中心位置是主人Arthur Pendragon,左右分別坐著未曾謀面但已經私底下調查過的Leon Brittan與Lancelot Dulac,兩人穿著筆挺熨燙的西裝,與前來開門搭著一件倫敦棕皮夾克的Gwaine大相逕庭,沉穩的氣質彷彿國王身邊倚重的左右手。Leon Brittan謹慎得上下打量他,審視的目光帶有期待與玩味。邊上的Percival Harris率性對Merlin施予注目禮,Merlin自信從容地回以微笑。至於Arthur則目不斜視,對待所有成員平等尊重一視同仁,作風光明磊落公正無私,連對Merlin也毫不偏頗。

Merlin這才臆測出Arthur Pendragon在組織的真實身份:不僅是參與圓桌組織出資出力的一員,而是更高階的主宰。Arthur當仁不讓的氣魄與接待他的方式、宛如坐擁行星身處星系中心的太陽。Merlin心中瞬間凜了凜,明白身處集團中心的Arthur分明是集團主導人物,甚至是Roundtable組織創始人。

當初一頭霧水的他怎麼沒想到呢?這下明白當日Gwaine對Arthur的善意提醒:一旦推心置腹告訴一個陌生人實話,等於把Arthur陷於危險中。身為秘密組織創辦人,若身懷異心的成員者出賣了這份情報,Arthur恐怕死無葬身之地。但Arthur還是選擇告訴他Roundtable集團的存在,堅持接納一個局外人成為集團一員。

這份獨特的情意...如果能讓他們姊弟團聚就好了。往後面對其他成員探究的打量或疑惑的揣測,Merlin也毫不在意了。

「Merlin。歡迎你的蒞臨。」居中的Arthur朝他友善點點頭。

「Mr. Pendragon,又見面了。」Merlin邁步上前,與成員一一握手。

過於公正制式的款待可說惹人失落,好似沒在Arthur胸中佔據一席之地,僅從交疊掌心瞬間傳來情人用力一握、傳遞久違的激情與心口噗通噗通的電流。Merlin明白縱使Arthur沒有明說、總歸是最愛他。因為兩人心中同時承載遠大高尚的理想,不需言語贅述。顧全大局的Arthur如此耀眼,吸引成員心甘情願尾隨其後,連Merlin也打從心底深深崇拜他,願意配合Arthur領袖的身份表現如矜持的左右手,於芸芸眾生中支持他濟弱除惡。

若不是愛他,不會一直打探消失的社工Pen Draig去了何方,不會認由Arthur在浴室對他胡作非為。第一次與Arthur談心的聲調與臉上生動的表情歷歷在目,他們的相處如智慧棋手對決,緊張刺激,帶股暖暖的愛溢滿心口。

握完手的Arthur將見識過的作戰能力隱藏於鑲嵌高級繡扣的挺拔西裝裡,臉上煥發的神情激起Merlin寧靜心海上的漣漪。

另一方面,Arthur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公正冷靜。隔了三週沒見到Merlin,平靜的俊美臉龐、如天鵝絨般柔軟的耳垂、緩慢的呼氣聲、促人聯想共渡春宵那夜溫暖的呻吟。這個甜美的小妖精,Arthur想著。無欲的渴望驅使腦海膜拜Merlin紅潤如櫻桃的唇形,向愛人至上最高的敬意,但礙於其他成員在場無法妄為,只能尷尬地清清喉嚨,按耐下重逢的喜悅,命令親吻Merlin的渴求鑽進暗不見天日的地縫裂蹔裡。

「這是Merlin,我們新加入的成員,請自行入座。」好不容易維持冷靜的Arthur做了個"請"的手勢,Merlin坐到圓桌Arthur的正對面,桌面早擺了平板,螢幕上灌入所需的數據資料。

「老大,這不公平啊?加入前不是要活動標把射擊測驗還有一對一搏擊過招,然後才歃血為盟嗎?Merlin怎麼全都省了呢?」戲謔的語調,不羈的Gwaine朝Percival眨眨眼,兄弟倆早套好招想見見Merlin使出真本事。

「Merlin已經從SP-9殺手追擊中救下了Elena,我以為這些足以證明他絕對有能力勝任我們的行動了。」Arthur探詢望向Harris兄弟,誰不知道他倆崇拜實戰成績,打定主意意圖深藏不露的Merlin露一手精準致命的槍法。

「我也同意對Emrys進行測驗,畢竟大部分行動不是鬧著笑的,面對的都是窮凶極惡之途。」身為美國緝毒局幹員的Leon Brittan附和,「一不留神恐怕會有性命之憂。還是測試一下,對我們、對Emrys都好。」

身邊的華爾街證卷交易員沒說話,向來服從多數的Arthur詢問他的意見:「Lancelot,你說呢?」

Lancelot Dulac沈默了一下,接著點頭贊成:「Leon說的沒錯,為了獲得眾人的信賴,我贊成Emrys通過我們的試驗。一干人早想見識紐約市警探精準的槍法了,他們射擊場實地練習完全不是鬧著玩的,訓練紮實度僅次於CIA。」

「我願意接受測驗,Mr. Pendragon。」籠罩在明亮日照下的Merlin果決的站了起來,覆蓋纖細體魄的針織衫下是鍛鍊有素的肌肉與站到前線的疤痕,「既然邀請我加入,沒理由唯獨我是特例,不需通過加入組織的測試。」

「紳士們,既然大家贊同來個公平正義的比試,等等再對Merlin Emrys品頭論足也不遲。」Arthur率先站了起來,碰了碰Merlin的手臂,彼此交換眼神沒說話,Arthur輕輕搖晃手指示意所有人跟上。「跟我來。」

六人隨著Arthur經過走廊往大廳末端的狹長空間走去,拉開一扇特殊處理的艙門,進入一間擁有完美隔音設備的私人教場。走道的藍光滲入射擊訓練室,Merlin看到的房間是一間足足一百公尺的密室,擁有完善標靶射擊設備與訓練用槍,旁邊的房間更是誇張,以帷幕隔開的房間一看就是訓練特勤人員與特殊兵種散打搏擊訓練的標準場所。Merlin的臉上浮現不可置信的紅暈:Arthur完全把他的私人寓所改造成Roundtable的訓練基地,若深處某房間出現尖端科技的衛星設備,估計他也不需要大驚小怪了。

「這些是我斥資幾萬美元改裝而成,隔音設施挑選最高級的素材,也不用擔心練靶有安全顧慮。」Arthur來到控制台的位置,從抽屜中取出訓練配槍安裝子彈,將裝好子彈的槍支遞給Merlin,「十米移動靶,一共十發,射擊三輪,平均中靶七發就算合格。」

Percival拿著計數表站到欄杆邊,Leon佔據後方觀賞視野極佳的座椅上。Arthur站到玻璃窗右舷,左右分別是就近想見識Merlin射擊水平的Lancelot與Gwaine。

由於體型遠比許多剽悍殺人的壯碩歹徒還削瘦,為求自保的Melrin在射擊訓練上是下足苦工的。戴上隔音耳塞,拿來訓練配槍隨意摸索一陣,優雅校槍、上膛、據槍瞄準、中靶,一氣呵成。如一樁展示公眾的藝術,而他是名出色的表演者。動視力完美擅長移動靶,毫不意外在此起彼落的讚嘆聲中達成合格標準。

「非常好。」接過Percival遞來的數據,眾人敬佩的掌聲中Arthur示意大家安靜,「再來是自由搏擊測驗。你有權任意選擇人擔任你的對手。千萬不要選Percival,他脆弱的心無法忍受擰斷同袍胳膊的罪惡感。可使用散打、拳擊、柔道技巧,只要壓制對方超過十秒,就算通過。」

眾人哄笑一陣,隨即起哄出主意的聲音紛紛四起。推薦對象直指一人:身為領袖的Arthur。期望見到Arthur與新人來個一決高下。Merlin明白大家想看Arthur出糗:期待他征服Arthur,或被Arthur征服。成員們是為了揶揄取樂,恰巧Merlin正有此意:「既然如此,是否有榮幸邀請最高傲自負、深藏不露的企業家擔任我的對手呢?想必你是近身搏鬥的佼佼者。」

「你要跟我近身搏鬥?」Arthur愣了愣。

「是。我只要你。」眾目睽睽的Merlin從沒這麼篤定。

「好,衝著你這句話,我接受你的挑戰。」Arthur被短短一句話激發優越感,為此就算摘下天上高掛的星星也願意。

不同於沾沾自喜的Arthur,曾被壓著吃足豆腐的Merlin可是做足了事前功課。為了擊敗身懷絕技的百萬富翁,三週以來不分下班多晚固定向搏擊老師求教,學習拆解特務套路的招數,連Morgause也誤會Merlin的勤學動機源於救援Elena行動中的挫敗,還特地下班後好好寬慰他半小時。

唯有Merlin明白:多渴望親吻Arthur,就多渴望擊敗他。

抱著成員對格鬥一觸即發的期待,Merlin這回不再讓步了。校場上的兩人是平等的個體,沒絲毫把柄旁落於人。看透特種兵手段的Merlin不再需要任總裁予取予求。浴室裡情人戲耍的擒拿術激發男性自尊的好勝心。就算柔軟脾氣性格好的Merlin,面對心愛的人也倔強不輕易臣服,不讓他刮目相看誓不善罷甘休。

「老大,面對蘆葦桿般的Merlin可不能自行放水。」Gwaine吹了一計口哨順手打開教場中心的燈光,酒店裡把他當透明人,沒惡作劇一下未免吃虧。被Arthur啐了一口要他尊重他秉公處理的格調。

「你竟然挑了第一把交椅的Arthur,我不禁欽佩你了。」Lancelot的手搭到Merlin肩膀上,無形支持Merlin擊敗他的決心。「Arthur不會放水的,他一向樂於切磋。」

「是呀,任手下胡鬧的第一把交椅。」Arthur看似與他的“圓桌武士”打鬧慣了,絲毫不擺架子。「你自己挑的對手,何不賭個大的更有樂趣:輸家要提供贏家一項服務。」既然欣然接受戰帖,身處風暴中心的Arthur接受全盤挑釁、總得期待來點甜頭。

「服務?什麼都可以嗎?」觀眾紛紛響起口哨聲,大家等著Merlin點頭,失序地慫恿排山倒海而來,曖昧張牙舞爪的氣氛一觸即發。

「好,一言為定。」Merlin首肯,隨即感受來自Arthur的血脈賁張,向來冷靜的他急欲證明自己,也不管代價是什麼了。或許是他贏了也說不定。

自信滿滿如Arthur隨即當仁不讓踏入教場,再自然不過地解開鈕扣,獨特自在享受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身為媒體寵兒的他一向擅長這個。沒有人能否認他有權展現對完美肌肉曲線的自戀,渾厚古銅色的胸肌彷彿希臘太陽神阿波羅般完美無瑕。沒意料對手不需先行更衣的Merlin瞠目結舌盯著這場脫衣秀,詫異地目光都直了。

「磨蹭什麼?還不快點脫掉上衣,你也不想毀掉身上這件法蘭絨針織衫吧?」Arthur指了指Merlin精心挑選與會的衣裳。這可是一位警探擁有最好質地的上衫了。

「喚醒那沉睡的干戈再起,我已上帝的名義, 提出警告。」Melrin自然讀出亨利五世的中的對白,優雅警告敵手停止囂張。

旁觀的四人禁不住面面相覷,不愧是Arthur欽點的人物,連亨利五世也朗朗上口。

「我特地邀請能背誦整段莎士比亞的Merlin加入Roundtable集團,就是為了教導你們這些只會欺侮同袍的莽夫。這下我們人才濟濟了。」然而Arthur接著附和補充:「我以上帝的名義,勸你小心,因為兩軍交戰從來沒有布大量流血,每一滴無辜的人流的血,都是悲慘的事,是沉痛的抗議。」

旁觀的幾人這下只能扶額,承認領袖獨特的調情方式非同一般。非常人所能理解。

與Arthur比起來,校場上的Merlin從不赤身露體,他緩緩褪去身上質地柔軟的針織衫,剩下內著剪裁合身的墨藍無袖背心,配上不及Arthur但自然隆起的臂肌,倒把他的襯托得無比勻稱,膚色更顯雪白。藍色瞳仁的雙眸散發晶亮,屹立絕然的氣勢一展無疑,步入教場的Merlin自帶無法忽略的獨特氣質,與本身深具存在感的Arthur交互輝映。

手腕裹上護腕,不得不說裸身的Arthur本身就是干擾注意力的存在,Merlin必須耗費比以往更強韌的精神把持住自己別胡思亂想。

「請。」Arthur做了相讓的手勢,他在全體人員間向來以有頭腦著稱,是個有主見擅長表達自我的人。搏擊技巧也在水準之上令人刮目相看。連受過專業特訓的Leon也不敢小看他,但Merlin不是普通人,他有定見,一路以來的學習能力也首屈一指。

隨著掛鐘時間流逝,切磋中的Arthur原本不打算使盡全力,但隨著對峙的Merlin今非昔比,這下確定Merlin不像浴室調情時不知所措了,回到警局的他肯定有備而來。於是也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對Merlin瞬間化解拆招驚嘆不已,改為冒險取勝。

主動進攻的Arthur不再懷抱小看Merlin的心思,實戰中根據戰況臨場自由發揮。他受到的訓練是特種部隊直取敵人弱點的格鬥方式,而令人訝異地Merlin沒有套路、沒有宗派,以單屬他獨特個性的風格,看似溫和抵禦卻創造實戰求勝的勝機。是種西方自由式全接觸徒手攻防。瞬間躲過Arthur的徒手襲擊。

「引人注目。」Arthur說。 圍觀旁人們大氣不敢出,深怕打擾巔峰的較量。

「你也是。以企業家來說只差我的教官一點點。真不考慮來警局一展長才嗎?」汗如雨下的Merlin差點喘息連連,還好鍛練過的肺活量非同一般。

「二度就業?等打贏我再說吧。」見Merlin圓滑活動拉低敵手的體力速度,蟄伏致命一擊的時機。Arthur率先掙脫混沌的困境,藉由反手箝制攫住靈活的Merlin往地板上摔。想不到Melrin以肘化解、立體技術往膝蓋橫掃過去,長短兼備、手臂藉力施展,扼住沒預料到的Arthur往地上一擰。

原以為最終能擊倒對手的Arthur頓時視角直盯著天花板,Merlin隨即欺身壓了上來控制他的行動。旁觀焦急的同夥們口中吆喝,連勝算較大的Arthur也為倒地不可置信。

「認輸嗎?」Merlin得意地制住Arthur,費盡心力才克制住局勢明朗前耀武揚威的衝動。見身下的對手拼命掙扎嘗試扳回一城,更加把他往死裡按。一抬腳跨騎到Arthur不安分撲騰的大腿上。

「唔...怎麼可能認輸。」男人的性慾與憤怒只在一線之間,被所愛的Merlin這樣奮力壓制簡直是玩火,下體上方是他迷人彈性的臀部,隨扭動而上下蹭過熱源中心,連一向瀟灑自持的Arthur也老臉一紅差點擦槍走火。最終反射性攫住Merlin的腰,腦海克制朝唇角烙上一吻與不顧場合將人就地正法的衝動。

喘氣聆聽讀秒的Merlin也驟然發覺這姿勢不太對勁,說不清道不平的曖昧,隨著Percival還未讀秒結束,神色莫測的兩人感受彼此逐漸腫脹的下體而尷尬萬分。

原本能掙脫的Arthur乾脆躺平了,反正掙脫開彼此也無法再戰,索性乖乖任Merlin壓著。「Merlin,我的手麻了...」

「七、八、九、十──!Merlin獲勝──。」Percival大聲宣判如同特赦,秉息以待的觀眾大夢初醒,峰湧上前分開纏鬥結束的Merlin與Arthur。Lancelot與Gwaine率先向Merlin真誠熱烈地道賀,Percival但笑不語。被簇擁的Merlin回頭望了望,遺留現場的Arthur掩住滿臉狼狽與自我厭惡、藉由Leon的友誼之手艱困起身。等回過頭來他已裹好沐浴用的長浴巾,腰間痕跡若隱若現。

「好小子,竟然擊敗Roundtable集團第一把交椅,Percy手下的高徒,真有你的。」Gwaine熟稔的攬肩,替Merlin擦去滴落的汗珠。「現在再也沒有人敢小看你了。」

「意思是我可以進Roundtable了嗎?」Merlin眨眨眼望著對他點頭的Lancelot與Gwaine,低首感激伙伴的恭維。「這得感謝Arthur願意賜教。」

「既然Merlin加入Roundtable的第一天就眾望所歸上演一齣扳倒我的戲碼,這下隨我們前去加州臥底不成問題了吧?」沐浴前的Arthur渾身熱氣交代隔天搭乘客機的瑣事。Roundtable集團準備隔天一早從紐約機場搭機前往溫暖宜人的加州,Lancelot已備好客艙機票四張,Arthur以Pendragon企業負責人的身份與名家公司的總裁會面,其他三人趁隙搜索他下榻的總統套房,趁其不備尋找手提電腦中買兇的證據。

「相關細節Lancelot等會與大家宣布。表演完這齣整個人滿身大汗,與Merlin必須好好沖個澡。」留下剩餘的圓桌武士商討加州臥底行動的佈局。Arthur領著Merlin前往淋浴間洗去渾身汗液。

寬敞摩登的更衣室擁有三間淋浴間與一座舒緩肌肉的溫泉浴池。毫不扭捏的Arthur將浴巾往洗衣桶一扔——不顧以短巾斯文拭汗的Merlin——裸身霸住中央那間淋浴間,兩手支牆任天頂花灑降下舒緩的水柱。

淋浴室瞬間蒸氣氤氳。Arthur連闔上玻璃門也懶,大概對Merlin沒啥好防備的,恐怕剛剛也是自信過剩才會栽在Merlin手上。

站到隔壁間順勢脫下背心,Merlin趁水柱聲漸歇又無法看清對方臉龐,總算有勇氣朝對方開口:「等沐浴結束,我有份情報要送給你。」

「沒還開口要求我兌現諾言,倒先送我禮物了。」Arthur抹抹滿面水珠往身上倒沐浴露,向隔壁的Merlin露出意有所指壞壞一笑:「說說看,一個被你打得滿地找牙的千萬富翁除了你能夠取悅外,還欠缺什麼?」

「跟你講正經的呢!」論到Arthur欺負人的能力,還真是不遑多讓。忿忿的Merlin隔著沒關上的玻璃門仔細端詳他,「是一個你一直想重新擁有的禮物。」

「是什麼?」帶點無賴氣與自戀的Arthur不受被Merlin擊倒影響,任水珠滴落毫不遮掩地掛到門板上,享受被調戲的Merlin羞澀憤怒的反應。

是時候反將一軍了。「大概是...Morgana吧,我猜。」Merlin說。當名字從他口中緩緩吐出,不意外接收到調皮朝他抹泡泡的慵懶大掌瞬間一僵,Arthur整個人抖了一下。

「我找到一個相似的人,是不是她還得由你親自確認。」Merlin以他最柔和的語氣說。

「遇到你以後,人生總是充滿意外驚喜呢!」Arthur繼續為Merlin塗泡泡,慎重的態度讓他不敢亂動。兩人間靜默了許久,Arthur才撥開披散開蓋住前額的金髮,看起來格外惹人心疼,「給我她的地址與照片,如果真的是她,你對Pendragon家族的恩情真是無以為報....」

「所以呢?以後對警官大人好一些,甚至服侍洗澡都親力親為?」Merlin刻意調笑舒緩緊繃的氣氛。

「不,我要送你更大的禮物。」Arthur環手把渾身泡沫的Merlin摟住,「就從明天的驚喜開始吧。以後凡事以你優先,這棟房產的所有權甚至可以成為你的資產...當然要不要你說了算。」

「Arthur...」還欲待說些什麼寬慰的話,嘴唇就被Arthur緊緊吻住,想掙扎又覺得過於殘忍,彼此雙雙糾纏直到無法呼息。

Merlin知道他送對禮物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ctoria 的頭像
Victoria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