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最近被一齣英劇“the capture”價值觀顛覆到懷疑人生的粉絲,聽了《重生之惡少》第二期後終於找回對自己腦容量的自信,原本預期劇情著重於莫凡和霍勁的洞燭機先,把所有人掌控於股掌之間…但是第二期聽下來發現整體下來氣氛還蠻輕鬆的,可以說著重於兩位男主的感情部分。雖然完全沒料想到鬥爭正劇也能這麼詼諧,但還蠻喜歡這部兔兔配的莫凡,來稍微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說起《重生之惡少》,目前與《天鵝灣殺人事件》還有《理還亂》被我歸類為社會寫實向中最想聽續集的三部作品,身處坑底的聽眾發現重生之惡少第二期出了,當真是完全想像不到的驚喜,立刻一邊複習原作一邊配廣播劇,整個感到滿足。

這部小說圍繞數大家族的政治角力和家族間的跌宕興衰,小說中共有四大家族:霍家、衛家、莫家、徐家。最具政治勢力的是首都霍家,多有勢力我就不多贅述。莫凡所屬的莫家算是奉公守法的一般官員。裡頭四位主要的男性角色如下:

莫凡:莫家的二子,從小在父母兄長充滿愛的回應的環境下長大。因為行事不端被他人稱為"惡少",也符合他在家中的排行"二少"。只是我小說目前一路看下來,這位惡少除了鬼靈精怪一點也看不出哪裡惡...家人分崩離析造成他非常大的創傷,事故後的興趣是洗手作羹湯,偶爾寫寫專欄換錢。是整個故事主線的苦主,性格敢愛敢恨,明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感情上乍看處處輸給徐家的徐子靖、尤其是小說一開頭似乎莫凡喜歡的兩個男人都喜歡徐子靖,實際上卻恰恰相反,原來莫凡喜歡的衛旭和霍勁心中所愛其實都是莫凡...(這告訴我們人不可以太矜持,不要愛上又不早點說明白,等到重生才想辦法彌補前世的缺憾。)

莫凡在家族的人死的死、散的散之後接受了衛旭的接濟,住在衛旭安排的宅邸裡,卻發現家族的滅亡和衛氏脫離不了關係,心灰意冷下的莫凡和霍勁要了一把槍,到衛旭的面前攤牌之後然後自殺...(說到底我就是被莫凡自殺那段吸引了注意力,詳情下面再說。)

霍勁:霍家第三代最有潛力的接班人,從小被霍老爺子重點培養,作風狠辣長袖善舞。看似花名在外對什麼人都不上心,其實心底只放了莫凡一人。(也難怪作者要讓這兩位主角雙重生...前世兩個人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讀小說甚至以為莫凡生前擺在心底的人是衛旭,霍勁只是泡友 囧)莫凡自殺以後,霍勁也被徐子靖解決了,意圖是挑起霍家對衛家的敵意。

衛旭:莫凡的青梅竹馬,衛家的接班人。和莫凡素來要好,卻因為自己對莫凡抱持著男男心思而逐漸疏遠,在掌權還有莫家倒台之後,義務性的收留了莫凡,卻對衛家參與莫家倒台的行動絕口不提,導致莫凡知道真相後崩潰。

徐子靖:看完搞死兩大男主的經歷,想必所有人一定對傳說中的徐子靖非常好奇了,能夠一舉把兩大男主解決的美麗反派,想必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但就如同廣播劇聽到的,其實徐子靖的人物描寫無關輕重,就是一個為了推動劇情表象化的單純反派。


第一期

第一期開頭是莫凡和霍勁要了一把槍,這段開頭很吸引我的注意:主要是莫凡冷冽又堅決的態度惹人好奇他接下來的行動,還有霍勁調情般的口吻讓人感到事件不單純。本以為莫凡去找衛旭攤牌是想得到什麼答案,衛旭對莫凡的理解是:莫凡狠不下心開槍。沒想到莫凡落下一連串的狠話,然後就自殺了,真是震驚全場呀!個人蠻喜歡兔兔配攤牌時那種拒之千里之外的狠勁:“而你一邊把徐子清當寶一樣寵著一邊跑來救我,是想噁心我還是想噁心他?”口氣中的嫌惡之情實在是溢於言表呀~莫凡每說一次"噁心"我的心就揪一下,語氣中的嫌惡也太真切了。

莫凡自殺之後,廣播劇進入重生的小時候階段。莫凡五歲,霍勁是小學五年級之前。個人認為小時候這部分只要是莫凡和霍勁單獨對話的部分,以兩個三十歲的靈魂對話而言,還是以兩位飾演成人的CV去對話的表現方式為宜。聽兩個童音談論中南洪災和兩派論戰等等國家大計實在是太出戲了( º∀º )

莫凡重生之後刻意疏遠了衛旭,而霍勁也從首都自己搭上莫凡的小叔尋找過來。因為霍勁身後都有保鏢跟著,霍老爺子也就放心讓一個小學生作自己想做的事。劇情鋪排介紹了莫凡的家人,一群很溫暖很真誠的幾位親屬,藉此對比莫凡前一世失去這麼多至親的鬱鬱寡歡。等到霍勁見到莫凡後,跋扈太子對莫凡那是各種莫名其妙的佔有欲,交給童音的CV配戀愛中兩個男人一起躺在床上的對話實在非常微妙。(如果我喜歡這種安排,就得懷疑自己有戀童癖了XDDDD)

兩位神童商量好要如何避免家族重蹈覆轍,霍勁把莫凡的父親引薦給自己的爺爺。又替莫凡把前世他心愛的軍犬大黑給找來送給了他。前世回憶裡有一段莫凡挾帶原本屬於霍勁的大黑回家,被霍勁發現就地正法的曖昧情節,這段小說裡按照莫凡頹唐想帶著有緣的愛犬私奔的心理狀態,照理說應該採用烏雲罩頂有層次的BGM,但是廣播劇聽起來就是歡樂的打情罵俏OwO 聽得聽眾還巴不得霍勁得手(已經焦點錯誤)...描述前世這樣歡樂真的可以嗎?避重就輕減少了對比度,歡快的BGM模糊了莫凡前世的悲慘,使得今生誓言不重蹈覆轍的減少了衝擊性,算是小小可惜的地方。

霍勁的想法很有建設性:把霍家和莫家綁在一起,既能夠把莫凡留在身邊,又能阻止莫家捲進前一世的鬥爭。莫凡原本不想和霍家綑綁銷售,但為了避開衛家也答應這樣的計畫。兩個小奶娃談妥未來計畫,然後分道揚鑣各自執行、去上小學和學齡前班(哈哈哈哈)。

第二期

劇情進展到莫凡進入首都高中前,這段期間莫凡已經成功幫助小叔進了學術大佬的門下參加時代思潮的創見,扶植伯父的餐飲事業累積一筆豐厚的資產,莫凡的父親則成功調職到墨海市市委書記遠離了前世的政治圈。好友張習遠開了一家影視公司,趁著莫凡進學校之前,帶著莫凡和他的哥哥莫平去夜生活見見世面。前世的莫凡在真惡少霍勁的帶領下,原本不張揚的個性被強行推去接觸了不少社交場合複雜的交際文化,為了怕自己的哥哥著了道,莫凡要張習遠帶哥哥去見識見識所謂的"真槍實彈的玩"。(這個高中生骨子裡就是一個老年靈魂 囧 柔軟的莫平哥哥表示怕怕,但是兔兔配剛好意外合適,畢竟他已經98歲了╮(╯∀╰)╭)

張習遠義不容辭帶著莫氏兄弟去賭場上玩牌,和後來行事瘋狂的周其煒玩一個輸了脫衣的賭注,把真惡少霍勁給吸引來了。莫凡前世和霍勁混在一塊,玩牌手段高明,很快就把周其煒玩輸玩壞了(不對)。看對方不斷挑釁,莫凡收手不玩和哥哥與張習遠一起離開。張習遠原本還想帶莫氏兄弟與旗下藝人一同玩玩,看到走來盯梢的霍勁立刻悚了,馬上胡謅出一個美食中國大賽節目搪塞,順便把莫凡還給霍勁。可惜霍大少爺對莫凡賭注是"脫衣服"非常在意,一副夫管嚴的態勢,那句“我們要不要也來賭一把?賭注不變,誰輸誰脫衣服,怎麼樣?”實在是威脅意味十足,莫凡除了腹誹霍勁之外什麼辦法也沒有。

之後是快樂的高中生活,莫凡進了四人一間的首都高中住宿,四個人談論開學迎新慶典的節目,也就是一個小型辯論賽。接著霍勁電話來找,莫凡開口說要替室友順道帶宵夜,就應霍勁的請求去找了霍勁。霍勁一開頭就不滿莫凡竟然住校不願意和他同住,莫凡心中就怕半夜還要替霍勁煮宵夜被控制、嘴裡卻說住校比較方便學習。而這次約出來其實是霍老爺子的要求:他想見見莫凡。原來霍勁早就向老爺子坦白自己喜歡的對象是莫凡,老爺子礙於兩人交出來的策略成績單非常卓越;加上莫凡乃是不得父母溫暖的孫子所愛,一直遲遲沒下手拆散他倆。

下面對話在小說裡面是有點刁難意味的,在廣播劇裡就喜大同奔了:

霍老爺子的第一句話卻非常出人意料:“莫凡,你家里人知道你們的事嗎?”
莫凡:"不知道。"
霍老爺子就很不滿意:“那還是等他們知道再說吧。如果你連這點擔當都沒有,那還是算了。”
莫凡滿臉誠摯地說:“我明白了!我會盡快讓家父選個好日子過來提親……”

恭喜大家長率先認可~(掌聲鼓勵鼓勵~啪啪啪~)

接著兩人一同去見身為改革派中流砥柱的鄭老。他們是在一場學術辯論認識的。鄭老很喜愛這兩位後輩,和莫凡談他大伯的事業"華夏美食"在海外的發展,霍勁戲稱為“美食侵略計劃”。談話中鄭老給他們自己整理的、關於大江南北未來路線的材料,一個未來會印刷成冊的珍貴稿件,裡頭記載了鄭老關於國家未來方向的想法(套句金庸的寫法就是男主得到一本武林至尊秘笈),等於嘉許兩位後輩成為他們日後的依循。

鄭老去世後,霍家勢力也受到波及,莫凡擔心未來霍家受到政治角力的牽連,決心與衛家、也就是衛旭打好關係。這行為激發了霍勁的嫉妒心,認為莫凡是為了莫家未來的勢力結交了衛家,兩人吵了一架。事實上是鄭老獨自找過莫凡,希望看在霍勁是未來第三代領頭羊的份上兩人先分開,等兩人成長到無法撼動的高度、再來談在一起。秉持著"愛就是放手"的態度,莫凡同意了。並且向自己的父母坦承自己愛上霍勁的事實,洩漏自己內心脆弱柔軟的一面。

離開霍勁失戀的莫凡和張習遠一同買醉,被霍勁一通電話直接挑明他離開他的真正理由。雙方默契約下五年之約,約定好五年後情況允許就破鏡重圓。


第二期聽下來我笑稱這根本不是所謂"重生之惡少",有計畫有抱負按部就班盡力實踐,一點也不是遊手好閒仗勢欺人。而且後期的製作把整體氣氛烘托的明快又輕鬆,連最具政治性拜訪鄭老的一段聽起來如同拜訪隔壁普通老爺爺一樣親切和諧。聽劇起來當然很愉快,但和當初想像充滿政治角力、如基督山復仇記一般快意恩仇似乎不太一樣。當然對此我沒什麼抱怨,畢竟男主角就是高中生的年紀,要做出緊湊刺激還呼風喚雨的效果也不太符合年紀。就是可惜霍勁存在的氣場有點薄弱,沒有達到我想像中跋扈的樣子。而莫凡的氣場在一開始賭局那段實力輾壓了哥哥莫平和張習遠,聽莫平和莫凡的對話很有樂趣,因為莫凡體內歷經滄桑的老靈魂和涉世未深的莫平有個巨大的反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仔細去聽聽兩兄弟說話的反差感受一下角色閱歷的不同。

廣播劇改編劇本把與鄭老對手戲的部分稍微做了一點時間前後挪動,改編得非常巧妙。另外我覺得比較可惜的一點是原著裡沒有著墨為何霍勁對莫凡這麼上心,人物心理描繪的建構偏弱,所以我們也不懂為何廣播劇裡兩人重生之後,重生到小學生身體上的霍勁基於什麼理由如此棄而不捨想找到莫凡,又為何對他這麼死心塌地。沒有好好描寫霍勁的心理,就無法理解為何他能為莫凡做到這種程度,這是原作比較缺憾的一點,也延續到廣播劇上頭。

第二期聽完我印象最深的對話是莫凡對霍老爺子說要上門提親這段,這也給人整個二期輕鬆的印象。另外莫凡和霍勁談分手,身為太子爺的霍勁難得焦急了一把,也是我反覆聆聽的樂趣。就是喜歡看不可一世的太子爺對我們兔兔的角色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呀!(不小心曝露了我的惡趣味(*´艸`*))

最後聊一下為何我想寫這齣廣播劇的劇評,一般來說這種題材的廣播劇,基本受眾都是愛好劇情張力的聽眾,以解剖分析探討劇情為樂。感情線當然是劇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兔兔參與的題材比較多著重在感情進展的甜甜蜜蜜上,比較少劍走偏鋒、情節刻劃寫實令人膽寒和角色性格強悍的作品。這部題材算是兔兔較少演繹的一個基調淡漠冷靜的角色。只是想表達這種題材成熟不牽涉校園戀愛的廣播劇也有兔粉喜歡的,而且聽得很歡。願更多這方面題材的企劃能看到兔兔的好,多找兔兔配類似的劇本。


後記:感謝劇組想到用我們家五月天的"倉頡"當ED,詞曲的意境擺在這部作品裡非常合適。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