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今日劇院上映的戲碼是著名的德國舞台劇「伊莉莎白」,改編自奧匈帝國王后伊莉莎白傳奇不任人擺佈的一生,描寫女性活出自我的偉大作品。舊金山歌劇院的二樓包廂擁有觀劇的極佳視野。率先抵達的Percival隨Merlin確認沒有安裝爆裂物,接著與Arthu在大廳等待契約夥伴Odin McKeown,背後廳內空盪的座椅包覆杏紅椅套,室內散發水仙擺盆的淡雅香氣。蓄勢待發的Merlin肩線緊繃,見他明擺著警探查案的一張臉,Arthur忍不住調笑說再這樣下去他打算來點驚世駭俗的舉動──譬如隔著簾幕把Merlin壓在石牆磚上親吻,壓著Merlin纏繞的雙腿,腳踝上的Tricker's皮靴怎麼蹦躂也不鬆手──Merlin嘴上回應「這可是不是開玩笑」,面上的表情鬆懈下來,不合時宜的情話引發胸腔心臟劇烈鼓動,提醒盈滿愛的生活遠遠勝過復仇。邂逅Arthur是漂離人生唯一的避風港,而憎惡的Odin McKeown只是滄海相逢的過客。於是Merlin放鬆下來,聚精會神扮演好職業保鏢的角色。

受到屬下簇擁的Odin McKeown很快踏上歌劇院的階梯。在Merlin看來,Odin McKeown是個愛慕虛榮的法國裔,雖然人生以居住美國居多,卻繼承法國人的習性── 熱衷於美食、美酒、時尚,對大蒜調味敬而遠之。蓄鬍的他遠比其他陰柔的化國形象更加陽剛,不是追逐旅美法國名媛、就對身邊女模特兒的穿吹毛求疵。混血的他繼承美籍父親貪婪的習性,不顧道義收購幾樁引發法院與媒體關注的重劃住宅區,每回都聘請菁英律師團弭平爭端、無罪開釋。

對這樣一位浮誇的男人是奪去他與Elena摯愛家人的幕後兇手,同是歐洲後裔的Merlin只覺得人生如戲。好似一齣諷刺的喜劇,而Odin McKeown是戲劇舞台的丑角。身為戲劇藝術總監的Merlin布下天羅地網要Odin McKeown提早下台一鞠躬, 免得不稱職的丑角破壞更多家庭觀戲的喜悅,早日將他驅逐出瞬息萬變的舞台為妙。

如此想著的同時,尾隨Arthur的Merlin盯著被保鏢環繞、遊戲人間態度的Odin McKeown,過去的怨懟消失了,取代的是導演整齣行動的躍躍欲試。

總是扮演性靈相吸的情人與忠誠伙伴的Arthur則恢復Merlin不熟悉的商業鉅子形象,一身與平日英式風格不同的義大利訂製銀灰西裝,時尚、優雅又剪裁奢華,寬大的劍領加強上半身倒三角的線條,看起來正式、權威又果斷,魁梧的外貌有股不妥協的架勢。要不是親身比試過,誰想的到這樣一名適合西裝的總裁竟然精於搏擊與近身格鬥,深藏不露創造了除惡濟貧的圓桌集團。

「初次會面,McKeown先生。」Arthur一如既往禮貌性伸出手。歌劇院包廂提供隱密的遮蔽,提供足夠隱私給企業龍頭進行秘密協商。

「Pendragon先生,久仰大名。之前幾次你不通融,這次總算答應雙方的共建案了。讓我們一同攜手創造更宏大的商機。」Odin McKeown握住Arthur的手,被孔武有力的手狠狠一握,面上卻不好洩漏痛楚。皮笑肉不笑的盯著笑意盎然的Arthur。

「弄痛你了,對不起。健身房訓練抓握力,下手力度難免大了點。」看起來誠意十足的Arthur邀請Odin McKeown進入包廂,臨去前俏皮地朝Merlin使使眼色,孩子氣的行為令Merlin頭一歪強忍胸口溢滿的甜蜜與嘴角笑意。

等上司們步入布置精美的包廂,剩下Merlin與Odin McKeown兩個魁梧的保鏢守在門外,膚色較黑的似乎擁有墨西哥血統,另一個則是個光頭髮型。兩個高馬大的男人上下打量精悍的Merlin,無法置信Arthur Pendragon的貼身隨扈是如此一個秀氣的男人──銀灰色西裝佩帶潘德拉貢紅領帶,象牙白膚色搭配高削顴骨更顯精緻,高腰褲凸顯修長的長腿,蹬了一雙Tricker's皮靴。相較兩個處理暗殺、綁架、攻擊的保鑣,Merlin藝術品般的外貌更像Pendragon企業的高級機密──不過等Percival緊接上樓與守候門外的Merlin會合,對方也收回目光關注職守,沒再對Arthur Pendragon纖細的用人品味上投入更多關注。

Merlin隨身配戴的保安用耳機經過自己特殊改良,方便隨意志切換頻道。收音器接在Arthur的象牙袖扣上,還有潛入McKeown房內的Gwaine身上,以便於聯繫。目前為止一切順利,Gwaine通過總統套房門口的保全、假冒某位上吐下瀉的倒楣服務生名義,與Leon兩人順利潛入酒店的總統級套房。重要的筆電收納於室內保險櫃,藉由安裝好的針孔攝影機拍攝到的密碼,Gwaine順利取出記載所有違法交易紀錄的筆電,趁著McKeown與Arthur對談時竊取數據。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過去的Merlin不是沒參與過警探面對犯罪的搜查行動,但這次意義遠遠不同,原來蒐證改變自己一生的罪犯是如此忐忑。Merlin強迫回想Arthur部署他們的攻堅行動,一旦有風吹草動,就兩人一組突破重圍,務必要將物證傳送出去。

「到手了。」只聽見耳機那頭Gwaine冷靜簡短的回應。Merlin朝Percival使使眼色,知道過沒多久Gwaine將傳遞拷貝好的數據給偽裝成高大男侍者的Leon,放進褥推車底交給他傳送下來。Percival偽裝成外場巡邏前往通道外協助飯店外的接應。於是與McKeown的保鏢打過招呼後,藉口巡視撤到員工專用的通道內接過Leon複製的隨身碟,電腦則由Leon送回原本的保險櫃。從耳機中寥寥數語的通訊,Merlin知道一切如當初Arthur的計畫般一氣呵成。

Odin McKeown的保鏢不疑有他,外場也有屬於他們的人馬正在巡邏。等Merlin神態自若將耳機音頻切回收錄Arthur談話的頻道,熟悉鬥毆的他耳尖聽到耳機內男子爭執的聲響,當下警覺不對。一旁的墨西哥裔保鏢輪廓深邃的臉上也神色有異,突然兩人動作起來,Merlin掏出槍托往扭打過來的墨西哥裔保鏢脊柱一敲,西服背後的單岔大幅度飛揚。對方口中還來不及傳出悶哼、腿一軟瞬間昏死過去;另一名保鏢反應也快,一計狠招就這樣招呼過來。拜老天所賜,動作遠不及NYPD的搏擊教練訓練迅速,使Merlin有反擊的機會,來不及鬆懈就與對方見招拆招,但還是阻止不了虎視眈眈的保鏢掏出手槍,吆喝他趕緊拋棄腰間的武器扔過來。

解下腰間配槍的Merlin維持不挑釁的原則,緩緩蹲下放下手槍、踢到保鏢腳下,雙手配合上舉,眼神機警地轉動尋找空隙。包廂內突然傳來重物落地的悶聲,令Merlin心中警鐘大作,趁著對方注意力轉移的空檔,順手抽出Tricker's皮靴內暗藏的迷你鋼筆型電擊器往敵人頸側擊去,頓時收到對方激烈慘叫。大動靜被璀璨舞台上奧匈帝國王后Elisabeth高亢激昂拒絕當國王的傀儡、戲劇主題邁向高潮掩蓋過去,舞台下樂隊演奏澎湃撼動,與保鏢昏厥前的淒厲成強烈對比。

不顧身後昏死的兩副軀體與舞台上張力十足的歌喉,Merlin狠狠撞開包廂房門,只見Arthur疲軟倒臥座椅上、像失去絲線牽引的戲偶,桌間傾倒的高腳杯、未喝完的香檳沿著桌緣點點滴落,而Odin McKeown抽開餐巾,一支裝滿透明液體的注射針正對著昏厥Arthur沾滿澄色酒液的上臂。

「不!!」說是遲那是快,不知哪生出蠻力的Merlin縱身撲向Odin McKeown,來不及下針的Odin McKeown沒料到看似戰力薄弱的Merlin力氣如此之大,一時不防被撲倒在地,迎來警探實戰經驗累積的重重一拳。手上的針筒一鬆滑了出去,掉進包廂簾幕的間隙裡。處於上方優勢的Merlin手槍穩穩對準Odin McKeown,激烈的扭打迫使黑色瀏海散了開來。

「你把Arthur怎麼了?」不清楚Odin McKeown使用什麼手段對付Arthur,向來不崇尚暴力的Merlin急紅了眼。不知哪來的蠻力用隨身攜帶的手銬與身上的領帶順利把Odin McKeown捆了個嚴嚴實實,確定插翅難飛才穿著粗氣連忙罷手。

望著地上打翻的香檳,就怕香檳裡下了什麼劇烈毒藥。Merlin突然想起以往NYPD不屑使用的刑訊手段,甚至打破原則直接把他綁到逃生梯嚴加審問,就為了逼問兇手吐露實情。旁邊全身癱軟的Arthur令人憂心忡忡,忍不住用耳機聯絡Gwaine與Percival請求支援。

「給你十秒。你有權力選擇不說。但如果你不說的話,這裡有電擊器、還有你本來準備向Arthur注射的注射針筒,裡面想必不可能是營養補充劑這麼簡單。你自己選吧。」Merlin居高臨下瞪著Odin McKeown。這個男人曾經奪去他的母親,現在又妄想奪走他的愛人,絕不能任他得逞。

望著Merlin手中滴著液體的注射劑,還想頑強掙扎的McKeown突然雙腳一軟:「我知道了,我說。他只是喝了加有強力安眠藥FM2的香檳而已,死不了的!你手中的針劑是高純度的古柯鹼,本來打算用來操控他,但藥劑落入你手裡了。」養尊處優的McKeown向來崇尚適者生存,見憤怒的Merlin雙眼泛紅,彷彿Arthur Pendragon的遺族般,知道眼前精悍的男人千萬惹不得,否則逼到臨界點死就是他的死期了。抓準眼前的保鏢已經喪失理智,只好見風轉舵道出實情,免得眼前的保鏢徹底失控。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實話?」Merlin作勢將針劑注射進McKeown的靜脈內,這下McKeown拼死抵擋也不屈服,「絕對千真萬確,饒了我吧。」

「你這個以毒品操縱手下的人渣!」稍微放下心頭大石,Merlin終於放下手中的針劑,回頭扶起昏厥蒼白的Arthur:「Arthur,你醒醒...」輕易察覺的溫快柔從Merlin的呼喚中流洩,連McKeown也注意到了。

「Arthur?你直呼Pendragon的名字?,看來你們很親密。今天注定栽在Pendragon企業與加州警方手上,我只好認了。」Odin McKeown見大勢已去犯行曝露,索性坦承一切。原來他早接獲東歐集團SP-9的接獲密報、提及有人尋找雙方勾搭的證據,幫助警方與FBI追查他的資金流動。合資者避之唯恐不及的時刻,Pendragon企業竟然答應多年前不肯同意的合作案。向來多疑的Odin McKeown既然與黑道淵源頗深,自然對Pendragon企業拋出橄欖枝心有存疑。礙於巨大的收購利益,Odin McKeown還是同意與Arthur Pendragon的會面。但習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Odin McKeown早備好溶解安眠藥Flunitrazepam的香檳,一旦Pendragon企業的負責人表現出與警方合作的跡象,就以摻雜藥物的香檳迷倒對方,再藉機逃走,他的私人飛機正停在停機坪,隨時助他逃往墨西哥邊境。

隨著兩位總裁商務性的對談,Odin McKeown發現保鑣擅離職守,直覺現場明確有警方埋伏。於是打開法國羅斯柴爾家族香檳,無色無味的錠劑沒引起任何人懷疑。以為飲酒只是權宜之計的Arthur隨McKeown啜飲幾口,直到McKeown追問是否與警方合作、頭部發暈才發現不對。站起身的他試圖制伏對方、再呼喊Merlin進來。但不敵強烈的藥效發作,沒支撐幾秒就眼睛一閉失去意識。

憎惡Pendragon企業負責人與警方合作,準備玉石俱焚的McKeown打算用高純度毒品毒害Arthur再搭機逃走,卻被闖進來的現役警探——也就是Merlin逮個正著,這下是插翅也難飛。



「就算你綁了我,你以為你們就能扳倒我了嗎?不,沒那麼容易,等我出來以後,我會東山再起,嘿嘿嘿...」McKeown仍然做著困獸之鬥。


原來他絲毫沒發現罪證已經被圓桌集團奪取?Merlin想是揭曉一切、宣布他只剩下這點時間苟延殘喘,公布真實的身份也無所謂了。「不,Arthur沒有與加州警方合作,現場更沒有FBI。但是你非法的所作所為自然早有證人,那就是我。」

「你?你是誰?」

「記得向你抗爭了四個月的重劃區領袖Hunith Emrys嗎?...沒有你的所作所為她不會心臟病發...而我是她唯一的兒子。現在你明白了吧,為了摯愛的母親,為了可憐的Elena Douglas,我日以繼夜尋找到你非法殺害與違法拆遷的罪證。現在罪證在我手裡了,加上受到保護的Elena的證詞,這回就算有紐約頂級的律師團隊,你也逃不了了,永遠失去東山再起的機會。」

挺直胸膛俯視Odin McKeown的Merlin異常剽悍,早不是當初十幾歲的柔弱少年,即使Odin McKeown不認識他,棘手的首領Hunith Emrys與Douglas一家存活的女兒Elena Douglas,Odin McKeown再健忘也忘不掉氣勢與身家上勢均力敵擺脫不掉的女人和女孩。隻手遮天為所欲為的墮落終有踢到鐵板的一天,Odin McKeown知道眼前這名陌生的保鏢不會輕易放過他,逃不到墨西哥了。

「你下半輩子必須在監牢中度過,好好贖罪。」Merlin蹲下身將Arthur的頭溫柔摟入懷中,端詳陷入熟睡的他,難得一見語帶威脅,「你得慶幸Arthur只是喝了強效鎮定劑,如果注射了古柯鹼,我不惜拿槍斃了你為民除害。」

過量的Flunitrazepam必須立刻送醫洗胃,幸好Arthur服用的劑量頂多睡上一天一夜就會甦醒,加上低劑量不會造成人體神經中樞極大的永久損害與恐怖的呼吸抑制。Merlin小心撥弄Arthur額前散亂的金髮,以"Arthur只是睡著"的認知說服他面對仇人別作蠢事、平白弄汙自己的雙手。

天知道如果失去Arthur該怎麼辦,他該何去何從。剛被摀熱的心瞬間化為冰山,想像沒有Arthur的世界令他打了個冷顫。

等支援的Percival趕來,看到的就是震撼人心的畫面:衣衫凌亂的Merlin懷抱倒臥依舊擁有高貴風範的Arthur,湖水藍的眼中盈滿不安、害怕與悸動,如水的眼波吶喊"幫幫他,我需要他醒來"。被警探眼中自帶的語言所撼動,Percival小心翼翼朝緊抱不放Arthur的Merlin身邊蹲了下來。知道他服用了鎮定劑,探查生命徵象後的Percival終於鬆了一口氣:「Arthur會沒事的,放心好了。但是我們必須趕緊帶他離開做全身檢查,確認McKeown沒說謊。」被領帶塞滿嘴巴的Odin McKeown應該隔不久便被聞訊趕來的加州警方逮捕,竊取的罪證數據也早傳到雲端資料庫,經連線的Lancelot分析數據郵寄到NYPD警探組長Morgause的電子郵箱內。這次他是插翅也難飛了。

將Odin McKeown下手捆得更緊確定無法掙脫,Percival從Merlin手中接過沉甸甸的Arthur。以身為餌的Arthur若是清醒,想必也願意為中毒的伙伴下達撤退的命令。眷戀不捨得的Merlin脫下防彈衣為他穿上,緊隨其後踏過門口倒臥橫陳的兩名保鏢,階梯口是聞訊而來氣喘吁吁的Leon。

心緒紛亂的Merlin隨同Percival與Leon的腳步,敏感如他突然聽到身後窸瑟的動靜。殿後的他直覺不妙,回頭張望發現遭受電擊的光頭保鏢竟然舉起左輪手槍、直指Arthur的方向。

幾乎不需動腦思考,Merlin憑藉本能身形一竄、電光火石朝手槍踹去,單薄的臂膀阻擋在子彈與Arthur中間,隨即胸口一陣劇痛,耳邊是Leon焦急吶喊他的名字。承受不住疼痛的Merlin滿意盯著踢飛手槍在空中劃出的弧線,嘴角泛出滿足的苦笑: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也會選擇這樣捍衛Arthur,他的陽光,他的生命。

往後倒的Merlin失速墜落、落入Leon上前接應的懷抱,胸前冒出的鮮血如逐漸乾枯的生命之泉,引來陣陣鈍痛與尖銳的刺疼。咬緊牙關確認Percival照護的Arthur毫髮無傷,得到兩位伙伴保護Arthur的口頭承諾後,等待疼痛平息的Merlin再也支撐不下去,放任自己失去意識。如舞台上最後的伊莉莎白,最終敞開心房得到自我、殞落等待死神的降臨。



**********


眨了眨沉重的長睫,眼前是高雅套房別緻的玫瑰色拉簾,一陣淡淡的紫丁香香氣從敞開的窗櫺旁傳來,Merlin心想"難道我回家了"?耳邊傳來驚動的呼喊聲,「他醒了!」

好不容易睜開雙眼的Merlin發現必須開刀取出肩岬骨子彈的他已經從恢復室回到普通病房,而且是要價昂貴的單人自費病房,窗外是飛雁游水的人造湖還有種植七彩花瓣的花圃,還有供休憩的石椅與大片綠茵,提醒他身處暖和的加州而非冰封的紐約。自費病房隔離普通病房隱約的消毒水味與噪音,病床旁是想都沒想過會現身加州的老房東Gaius Middleton、與看似兩夜辦公無法闔眼卻硬笑得精神奕奕的Arthur Pendragon,滄桑卻欣喜若狂。

「Arthur!你沒事了?」Merlin看了一眼鬆了一口氣的Gaius與嘗試湊近的Arthur,隨即因碰痛傷口被老者扶著躺下。推進手術房取出子彈前,Merlin一直掛心尚未甦醒的首領,是Leon提醒他先治療自己,保證等他麻醉退了之後Arthur會完好無缺地站在他眼前。

「我這種混世魔王沒那麼容易被扳倒的。」嘴上說著詼諧玩笑,目光含情脈脈遠比任何時候還溫柔,礙於老者在場不好太過露骨,但撫摸Merlin頭髮的舉動也足夠親密了。「沒想到誤喝了香檳。醒來後Leon拼命催促我做血液毒物檢查,檢驗報告結果確定沒有毒物殘留,就是現在頭有點重。」

看Arthur還懂得自我嘲諷,大概沒大礙了。Merlin這才轉向身邊的老房東:「你不是遠在紐約嗎?怎麼到這裡來了?

不得不說Gaius的出現宛如一劑定心丸,陌生的病室有一種家的感覺。

「你認為聽到你中彈的消息,我還沉得住氣嗎?你的上司Morgause或許還能待在紐約辦公,我卻坐不住了。還是立刻訂了商務艙飛一趟,親眼眼見為憑才安心。」

「醫生怎麼說?」

Arthur思索了一會,與Gaius對看了一眼,決定把醫師的原話照本宣科,只是委婉許多:「子彈已經取出來了,幸運射中的是肺部以上的部位,沒傷及內臟,但是子彈貫穿的彈道恐怕傷到神經叢,左手的運動有沒有受影響恐怕得檢查完才能確定。」

「所以我的左手可能報廢了?」胸口被大量紗布束縛住的Merlin根本無法動彈,試著動動手指,卻因無法忤逆痛覺而失敗了。

「或許沒那麼嚴重,得經過精密的斷層掃描才能確定病情,寶貝。」Arthur說。

臉上一陣熱辣,如不堪負荷火焰顫動的樹枝,不僅震驚於左手功能是否恢復,還有叱吒商場的Arthur Pendragon當著老者的面公開他們的親密關係。如同蜜蜂飛過庇蔭的長方形樹叢,或盤旋於疏落沾滿雨露的忍冬花,現在Merlin只能像個奏著低調的風琴,掀蓋現出瞬息萬變的風情。

「不用害羞,我都已經知道了。」Gaius說。頭回與聞名華爾街的富商接觸竟是這種場合,坦承的Arthur見到老房東毫不忌諱表達對Merlin的眷戀,聰明的老者自然猜到Arthur Pendragon不僅是圓桌集團的領袖,更是Merlin的情人。「我訝異於媒體版面的焦點見到我的第一句話竟然不是客套寒暄,而是和我詳細解釋你中彈的狀況,這麼有擔當的男人絕對能改變你對有錢人紈褲又揮金如土的印象,是吧?」

難得一向臉皮厚的Arthur被稱讚搞得窘迫異常:「關心則亂嘛!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Merlin的手治好再說。」

門外自願負責擔任崗哨的Percival、Gwaine與Leon聽到裡頭的談話聲,魚貫湧入探視Merlin。站起身讓出位子的Arthur雙手抱胸微笑等他們一一確認Merlin的情況。Leon口稱他為英雄,Percival擔心觸痛他的傷勢不敢靠近,Gwaine給Merlin來個兄弟的擁抱,冒險取得的罪證已經交給NYPD,現在Merlin的直屬長官Morgause McGregor正忙著申請逮捕令與住處搜索令,加州警方也以謀殺未遂的現行犯罪行居留Odin McKeown,這下是插翅難飛了。還不待他們交談結束,Arthur咳了兩聲示意Merlin需要多一點休息時間,識相的三人眨眨眼"喔"了一下、簇擁笑瞇瞇的Gaius離去,留下兩人私下獨處。

「這群人不鬧騰就不甘心,大概出於對你的喜愛吧。」Arthur指了指門外說。對Gwaine朝肩傷的Merlin摟摟抱抱,心有芥蒂表達不滿。

「Arthur...你這是吃醋嗎?」Merlin嗤笑一聲,等氣氛緩和下來撓撓Arthur的腿。他們有時候會這樣表達親暱:握住對方的手、手指糾結,再輕輕碰觸對方的腿或身體,笨拙如同急於引人注意的小狗:「他們眼見我中彈,比自己中彈還急。我想雖然慣於血濺沙場,但看到瘦弱如弟弟的新手中槍,難免惻隱之心大發。加上你也昏厥過去,沒想到一趟行動折損那麼大,他們想必急壞了。」雖然這是他們一同出生入死的第一次行動,但Merlin擊敗Arthur的比鬥之後,圓桌集團的其他成員明顯將他當成兄弟間的一份子。Leon更是抱持照顧菜鳥的心情照看著他,對他中彈特別愧疚。

「是我太自負了,害你身陷險境。」Arthur懺悔地說,「你不該把防彈背心給我的。」

「我別無選擇,我太關心你了。」Merlin二話不說吻了他,再挽住他的手臂。「而且誰想得到光頭佬竟然還醒得過來...看到他拿槍對著你,好比整個人掉進冰隙裡,心臟都停止跳動了。」

「我也是。等我醒來,Leon說外科醫師正從你肩膀下取出子彈,我就發現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混球,竟然失策錯飲那杯香檳。等待你甦醒的這段時光,我害怕極了,從Morgana的事後,從沒這麼害怕過。甚至懷疑創造了圓桌集團,是不是嚴重錯誤...」

「嘿,沒事,我在這裡呢!」自責自己勾起Arthur不好的回憶,Merlin張開雙臂摟住看起來挫敗幾乎哽咽的房地產大亨,在他柔軟的金髮上烙下一個溫柔的吻,「我就在這裡,哪裡也不去。成為圓桌集團的一員是我做過最崇尚自我的事,寧願絢爛的活著,也不能苟存著凋零,對吧?」

「很高興你支持圓桌集團的理念。」Arthur真的很想重新探索Merlin身上每一分、每一吋,感受手下溫熱的膚觸,發洩高昂又困惑的情感,但擔憂傷害到他,還是住手了:「你待在恢復室尚未甦醒時,我很怕沒機會實踐你的願望。既然有辦法打贏我,不能就這樣一聲不吭撒手離開。」

聯想到手術中的Merlin情況未卜,穿梭的護理師介於隱私權保護無法透露更多訊息,昏睡一整天的Arthur後悔來不及聘請私人醫師為Merlin直接診治。從Leon的事後口述:受到槍傷的Merlin於急診治療雖然不需簽署治療同意書,但沒有任何親屬當場簽署手術同意書,幾個圓桌集團的伙伴見情況緊急,督促醫院花點時間啟用特殊規定,由醫療小組聯合簽字才動刀。這一來一往折騰害Merlin多痛了好幾小時。愧疚地Arthur只能向天祈禱未來給他機會好好補償他,因此暗自著手一些相關手續。

「我不會離開的,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Merlin沒想到Arthur聯想到深層次的議題上,只覺得眼前年長幾歲的歷練男人怎麼比孩子還難哄。「倒是我與Odin McKeown對峙時徹底說開了,算是為母親報了仇,以後再也不需要拘泥於回憶的泥沼中,他不再是我的夢魘,從今往後我自由了!」

「恭喜你,吾愛。」Arthur為重獲新生的Merlin容光煥發的面貌吸引,上前親吻Merlin的嘴唇,「以後我絕不再容許你擋在我面前,未來我們並肩同行,誰也不離開誰。不如我真的聘請你當我的貼身保鏢吧,這樣就能名正言順佔用你的時間了。」

「不行,當警探跟當保鏢還是不同的,我想幫助更多與我遭遇相同的孩子。」Merlin說,「況且警探的身價是很貴的!看在合作的第一樁案子成功入罪Odin McKeown、給我機會掙脫過去深陷的泥沼的份上。我願意抽空去你那裡兼職,幫助你這個心有旁騖的總裁專心工作。」Merlin溫柔幽默地說。

脫離驚險後的氣氛如此融洽。他喜歡眼前這個豐富深沉的男人,Arthur也喜歡他無法歸類兼容並蓄的特質。Merlin奇妙的質感,與矛盾綜合體的Arthur相處特別輕鬆,Arthur也感覺每回與Merlin在一起終究變成平凡人,連財富也是平凡無奇。


短暫的溫存伴隨溫馨充滿整座病室,不合時宜的敲門聲打破這份寧靜,Arthur與Merlin轉過來望向音源,門外傳來Leon的詢問:「Merlin的長官託人特地從紐約來探望他...要讓她進來嗎?」

「既然遠道而來,就請她進來吧。」Merlin安撫了低聲抗議他不注重休養的Arthur,穿著病服的他朝門外說:「請進。」

將都會襯衫卷到手肘處,能將高級訂作穿成休閒作派的Arthur起身站立一旁毫不遮遮掩演,看起來雍容大氣,儼然同居男友自居,不禁讓人好氣又好笑。

原本Merlin以為訪客是Morgause位於加州的舊相識、或NYPD某位熟識的警探,進來的卻是一位黑髮綠眸的妙齡女子,一個華麗漂亮的女人,帶點風霜的眼尾流露聰敏冶艷的風情。

「你就是Merlin Emrys?我是Nina McCartney,謹代表Morgause前來加州替她獻上祝福、祝你早日康復。 」美女從精緻的妝容看起來風塵僕僕,似乎剛抵達機場就馬不停蹄前來醫院,「她得到你臥底取得的數據了,正忙於分析比對。又聽說你受了槍傷,只好親自替她跑一趟,順便幫你把住院證明帶回紐約請工傷假。」

「Morgana...」不僅Merlin震驚於這樣的場合見到上司的女友,身後的Arthur也走上前來,臉上滿是失而復得的喜悅與百感交集。


   




(待續)


後記:

終於寫到姐弟重逢啦!\(^o^)/

一開始就設定好的環節竟然要寫到跨年後才完稿,作者我也心情焦急啊,
好不容易終於完成這部分了,真是喜極而泣。
同人裡的亞瑟真是個遊手好閒的總裁,果然是因為Morgana建立的根基夠厚,才能又創立圓桌集團吧。
至於梅林身為警探的部分,這章終於讓他擁有更多發揮了,參與行動捍衛男友真是男友力滿滿,作者我寫的很愉快
也希望大家喜歡啦(*´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ctoria 的頭像
Victoria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