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方朝暮幻想的Andrew是個平凡無奇卻沉默聆聽的華裔工程師。方朝暮花費時間的流轉向他敘述發生的事情,幻想見面後不需言語即可情投意合,卻突然出現一幅靜止絕望的畫面:點亮的燈光下是一記當頭棒喝,敞開的窗外是西雅圖的風雨紛飛。到哪裡找那個Andrew?從來沒有Andrew,一直只有宋遠旬,敬而遠之、難以撼動的宋遠旬。方朝暮只想關掉房間所有的燈,遺忘曾經吻過的魅影,而不是屋裡剩下的宋遠旬、一抹清晨積雪反射的幽暗藍光,方朝暮的心碎成一地玻璃渣、忙亂而不知所措地築起一道否定抗拒的高牆,留給等待宣判的宋遠旬一個全身全心排斥乃至痛撤心肺的背影。

Elisabeth Kübler-Ross描述了人對待哀傷與災難過程中的5個獨立階段,分別為“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抑鬱、接受”。小說中的方朝暮就是個"否定"的代表,方朝暮徹底的抗拒理解,抗拒真相,他充滿了絕望,最後甚至全身顫抖求宋遠旬放過他,他不需要知道真相。能夠否定宋遠旬就是Andrew的最好方式,就是趕緊離開西雅圖。但是外頭風強雨驟,他破門而出滿心破碎拖著箱子,已經失去抵抗極端氣候的力氣。這時妹妹一通真心大冒險的電話更是雪上加霜,怕說太多語氣洩漏自己徹底崩潰的事實,瞬間比對了他內心難以承受的悲慘。「絕望」,是這段無論描寫環境還是描述心理最重大的主題。

所以宋遠旬第五期必須小心翼翼的口吻,生怕嚇著方朝暮一樣體貼呵護的待他。因為這段的方朝暮已經崩潰了,作為一個真心愛著方朝暮的始作俑者,宋遠旬有義務對暮暮好,哪怕被暮暮再三拒絕,也無法眼睜睜看著方朝暮喪失心智倔強抵抗然後無家可歸,沒有判斷能力的方朝暮沒有棲身之地一個搞不好可能在暴風雨中失蹤,甚至有滅頂之災。


哀傷五階段


那麼下面我們學術探討一下對待哀傷與災難過程的情感表達,雖然我也告訴自己只是個廣播劇何必這麼較真呢?但是以長遠來看,想擁有更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勢必得經歷很長的學習過程。這塊情緒表達攸關人生閱歷與心境上共情的層次,我想情緒表達有時候光靠想像很難靠自己參透,就以過來人的身份來分享一下情感的撕扯。


>>先否認 然後憤怒

反覆聆聽了幾次廣播劇第五期,方朝暮最明顯的情緒是"憤怒",被欺瞞的憤怒。對於一個信仰崩塌的人而言,第一個災害應變的獨立階段 也就是"否認"會持續很長時間,維持時間的長短視災難情況嚴重度而定。方朝暮從否認到憤怒的進程很是急促,還沒展開“否認”就進展到“憤怒”,個人把這點理解為廣播劇時長因素無法費心鋪墊,這樣不是不可以,只是共情性減色許多,就我看來,方朝暮至少到買蛋糕那段都必須維持否定和抑鬱的情緒,以聽眾的角度來說,信仰崩塌的過程才擁有一整串連貫的實體感。正如小紅軍老師提過的:配音時候的誤區,就是聽眾不是要聽"情緒"這個結果,而是要聽情緒產生的過程。對一個失魂落魄的人來說,方朝暮談吐的冷靜過於強烈,口齒清晰的對抗也有些失真。

一個人如果確確實實傷透心,"拒絕相信"絕對是首次出現的反應,所有的情緒全數凍結,連一開始哭都是無聲無息的淚流不止。所以有時候看電視劇演員演戲,悲傷時嚎啕大哭很崩潰的那種通常不會引起觀眾多大的共鳴,反而演員內斂悄無聲息收著哭,觀眾會忍不住跟著流淚。真的傷透心的時候,多半是這種反應。這種抑鬱絕望的情緒在方朝暮5分14秒「我不需要你管」還有7分40秒「怎麼就能這麼倒楣呀」表現的很出彩,我很喜歡,信仰崩塌的方朝暮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抑鬱

方朝暮與母親對話的記憶回放裡,方朝暮獨白「小時候不流淚,應該只是因為不夠疼吧。真的感覺到了疼,怎麼能夠不哭呢?」或許沒有經歷痛撤心肺撕扯的聽眾想像不到那種感覺,我卻很認同這段話。聽這段話的時候,我回想起的是某個陰暗的午後,我聽到姥姥病逝的噩耗,整個房間空蕩蕩的,好巧不巧家裡豢養的金絲雀竟然在同一天倒在地上,再也不動了,一個人孤獨咀嚼著失去,我那個淚啊根本是像瀑布一樣止都止不住。所以對於方朝暮的心路歷程,我是很感同身受的。這裡的方朝暮應當是崩潰的、痛到只能哭,沒有其他了。這個時候的他是極其脆弱的,但廣播劇聽起來還是有些冷靜的。

有些朋友開玩笑說整段小紅軍老師說話都受了,說實話,這個小心翼翼唯恐稍微大聲就嚇退對方的說話方式,就是對待崩潰朋友正確的演繹方式。也因為演繹的非常正確,許多聽眾聽完後頭一個反應是為宋遠旬心痛,為他的委屈示好打動,為他感到心疼,那種懊悔疼惜又不可得的神情很好經由語氣傳達出來了。但不能忘了整個故事其實真正可憐的應該是方朝暮,聽眾照理說應該更同情方朝暮才對。某些情緒對手戲的處理,小紅軍表現更為老練,穩定度也高,是現實中一般人該有的樣子,兔兔配的方朝暮這集聽來是個鬧彆扭的小孩,還有更好的表現方式,需要有人在一旁做個提醒。以兔兔的共情能力,我深信絕對有辦法勝任方朝暮更深度的反應。現在的不足是未來的養分,情感經驗是靠著累積而來,就把聽眾當成陪伴學習的伙伴,聽聽旁觀者的意見,琢磨幾次類似場景,未來就是方法派CV了。綜觀所有情緒強烈的情感場景,抓緊“哀傷五階段”的秘訣,未來指望用的上的。


>>討價還價

酒店裡頭,擔憂的宋遠旬對房門內的暮暮說「小暮,我進來了,小暮?」這裡唯恐嚇到暮暮的輕聲細語表達的很傳神,甚至比小說裡傳達的還出彩。方朝暮「好不容易,事情都往好的方向發展,怎麼最後倒楣的還是我」在我聽來是該用哭腔的,而且要採取控訴的哭腔,也就是哀傷五階段的第三階段"討價還價",向老天控訴自己的不滿來進行宣洩。用對了語氣,整個情感鋪排便顯得真實,聽眾很自然而然站在方朝暮這邊了。


特別喜歡這段名場面:方朝暮認為宋遠旬全是玩弄他的感情,把他耍著玩。
方朝暮:「你又不喜歡我,為什麼還這麼耍我呀?」
宋遠旬:「我喜歡你的,以前是我沒用對方法,以後不會了。」

很真情意切的一段告白,情緒也渲染的很對,非常棒。但下面這一段就有點著急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過不去的坎,只要我能確定好自己的前程,能將Andrew從我的生活裡一點一點全部剔除掉,一切都會變好的。那就從這個手機開始,新的生活吧。」

聽完這段,暮暮對Andrew感情我理解為:就是被蜜蜂螫了一下,拿了藥塗一塗就沒事了(震驚)。 表現方式太過豁達了!前幾期高高舉起對比這期的輕輕落下,真心令人措手不及。部分聽眾聆聽這段心境轉折,必定訝異於方朝暮對Andrew的感情這麼廉價(對不起我失禮了)。對獨身在米國生活的暮暮來說,精神上唯一寄託的Andrew份量竟然是無足輕重,甚至能輕易撇去。該說是失戀修復力嘆為觀止,還是聽眾理解錯誤呢?方朝暮的人設是活潑樂觀沒錯,但他已經痛到只能逃避了,宋遠旬對他就是一個重大傷病,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癒合。這種情感提示聽起來是我錯估了Andrew在方朝暮心中的份量,姐姐我去旁邊牆角哭一哭....Orz 

說點個人見解,這段口白好的表達方式應該是語帶虛無,浮萍般漂浮無依,“強迫說給自己聽 鞏固自我防線避免崩潰,可惜說的話連自己也不信”。

 

>>接受


「他長的高,又喜歡穿質地很好的大衣。襯得身材特別高挑,走起路好像總帶風。這樣的人從外表上看就容易讓人喜歡吧。當年走進實驗室,第一眼的時候就看到了他,因為覺得他好看才上前想跟他多說幾句話,沒想到兜兜轉轉,我和他之間變成了這樣。」氣急敗壞、敬而遠之過的方朝暮,面對宋遠旬的不斷示好逐步回憶起第一次見到宋遠旬的心情。高築的心牆逐漸瓦解,牆的縫隙裡頭,是質地樸實愛的溫暖。

暴雪預警的一段牽起了世紀末浪漫的吊橋效應:超市採買是生活化的篇章,卻真實的非常動人。宋遠旬不僅實踐了他想開車載暮暮的願望,也間接表現放不下暮暮想參與暮暮的生活。宋遠旬此刻只關心方朝暮會不會冷會不會餓,說明暮暮在他內心是無可取代。

回程的途中宋遠旬帶方朝暮去買蛋糕,證明Andrew對他做過的承諾,都是宋遠旬在做,Andrew對方朝暮說過的話,都是宋遠旬在說。他讓暮暮在車上等著,自己下車排隊去買了招牌限定口味。不在乎方朝暮吃不吃,只為了兌現承諾。千言萬語化為方朝暮一聲嘆息「那你去買吧」。並不是身為天之驕子,就有辦法得到另外一個人的心,宋遠旬以最笨拙殷勤的方式,強硬化解暮暮扛著的敵意。「宋遠旬,你不吃蛋糕嗎」可說是暮暮對宋遠旬各種在乎遞出的首次善意。

這一大段生活化段落配的動人,兩人暗湧的情愫拉鋸而曖昧,帶點意氣用事還有小心珍惜,乍看拒絕實則看在眼底,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樣子。小紅軍和兔兔的對白、試探中帶有浪跡天涯的相依為命,討論停課的嘰嘰喳喳獨立於世俗之外,無人能介入。

 

我個人認為暴風雪前夕,宋遠旬對方朝暮接近執著的保護欲是軟化暮暮疏離的重要關鍵。獨自在外求學的同學想必碰過一兩次致災性的危難,暴風雪、洪水氾濫、火災、地震、火山警報、海嘯、颱風、沙塵暴....等等。在我這裡最恐怖的災害是地震。當災難發生當下第一反應和舍友面面相覷,等主震一結束,唯一想做的就是趕緊找到在意的人,我馬上衝去別棟宿舍找了我國中一起上到大學的同窗。無論是確認安危還是互相取暖,腦海中最確定的事就是取得聯繫。當你在他/她身邊,無論之後發生任何餘震,至少你們生死與共,這就夠了。很能理解宋遠旬暴風雪前尚未停課,第一件事就是接送方朝暮上下課。暴風雪警報發作後,又帶著暮暮去採買搶購,就怕貨架上的食材銷售一空。明明宋遠旬和周夢和張冉宇也要好,他怎麼不去送他們?而是送方朝暮呢?從方朝暮的角度來看,他沒車沒好友剛失戀的一個人,肯定是不想見到宋遠旬的,但為什麼他默默接受宋遠旬的好意?因為他是被放在心尖上的人,再也不會有人這麼在意他的死活了。整場暴風雪只有宋遠旬關心著方朝暮,為他提供一個巨大的保護傘。所以方朝暮最後接受了大大得罪他的宋遠旬,我一點也不感到訝異。

 

說到底,"社交溫度"是一則攸關愛的小說。用一首對我很有意義的男男對唱《No Matter What》作結

 

No matter who they follow 

No matter where they lead 

No matter how they judge us 

I'll be everyone you need 

And I will keep you safe and strong 

And shelter from the storm 

No matter where it's barren 

A dream is being born


後記:


寫劇評寫心得的過程中,沒有想到會有來自劇組和朋友的鼓勵,這對一向碼字就是為了自我抒發紀錄當下的我而言,確實是意想不到的收穫。只是每到表達廣播劇不足的部分,我個人是想比較多的,擔心語句不對造成無理的壓力。怎麼以一種委婉的語氣和公民素養的客觀表達來闡述我的意見,是我持續摸索的方向。過往劇評的讀者主要是同好,可以主觀犀利放心批判。寫廣播劇劇評的時候,真的再三斟酌用字遣詞,也參考了朋友的意見,才有決心把這篇發表出來。

對於社交溫度的商配,大家當然想多加宣傳多加推廣,那麼聽眾聽出不足的部分,究竟該私信劇組的士大夫、CV,還是放在討論區公開討論?這部分我採取我這邊委婉的做法,就是以不打擾主役為前提,公平客觀到討論區描述自主的觀點。當然如果哪位有更好的建議,譬如私信更有禮貌等等,我也樂意試試。


  ps.我一天只睡四小時還花時間寫劇評,就是因為太喜歡這個廣播劇喜歡劇組和CV啦。希望你們越來越好,啾咪~!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