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能打動人的永遠是真實的力量。聽到廣播劇第四期雖然關注點離不開廣播劇整體的表現,但不可忽略作品創作背後蘊藏很深的真情,感謝CV稱職地把角色的真實挖掘出來。以廣播劇而言,無論後期風格或細節設計的處理,只要忠於創作的忠實和維持自然狀態的追求,許多差強人意不是那麼舉足輕重。總體來說第四期除了背景音樂音量的不協調外,角色細膩的情感算是可圈可點。

 

《社交溫度》廣播劇 第四期預告

第四期的預告換成宋遠旬的獨白令人驚喜。整齣廣播劇一共六期,前三期的預告是方朝暮對交換生生活和對Andrew的種種描寫,是時候換宋遠旬出來對扮演Andrew與方朝暮交流究竟是如何看待了。預告中明朗化了宋遠旬對方朝暮的感情:他不是抱持玩弄同窗的惡霸心理,而是想碰、想接近、想擁有貨真價實的方朝暮、得到獨一無二的信賴。這段宋遠旬視角的預告編寫的非常好,回應方朝暮彷彿單箭頭的感情。

 

頭一次聽我總認為小紅軍的詮釋哪個部分不太對勁,配合字幕重聽了一次就沒有違和感了,最後發現原來是宋遠旬日記的台詞過度不生活化所導致。也正因為不生活化,就印證了「當愛情輕敲肩膀,再怎麼對詩情畫意不屑一顧的男人也會變成詩人」,宋遠旬可說是被愛情沖昏頭,從一個很冷淡的人設突然變成深情款款(笑倒),對自己向方朝暮的隱瞞充滿內疚。聽到他如此內疚終於讓人放下心中一塊大石,不再擔心他是個網騙或是花花公子人設、試著作弄對他死心塌地的暮暮。

宋遠旬/小紅軍在這段獨白中充滿了深層的情緒,有自省、有內疚、有深情款款,但全部鋪陳的走心氣氛就在方朝暮那連環call般的「Andrew Andrew Andrew Andrew Andrew」中給掀翻殆盡了(笑cry),我不清楚是劇組為了扭轉嚴肅的氛圍想活絡氣氛才做如此的安排,但這種安排確實非常喜劇化,每次聽都笑翻(套句我這邊的說法,這段「方朝暮就是在叫魂」,身為聽眾很莞爾)。應該可以解釋為宋遠旬腦中全被暮暮佔據了,腦海中無時無刻回放方朝暮呼喚Andrew的呼喊聲。就像是我現在每回重讀小說原著,腦海會自動調出記憶庫中所有兔兔配的方朝暮台詞一樣。不會感到困擾,就是很訝異於何時我的記憶力這麼強烈了,大概聲音的印痕還是超乎理性腦的理解範疇吧。

 

 《社交温度》廣播剧 第四期>

第四期廣播劇可說是宋遠旬以宋遠旬身分向方朝暮示好的求愛三部曲。第一階段是宋遠旬自主提議開車載暮暮回家,車上方朝暮因暖氣適宜的溫度舒適到昏睡過去,宋遠旬癡癡守著暮暮的睡顏剖析自己的感情:「是想擁抱、想碰觸,想佔有」,希望跨越Andrew獨佔方朝暮的一顰一笑。第二階段他假裝Andrew疲於工作不回覆方朝暮的留言,試著冷落方朝暮,再以校園社交圈的生活方式把方朝暮拉入他的交友圈:無論是周夢的飯局邀約、亦或張冉宇問手機號碼,都是宋遠旬默許下的刻意為之,當然結果是失敗了。第三階段的方朝暮生日尋求Andrew的陪伴,宋遠旬恰巧從長輩駛車出來遭遇爆胎,他靈機一動把爆胎的車駕駛到方朝暮家門口附近,明著請方朝暮下樓協助聯絡保險公司,實則擔心放他生日獨自一人形單影隻。宋遠旬一連三階段式的友善討好連一點火花都沒點著,在方朝暮而言他永遠只是一個必須保持社交距離的同鄉學子,「宋遠旬」這個身分在方朝暮這裡彷彿一道被法師下蠱的魔咒、永遠施展不開。方朝暮對他始終僅止於一位再普通不過的同窗,甚至想趕緊打發他離開以便繼續和通訊那頭根本不存在的Andrew獨處。

宋遠旬不是沒有嘗試,只是宋遠旬的優點全無法吸引方朝暮,他的顯赫家世、鶴立雞群的挺拔外貌和領袖氣勢完全失去吸引力。向來不懂委曲求全的宋遠旬不禁暗自羨慕一個幻想出來的“普通人”形象:「希望自己換個外表,就按照方朝暮希望的來長,是個五官平凡的二十九歲機械工程師」。方朝暮生日那晚被急於恢復平靜的暮暮送下樓之後,宋遠旬只能專注於扮演Andrew這個普通人的角色,為了哄通訊那頭的方朝暮開心。依我看來,宋遠旬這人是個非常溫柔的紳士,懂得放低姿態示好、懂得對方想要的只是單純的陪伴,懂得不破壞方朝暮的自尊強取豪奪,和很多被浪漫化的恐怖情人比起來、人品好了不知道幾百倍。閱讀的時候,自然也支持宋遠旬對方朝暮的心意。前三期林予曦把方朝暮表現的很好了,第四期以後的小紅軍營造宋遠旬這樣一個人格時,也表現的可圈可點。


下面根據第四期三個段落進行探討,提提自己的看法。


>>第一階段示好

廣播劇一開頭,宋遠旬提到「我成為他最痛恨的人」,我認為"痛恨"這個形容情緒過於強烈。既然方朝暮能接受宋的好意搭順風車,足以見得他對宋是帶著"惱怒,冷淡,敬而遠之",但絕對沒有到痛恨。如果痛恨的話,以方朝暮的烈性想必寧願睡在實驗室也不接受宋遠旬的施捨。對這個形容詞的執著只是我個人的一點淺見,一個原著黨小小的吹毛求疵。

一同回家方朝暮爬不上越野車的這段描寫,聽廣播劇的小夥伴認為方朝暮是不是很矮,我的關注點倒是宋遠旬開越野車凸顯了他家大業大擁有開拉風大車的習慣,和父母為教職宛如小家碧玉的方朝暮生活環境格格不入,藉由小插曲帶出兩人南轅北轍的差異,是作者很精妙的安排。兔兔配的暮暮這段指路時的疏離感掌控得很好,對襯宋遠旬車內糾結播放曲目的內心鬥爭,形成鮮明的對比。只是方朝暮幾次不明究理的喘氣 純聽劇的人還以為宋遠旬是不是偷親他(應該不只我這樣以為吧XD)。


宋遠旬觀察暮暮睡顏這段小說寫的很動人,千完萬語中無聲勝有聲,一切盡在臨摹方朝暮的睡顏中。但是...兔兔那句「啊我怎麼那麼蠢呀...還能直接在人家車上睡著的」一秒穿越回衣櫃吃衣服的妖怪阿加,實在叫人忍俊不住。

這段宋得到的最大結論「從語氣都知道,在他心底,宋遠旬永遠不可能成為Andrew」。方朝暮對Andrew通話的慵懶、放鬆是宋遠旬看不見的,因此才有了宋遠旬那句「今夜,大概回不了魂了」。(每次重聽都只有哈哈哈哈)


>>第二階段示好

宋遠旬以本人的身份向方朝暮提出邀約,諸如周夢和張冉宇的行為完全是為了宋牽紅線,但是既定印象是很難扭轉的。方只在意Andrew「更為冷淡,常常消失」。這裡兔兔配的哀怨感表明他已不在乎同學帶他如何,只在意他與Andrew的小世界。宋遠旬在方朝暮的世界裡遠遠不如暮暮過去的朋友,還不如千里之外來自媽媽妹妹與過去同學的生日問候。簡而言之,宋在暮暮的世界裡輕如鴻毛。


>>第三階段示好


生日的方朝暮近程買了蛋糕,耐不住寂寞地向Andrew發訊息,這整段對話全精采絕倫。

暮:「喂~?」(很委屈的樣子)
宋:「今天你生日?怎麼不早說呀?」(急)
暮:「你最近不是總不回我消息嗎?我就沒說啊。」(哀怨)

暮:「我今天收到了很多祝福...我爸還給我發了幾張他們在家的照片,我妹妹越長越好看了。」
宋:「是嗎?你也很漂亮啊。」(從宋遠旬抽的那口氣,可以聽出宋的不可自拔)
暮:「再漂亮,你似乎也不太喜歡吧...」(抱怨的語氣好哀怨但是好惹人憐愛)
宋:「生日快樂,小暮。」

接下來就是宋遠旬唐突製造機會,要求暮暮在寒風中下樓替他聯絡保險公司的片段。這段有兩個亮點,一個是暮暮一出門發現氣溫太低穿的衣衫太過單薄,宋遠旬自發性脫下風衣讓他披上,方朝暮怕宋遠旬受凍,這才開口邀約宋遠旬上他家。廣播劇藉著台詞說出這段戳人的細節非常好評。第二個亮點是:短短的一幕兔兔忠實呈現方朝暮的各種面向,無論是被冷落對Andrew的呢喃抱怨、被宋遠旬求救電話打擾的困擾無奈、還有呼嘯風聲中朝宋遠旬吶喊商量解決之道...等等種種細節,全表現的非常亮眼。

CV就是看著劇本按照情緒提示配音,但在這短短一節中竟然忠實呈現這麼多元的情緒,真心對兔兔對情境幻想的能力感到佩服。以前我習慣聽日本ドラマCD,可能是文化隔閡帶有美化的效果,聽劇時總覺得聲優語氣配得很好,交談情境下的狀態都很適切。但或許中文是母語的關係,每回聽兔兔配的語句和對話總強烈感受到一股情緒波動的強烈感染力,那種現場感吸引聽眾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聆聽。也因為兔兔配的情緒感染力強烈,他配的方朝暮在宋遠旬問他「生日願望」,他只用說「我..我先幫你給保險公司打電話」,整個客套之情一覽無遺,根本不需要宋遠旬補充那句「他的生日願望就是把我送走吧。」聽眾很輕易理解方朝暮在逃避話題顧左右而言他。

每次聽兔兔配這種情緒極為細膩的轉換,我都想到"高敏感是一種天賦",這種先天的感受性和洞察力是獨一無二的,旁人望塵莫及難以取代。很多具備這方面特質的人將敏銳轉化為創作,創作出有別於旁人的藝術。如同一段音符風雲流動幻化為形體,一節旋律流洩出創作者心靈的本體。從兔兔的創作中我感受到情緒渲染的感動,感動的同時願意像播放幻燈片般,一幀一幀仔細品味仔細推敲,就為了反覆欣賞。

兔兔演繹情感產生的過程具有一定的藝術性,靈氣如同琉璃般晶瑩剔透自然而然汩汩而出,表演中帶有八面玲瓏鬆弛有度的自我審思,不光僅僅是聲線的悅耳,蘊藏的精神質感從缸底源源不絕滿溢而洩。於我而言,這種聽覺饗宴是種從他處無法得到的精神滿足。

小紅軍老師詮釋的宋遠旬也令人印象深刻,無論是「一起吃個飯吧,就當是我謝你」被拒絕的無力感,或是「就這麼,不想跟我在一起嗎」的嚴重自我懷疑,和兔兔互飆對手戲屬於兩人都內斂卻感情濃郁的那種體驗,身為聽眾聽得很愉快。軟糯的暮暮「那誰去排隊(買蛋糕)呀?」的發問對應宋遠旬理所當然的哄人「我排呀,你在車裡等」光聽這點情話綿綿就充滿幸福感。


>>悲劇的西雅圖夜未眠

連續三次示好不得要領,宋遠旬也懷疑該不該去西雅圖和方朝暮見面。西雅圖見面算是第四期的另一個小高潮,在方朝暮抱怨「我知道你為什麼去社交軟件交友了,因為你一點都不主動」後,宋遠旬終於敞開心中隱忍許久碰觸的衝動,可說是接近猴急喘氣吻了方朝暮,連帶聽眾跟著心臟吭啷跳動一下。方朝暮解釋著「你看到我可能會失望」與宋遠旬帶有一股絕然的欣賞之意「我不會,你很好看,我知道。」。一陣生離死別的擁抱直到宋遠旬追問「方朝暮,你是認真的嗎?」,帶有說出真相前的破釜沉舟。活在幻想裡的方朝暮說話如棉花糖般軟糯,對比宋遠旬揭開真相前的慷慨就義,很直接鮮明的對比。第四期把一切終止於切開燈光開關的那刻,結尾恰到好處毫不拖泥帶水,也是我很欣賞的一點。

 

<後記>

寫到第四期必須感謝監製、導演製作了這部商配廣播劇,從微博看得出來盛夏夏剪輯音頻非常忙碌,借此機會表個白,請務必要好好注重休息。

另一方面,眾所皆知620是林予曦的生日,原諒身為兔崽崽的一員沒事先準備什麼特殊的驚喜(我就是個身體狀況很多體力堪憂的姐姐粉,下班後常是無力攤倒狀態),就把這些不知能不能稱之為劇評的心得做為禮物送給兔兔做生賀吧,感謝你多年來持續對廣播劇的熱愛沒有淡圈。等六期全寫完估計應該字數足以出個同人本了(不是)。對一個兩年以來沒有碼字產出的人來說也是代表一番心意,希望更多人體會這部商配廣播劇和兔兔的好。

最後厚顏的補充一下,雖然「愛」這個詞聽起來很空泛,但兔崽崽說的「愛」就是貨真價實飽滿沉甸甸的愛,不需要什麼理性思考只管當仁不讓照單全收就好。兔兔應該知道像你這樣一個展現真實藉由表演實現自我藝術創作的人,值得這麼多的愛。

最後,套個德國電影「無主之作」闡述的觀點:

所謂的藝術,是藉由最貼合的媒介傳達最真實的自己,毫不虛偽。唯有在藝術裡,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我相信在廣播劇這個媒介裡,無論是創作者或是聽眾,都得到了真正的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ctoria 的頭像
Victoria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