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細節談社交溫度廣播劇第六期前,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幅景象:眼前是一個細心打理的英式花園,階梯磚道旁種滿了一叢一叢濃烈豔麗各式鮮花,朵朵火紅的罌粟、燦金的水仙、含苞待放的粉紅玫瑰和各色品種的康乃馨,一個美輪美奐的庭園圍繞著你,當綜觀花圃園藝似乎少了些什麼,試著以一兩朵豔冠群芳的花中之王牡丹來點綴,才發現少的其實是古老森林裡的野生花卉藍鈴花。

將藍鈴花種下,野生花卉的生命力將大自然融入庭園設計,從來不需要什麼奇珍異卉取勝,野生的植物自然能喚回那些被遺忘的大自然美麗面貌。

社交溫度描寫的就是野生藍鈴花這樣自然的簡樸與美麗。撇開外在的雕琢和修飾,劇情中心就是人教會人懂得愛的怡情作品。所以拋開花團錦簇的外表,代表自然的野生花卉才是最動人的,也是最割捨不下充滿濃濃血肉的。

社交溫度無論是原作還是廣播劇,對我而言都是花圃裡一串串難以割捨的藍鈴花。

無論製作過程怎樣,堆疊技法如何,鋪陳渲染處理是否適當,它始終是原始野生代表著本心、不爭顏鬥麗的自然花卉。

所以怎樣的批評指教、怎樣的盛讚推捧都無需多言,只要稟著本心回放幾次,就能聽到作品本身表達出的獨特聲音。相信具備鑑賞的能力的人都能感受的到。


廣播劇播出期間,之前的劇評裡我也提過最期待的片段莫過於兩部分:一個是宋遠旬在暴雪停電夜晚想著怎麼帶暮暮回家,另一個就是方朝暮發現宋遠旬是Andrew的一連串情緒反應。這還不包括最著名的名場面,也就是方朝暮接受宋遠旬感情的那句「宋遠旬,全部都要改」。關於方朝暮發現宋遠旬就是Andrew這段崩潰戲我已經把想法紀錄在第五期劇評裡,這次就來談談從停電開始、宋遠旬摸索怎麼把暮暮帶回家這段內心交戰的精彩對手戲。

既然是內心戲,改編成廣播劇本來就具有一定程度的挑戰。然而和小說文字相比,廣播劇的形形色色立體音聲永遠佔有優勢,相較於文字的鋪陳,廣播劇悅耳個性化的人聲、聽眾隨之起舞的旋律和背景情境音很容易比書面文字更吸引人。第六期宋遠旬對方朝暮一字一句的關心是真的,方朝暮對宋遠旬來到對待災難過程五個獨立階段的最後一階段、也就是"接受"是真的。或許方朝暮還挾帶一絲慍怒,所以和宋遠旬威逼攤牌要他從頭到尾說清楚。若是宋遠旬的回覆不符合他的期待,反正馬上就要回國了,破罐子破摔終於能擺脫一連串鬧劇般的難堪。但是宋遠旬沒讓他失望,說出發自肺腑的真心話:「暮暮,你想要Andrew,就這裡拿,覺得有什麼不一樣的,我把他變成一樣的」。原著文藝腔的經典台詞「我的喜歡不值錢,你拿走隨便用,你的喜歡值錢,別跟我要回去了」勝在文字優美,但擺在廣播劇裡可以發現CV口中說出的台詞越是生活化越是動人,也構成了廣播劇有別於匠心獨具詞藻外的獨特魅力。

宋遠旬第六期一開頭的獨白是極好的,對帶給方朝暮所有傷心痛苦、連接吻也會哭抱持著深刻的自省,意識到"坦誠相見"才是化解方朝暮心防的正道。我想所謂的“坦誠相見”蘊含心靈上毫無芥蒂的交流,還有如創世紀之初的人類赤身露體不以衣冠加以矯飾。想讓一再受傷的人重啟信賴之窗,就得做好敞開奉獻之門的覺悟。他細小慎微試著包裝討好方朝暮的蛋糕,一個等同於Andrew答應給方朝暮的真心,手笨到方朝暮都看不下去自己打包收拾起行李來,反而藉由一句"還是你聰明"化解彼此的尷尬。

暴風雪夜晚是滿溢溫柔呵護與內心攻防的一段,情境靜謐但雙方心理可說是驚心動魄。由方朝暮說自己五月就要回國揭開序幕,分離倒數計時的秒針誘發強烈的焦躁,逼著宋遠旬終於大起膽子對方朝暮遞出試探的請帖,籌碼是一個貼近到幾乎構成吻的距離。有時間反應的方朝暮既沒有推開他、也沒有躲開他,等於允許宋遠旬一親芳澤的機會。性格其實非常強勢的宋遠旬抓緊機會得到賭局的贏面——也就是方朝暮的嘴唇。兩個人一直吻到停電結束,現實降臨,方朝暮再度奪回主動權:要不要拒絕和宋遠旬回家。

一直以來我很欣賞社交溫度,就是因為這是一個雙方地位不對等、但戀愛關係卻很平等的設定。方朝暮擁有一切說"不"的權力。作者如果寫實風格一些,把小說寫成bad ending整體走向也不突兀。但有些作者擅長給讀者一個美好的願景。就如同導演弗朗西斯·李當年看完李安導演的電影"斷背山"受不了天人永隔甚至其中一方還被打死的悲劇,乾脆自己創作了一齣號稱英國版斷背山的電影"上帝之國"(God's Own Country),就為了讓人們相信主人翁值得得到真愛並且能快樂生活在一起。所以方朝暮基於他對宋遠旬的一見鍾情、試著重新接受他也著實是可喜可賀,由衷感謝這部作品是個喜劇。


雙方達成和解離開方朝暮的小窩,場景轉到隔天早上宋遠旬配備大廚房的家,一個冬日充滿鳥語花香的地方(笑cry~我暱稱宋同學住在溫室裡)。一早起床的方朝暮向宋遠旬抱怨他被傳染感冒了。
宋:「怎麼會感冒呢?昨天也沒去太冷的地方」
暮:「被你傳染了吧」
宋:「我戴口罩了!」
暮:「後來...接吻的時候沒有戴~」
宋:「那...我去找藥!」

廣播劇勝過文本的地方出現了!每回聽到這裡,宋遠旬二話不說殷勤找藥,這護妻(夫?)心切的責任心實在令人對他好感油然而生啊!難怪方朝暮仗著寵愛(?)一再調戲他連電飯煲可以煮粥都不懂,然後開始秋後算帳XDDD。


宋:「我當時覺得你...」
暮:「覺得我娘?」
宋:「粥好了!!」(立刻轉移話題)
暮:「回答我!是不是?」

宋遠旬的求生欲至此可以說是完美展現,因為暮暮氣場太強大還很生氣,中文語法裡比較少出現"回答我"這樣的命令句,這個強大的語境我腦海裡自動帶入日文常出現的質問句"答えろ",很alpha的一個詮釋。


暮:「好奇像我這樣的人,是怎麼喜歡別人?」

這句話是廣播劇的改編,原文是「好奇gay是怎麼做愛的?」礙於播出尺度修改了台詞。提到"做愛",之前和朋友討論應該寫一篇論文叫做"論做愛在推進廣播劇劇情佔有的重要性",也就是探討原文裡若有字母戲、切掉字母戲對一部作品會產生情節銜接怎樣程度以上的影響。以創作的角度我還是鼓勵不管成年人還是敏感的公開平台,不該把性描寫視為毒蛇猛獸,而應該視為成年人生活的一部份。就像去德國做桑拿浴,男女混浴還能彼此泰然自若閒聊,認識男女的身體乃至認識性事本身就不該是禁忌或必須遮掩,遑論藝術和猥褻本來就不該混為一談。


宋遠旬百般呵護百般紳士,終於得到方朝暮一句對所有對峙偃兵息鼓的特赦「粥什麼粥,你躺過來呀~」。至此既往,高潮迭起的針鋒相對由方朝暮承認宋遠旬等於Andrew起,對Andrew撒嬌傾訴的口吻與對宋遠旬的口吻合而為一。情人間柔軟的「你還說要改呢」是給宋遠旬的,再也沒有Andrew的鬼魅妨礙他倆。至此兩人的情感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由暴風雪曖昧不明的黑夜逐漸過度為一片廣袤無垠的汪洋,海面上觸眼所及是大片金色的波濤翻滾,天逐漸亮了。

屬於情人的如膠似漆蔓延在陷入熱戀的兩人間,方朝暮收拾行回國行李宋遠旬一個沒多擅長打包的大少爺也要跟著指指點點,實驗室外恣意的親吻也不顧及是否被同學張冉宇目擊,連網購情趣用品寄到宋遠旬的住處也顯得方朝暮理直氣壯的理所當然。情人專有的特權牢牢握在方朝暮手裡,所以他可以放縱自己和宋遠旬調情「做什麼不早呀?...那些東西呀,也沒什麼意思呀...我好心幫你,你還那麼兇!」放下心防的方朝暮恢復了一貫軟糯的模樣,因為如今的宋遠旬是他的守護使者,而不再是實驗室必須嚴防戒備的冤家對頭。第六期後半段把情侶互動自然的演繹出來,宋遠旬突然回國和方朝暮兄妹吃飯,好不容易見面的欣喜、羞澀還有情人眼底出西施的驕傲全從方朝暮口氣中流露而出,CV抓住該有的節奏,整段對話聽起來小別勝新婚,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的旁若無人,實在是荒唐生活中聽眾的小確幸。廣播劇的優勢在情侶對話中展露無疑,這是文本完全享受不到的樂趣。

談異地戀的方朝暮自然是惦記情人的,但不安全感一直存在,"宋遠旬學業那麼好,可能還準備深造"是方朝暮的心病,也沒開誠布公告訴家人自己愛上男人的事。宋遠旬迅雷不及掩耳的回國,對用餐中的方朝暮來個"確認你乖不乖"的突襲檢查,方朝暮的內心是雀躍的,對著妹妹以"我最好的同學"欲蓋彌彰地掩飾內心的小鹿亂撞,直到兩人送走妹妹,出現了整篇廣播劇我最感動的對話。

宋:「你有沒有把我們的關係告訴家人?我已經說了。」
暮:「嗯?這麼快就說了嗎?他父母會不會不喜歡我呀?」
暮:「你..你怎麼跟你爸媽說的?」
宋:「我就說...我戀愛了,對象是個男孩子...這件事情早晚都是要說的,晚說不如早說。」
暮:「我還沒跟家裡說,你暑假結束以後,還要回美國讀大四的,而且你學業那麼好,以後可能留在美國深造,我怕以後...我覺得現在說有些太早了。」
宋:「我知道,暮暮,我不在意。」
--(暮:如果我現在打電話給父母出櫃,他們會不會訂票立馬飛回來揍我呀?)

社交型的暮暮沒有出櫃,反而是具有社經地位壓力的宋遠旬向家人出櫃了。這已經不是男友力的等級,而是方朝暮值得讓宋遠旬直接向家裡出櫃也在所不惜,光如此對戀人負責的擔當簡直可說是豪氣干雲光芒萬丈呀。當然相較於方朝暮、宋遠旬想必有個比較開明的家庭,不然宋遠旬的母親也不會一直問趙旬自己兒子是不是gay。但為了男朋友直接坦蕩蕩對家裡承認自己有交往的對象還是個同性,還不在意暮暮有沒有向家人提過他,說不感動是騙人的。宋遠旬泰然自若的自信自成其高度,有別於畏首畏尾的隱匿、認定愛人就該開誠布公,這份心中有丘壑的胸襟證明他對暮暮深度的執著,也無愧於身為實驗室同學領袖的風範了。由於宋遠旬這份心意,方朝暮才放下不安定感反省應該向家人出櫃作為回應。聽完這段乍看樸實閒話家常實則是投下廣島原子彈般劈天裂地的對話,簡直確定方朝暮這輩子是離不開宋遠旬了。這是文本無法帶給我的體悟,也是唯有廣播劇的實境能帶給我的震撼。

 

一部作品公放之後會產生很多反響,電影"Maurice"的主演當年演完電影後,許多影迷紛紛致信給演員感謝他們改變他們的一生,因為看完電影主角的決絕帶給他們勇氣向家人數述說真實的自己。這段宋遠旬的告白在我看來也具有這樣推進的魔力。一個恐同深櫃為了男朋友進化到比男朋友還勇敢的地步,以後身邊有畏縮害怕的朋友,請給他從頭至尾聽一次社交溫度尤其是宋遠旬說的這段話吧,相信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激勵的。

綜觀宋遠旬的成長歷程,由一個恐同深櫃藉由方朝暮逐漸認識了自己、認同自己對同性的渴望,好不容易挽回方朝暮的信賴、最後選擇毫不避諱出櫃和方朝暮堂堂正正在一起,見證這個角色的蛻變,聽眾是不是也有所得呢?

至於教會宋遠旬面對自我的方朝暮,性喜社交的人生在遇到宋遠旬後栽了很大的跟斗,社交孤立還在交友軟件上給錯了感情。他氣急敗壞過、敬而遠之過、不聞不問過,最終卻沒能推開宋遠旬。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心軟嗎?我覺得不是。方朝暮是個外柔內剛絕不屈服的人,而宋遠旬的成長證明他值得託付真心。所以廣播劇最後方朝暮才會獨白「他了解我最失意的時光,也見過我最落魄的模樣,我想我是貪戀他的,貪戀他對我的好,以及他贈與我最和暖的溫度」方朝暮對Andrew的好藉由宋遠旬回報到自己身上。從文本的番外可以見到宋遠旬用他的生命甚至是一生一世來回應方朝暮的愛。

聽了六期做個總結:社交溫度廣播劇是個包裹著小甜餅外衣蘊藏寫實主義內餡的一部喜劇。他溫馨甜蜜,卻也擁有值得挖掘剖析的內在。如果挖出這些內在,你會發現背後竟然如此深刻,值得對角色的成長仔細品味。

 

後記:

我不會矯情說這是一個完美無瑕的廣播劇這種虛幻不切實際的話。但是仔細聆聽還是能發現瑕不掩瑜的地方。怎麼從一個作品的呈現中看到他的核心價值,我認為聽眾可以試著去聆聽試著去感受。這個廣播劇是兔兔的第一次商配,也是對我很有意義的一部作品,誠如之前我所說的,原作觸動到我的經歷,廣播劇則是觸動到我的靈魂。2019年的6月到7月,我接觸到一個烙下印記的廣播劇,或許他不是玫瑰,不是牡丹,但是他是荒野間生命力綻放的藍鈴花。讓我感謝與它的一期一會,也謝謝劇組對整個廣播劇做出的貢獻和努力。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