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從狩獵小屋回到溫莎城堡的他們又在藍屋房內嬉戲了幾次,就怕回到伊頓後再也沒辦法互相依偎。男孩們越過伯拉圖式的精神之戀把愛慕化為肉欲。以往夢中呼喚他親近的形象如今鮮活躺在臂彎裡,實質的蹭著他的胸膛不含情色意味地依偎到一起。從沒嚐過與愛人結合的Merlin與不曾追逐幽會刺激的Arthur生平頭一次分享彼此的肉體,品嚐靈與慾合一後餘韻不絕的驚嘆。

「真希望永遠這樣下去。」躺在藍屋床上的Merlin撫摸眼前隨觸可即的淡金體毛,從沒想過滿足於現世的慾望後帶來的是伊人從軍後無比的空虛,Merlin甚至拒絕去想。

「你知道嗎?我從小就幻想當一名飛官。」午後陽光灑在Arthur身上,手指玩弄Merlin不規則生長的鬈髮,柔軟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這樣我就可以脫離名為Pendragon的牢籠,沒有人對我抱持超越男孩應當承受的期待,不用繼承那棟沒有家庭溫暖的宅邸,還有永無止盡無趣的證券報表。有時候我真羨慕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拘無束。」

「你是認真的嗎?」原本默默聽著的Merlin忍不住發問了,為背負家族期望的Arthur感到憂傷:「所以你才選擇從軍、而不是考慮保送進入*牛劍?」(*註:牛津與劍橋)他記得Arthur送他飛機模型時眼中綻放的神采,那時的Arthur是個充滿熱忱擁有夢想的單純少年,而不是表面上呼風喚雨實際上卻承受父母感情不睦與家族期望、必須扼殺自己本性的不快樂王子。

「其實我是希望帶你一起去的,至少能近距離看到你。」Arthur親吻了Merlin的嘴唇,很清純的吻,不帶有色情意味的那種,卻熨燙Merlin的心。「但是總覺得你是為了我才放棄自己的專長選擇這條路,我不能這麼自私。」

「我以為你真的是怕我們的事情曝光才拒絕我的?」Merlin抬頭看他。

「那也是原因之一。畢竟經過昨夜以後,我發現我對你不單純是彼此互相吸引那麼簡單,見到你不僅是談話投機而已,我忍不住想親吻你的嘴唇、想愛撫你的臉龐,聽你述說身邊發生的生活瑣事。」

「我也和你有同樣的感覺,自從上愛你的那刻開始,我能夠想像和你一起成為老爺爺的情景。我們可以在Pendragon莊園種各種花,養一隻叫做Aithusa的拉布拉多犬,馬房裡養幾匹馬。每天我陪你去林間打獵,熱了就脫掉上衣下池塘游泳...」Merlin可以輕鬆想像他與Arthur身為一生相伴的朋友度過的每一日,這對一個才十五歲剛談初戀的少年來說非常不可思議。腦中隱約浮現了「伴侶」這個字眼。

「聽起來很棒...肯定很愜意...」Arthur似乎想像這副美景,此時沈醉其中。

與待在溫莎城堡的Arthur相處過後,放下高貴身段的Arthur和藹可親的驚人。Merlin幾乎想都不用想就能描繪他們朝夕相伴的未來。

「所以我不認為你適合當軍人,拿槍桿子殺人不適合我的Merlin。」Arthur接著給Merlin一個吻,這次這個吻很纏綿。「答應我考慮清楚再來找我好嗎?」Arthur說。

Merlin輕聲答應,沒料到時隔不久的九月,英國因德國希特勒政府不肯從波蘭撤軍宣布開戰,大西洋戰役左右了他的未來。





***************





不忍母親操心的Arthur沒有多言公學內遭遇的困境就帶著Merlin告別了溫莎城堡。隔個三天高年級的Merlin擔負起監督生的職務,不愛受人矚目的他開始在澡堂紀錄每位學生的洗澡次數,確保每個學生擁有基本的整潔。但Arthur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審判他私德問題考慮褫奪他榮譽的學生法庭將在三週後舉辦,身為新進成員的Merlin被POP成員摒除在外沒有投票權,他接下監督生的好意算是落空了。

三週的時刻一到,伊頓公學彷彿成了煙硝味瀰漫的沙場,經過溫莎城堡內宣示愛情的承諾後,Arthur表現得勇者無懼,應傳喚參與伊頓公學學生會POP組成的自治學生法庭,針對Edmund Barclay指控他行為不檢的醜聞出庭並與他提出的人證加以對峙。出席的Mordred從沒見過這麼多氣勢逼人穿著有色背心的高年級生大陣仗一字排開等待他的證詞,教堂中央走道上的低年級生一時之間說話也不利索了,按照當天他目擊的情形複述了一次,出乎意料沒提到Arthur的親暱對象是Merlin,這對Arthur來說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背後指控是一回事,當面對著達靈頓之王指控他又是另一回事。從Arthur身上傳來相愛不是罪過的自信,尊崇自治體制的坦蕩更增添處變不驚的風範,低年級生的妒忌並沒讓他產生厭惡心,反而生出強烈的憐憫和尊重同學智慧的理性。

當初年長的他引誘Merlin投入他的懷抱,現在就沒有權力把堂弟抖出來受評審非議。愛的責任與騎士榮譽讓他決定扛下一切汙衊,保護Merlin免於承受言語和退學的侮辱。

提醒自己不能提起"愛"這個詞彙,也不能洩漏Merlin的身份,Arthur用朝會朗讀祝禱詞的鎮定說:「Mordred述說他看到的情形,但是我有屬於我的版本。那天我聽到摯友的好消息太替他開心了,或許表現地親暱了一點,蹭了蹭他的額頭與鬢角,這些小動作是我對他推心置腹的表示,任何摯交都這麼做。」何況他認為兩情相悅根本不該說是失德。

「除了人證還有事證,你抽屜裡還有一些不尋常的書信,想必是寫給你那位“朋友”的情書。伊頓達靈頓的級長愛上男人是不正常的,應該身為學生們的表率而不是帶頭作亂,所以我提議應該剝奪他級長職務與POP成員的頭銜。」Barclay公開地說。

當初沒有投遞給Merlin的書信竟然被找來做證據是Arthur始料未及的,更沒想到他們竟然不顧隱私搜索他的抽屜,還好那時候他不明白Merlin和自己的心意還擔心信件被父親攔截,語氣親切又保守得很,傾慕表現地不很明顯,「只是普通男孩間互相問候的信而已,難道這也是德性有過失的證據?」

「除非你對任何男性都會說“我很想念你還有你偷看我又縮回去的神情”,否則這些信件很有問題。」Barclay拿出信紙朗誦其中疑問的句子。

「那是...我們之間的遊戲,捉迷藏遊戲。」Arthur想辦法解釋過去在Pendragon宅邸和Merlin兩小無猜玩耍的遊戲規則。

祈禱台邊的POP成員開始議論紛紛,決定他命運的十三位POP成員多對Arthur的平日作派信賴有加,對這次指控不少人抱持懷疑或保留的態度,Mordred的指證和Barclay的提議令現場陷入弔詭的氛圍:低年級生不可能有膽量與校內的天之驕子過不去,他說的話大概確有其事不是杜撰的,但是經由書信指控他和朋友是戀愛關係就見仁見智了,幾位POP成員穿越那封書信,有些認為說這是情書實在過於偏頗,有些同意地點頭同意。禱告席東側的Edmund Barclay侃侃而談Arthur必須自動請辭級長以維護伊頓的榮譽。另一頭的Gwaine Spencer起立說罪證不足不構成定罪條件,如果帶有情感的家書可以作為他愛男人的證據,那花邊小報刊登Arthur與Sophia的戀情難道不足以做為他愛女性的證據嗎?

剩下的十一位POP成員聽著雙方一問一答若有所思,對答辯方的回答進行個人判斷與自由心證。參與不少學生脫序行為裁決的Gwaine長噓一口氣:學生會成員向來對同學間肢體碰觸甚至撫摸狹玩不過度干涉,之所以站在這裡受人指控源於他身為行為表率不能有半點道德瑕疵,不同於一般低年級生皆被學生會罰以禁足或勞動服務即可解決。但是他掌握幾位POP成員低年級時曾與同性相偎睡一張床抵抗寂寞的過去,知道這種情況下他們能理解Arthur與Merlin間的友誼,相較之下硬抓住Arthur錯處的Barcaly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長年養尊處優的Arthur因失德風暴處於暴風雨中心,過去參加冗長宗教儀式訓練出的克制成功抑止他莫名的焦慮。禱告席上雙方開始爭論不休,Arthur告訴自己從喧鬧的爭吵區隔開來獨立於辯論之外,教堂彩繪玻璃骨瘦如柴的耶穌聖像像極了Merlin的臉。他的內心突然一片寧靜、凝神等待POP成員的裁決,祈禱別把犯得唯一的錯就是愛上他的Merlin牽扯進來。如果這一生有特殊對象值得他自我犧牲,那一定是Merlin,唯有Merlin。曾以為生命軌跡與他人沒什麼不同的Arthur經過他的召喚徹底被喚醒,只能對著耶穌聖像懺悔:我永遠也不會愛上任何女人。如果同性相愛注定是場災難,就讓家世顯赫又體魄強健的他單獨承受就好。

「等等,各位請聽我說!」教堂的門突兀地赫然開了,門外竟然是被刻意支開被Gwaine提名當上監督生不久的Merlin。熟悉他個性的Arthur知道若被他知道審訊時間定是惴惴不安在學院庭院外焦急等候,關心則亂反而啟人疑竇,於是請Lancelot要話劇社把他支開了,現在的Merlin理當為畢業典禮前夕的話劇主角徵選全力以赴,沒理由跑來這裡面對人生最大的危機。

「呃...Merlin!」Arthur如吃了一技悶拳,瞪著Merlin闖進審判現場,彷彿聖像上的耶穌為世人的無知贖罪。

「我是Merlin Emrys,有人指控我是Arthur Pendragon的對象,但這不全是事實,現在我必須向大家坦承我們之間的關係...」

「很好,Emrys,我們洗耳恭聽。」主持會議的主席說。

Merlin從頭把隱私抖了出來,從怎麼失去父母被Pendragon家收養、被言語笨拙但心地善良的Arthur接納找到安身立命之處,到得到堂兄的資助追來公學追隨Arthur腳步的事細說了一遍,「Arthur和我之間並不是你們想像的。如果說相互扶持、榮辱與共的愛是違反紀律、是違反社會觀念的,這絕對不正確。我相信公學學生自治的體制有能力判別我們之間的愛秉持的是遠高於兄弟同袍的親情。過去我們對培育國家棟梁的公學不夠有信心,因此沒有公開屬於我們相知相惜的部分,但是現在我有足夠的信心了,希望一切沒有太遲。Arthur除了對我以外,對其他人也公正以對不屑於欺侮弱小,相信大家都看在眼底。他的領袖特質吸引許多人包括我誓死追隨。這樣的品德不會因為莫名的污衊就減損,更不會磨滅低年級生對他的敬愛與崇拜...如果因為我對他過分的崇拜害他受到私德不佳的指控,整件事太不公平了。如果你們真的認為他對我的友善是有罪的,首先應該懲罰我並且奪去我監督生的榮譽才對。」

「Merlin!」一旁的Arthur驚異於Merlin口出狂言,更想不到當初害羞缺乏愛的少年如今竟然為了他膽敢挑戰公學的公權力。但轉念一想,或許他就是愛上他這份無畏的特質,腎上腺激素頓時飆升。

「既然Emrys你這麼說,那麼當著上帝與POP成員面前,你能發誓你與Arthur Pendragon沒有不正常的關係嗎?」負責主持這次學生法庭的主席咄咄逼人地要他提出保證。

「我,Merlin Emrys發誓,我和Arthur之間沒有所謂"不正常的關係"。我們既是親人,同時是朋友、更是最親密的家人,是相互遮風避雨又相互包容忍耐的愛,唯有品德高尚之人才能領略。我不明白為何女孩上街可以手牽手,Arthur只是和我親暱些、碰觸我的額頭就必須受到如此強烈的指控。我相信各位學長的判斷,同袍般堅貞的感情可以說是伊頓立校以來標榜至高無上的榮譽...」

或許受到Merlin毫不扭捏做作勇於辯護的勇氣撼動,室內開始低聲交談,就像頭一次初到Pendragon莊園毫不畏懼與Arthur對視吸引到他的欣賞一樣。表達完的Merlin由一開始替對方犧牲的激情生出腦熱後的緊張,很快又昇華為全心全靈的奉獻,從沒想到自己會毫不考慮中斷學生法庭,也沒想過竟然對另一個人擁有如此義無反顧的激情,原來一個人能夠為了「一生相伴的朋友」付出到如此地步。祭壇焦點的Arthur也望著他,再也不在乎地位和名聲了。如果投票結果對他不利,喪失級長職務的榮譽對堂堂貴族而言雖然打擊很大卻不至於致命,校內聲譽和面子掛不住最多傳到Uther耳中讓他暴跳如雷而已。但是如今苦苦維持的名聲已經離他遠去,剩下對Merlin不顧危險前來陪伴他的感動與不計後果的心疼。

想到父親可能的震怒,Arthur不禁覺得自己正與Merlin打一場顛覆傳統的硬仗,承襲貴族精神、尊嚴與高超的品行留在他的血脈裡,只是愛上世俗不容的對象。”而Merlin恰巧也有相同的感受,是英國中世紀“騎士精神”傳承下來引發他自動為了Arthur付出他的忠誠、責任、與勇氣,與從小被教育履行責任與義務的Arthur不謀而合,差別只是Pendragon家族嫡子的他被教育成不能任性表達個人的悲愴或受制於人。

擁有這樣忠誠、自豪與堅定的伙伴是幸運的,如同底比斯的神聖軍團的搭檔為了誓死捍衛伴侶發揮超人的實力。Arthur發現Merlin或許遠比他想像的強悍:年齡從來不是判斷品德高貴低劣與勇氣高低的依據。

主席敲敲桌面宣布安靜,投票結果準備揭曉,Merlin看了Arthur一眼,無論是喜訊還是喪鐘都由他們秉持默契一同承受。

主席宣布小型審團的十三位POP成員的投票結果時聲音鏗鏘有力:「關於Arthur Pendragon這次是否因為失德應該引咎辭職,結果是...票數八比五,支持Gwaine論點的勝利。」

Merlin無法控制喜極而泣的臉,連帶Arthur也覺得眼角有些發酸。Edmund Barclay當下憤而摔門離去,皮鞋在教堂走道上鏗鏗作響,其他人紛紛擾擾離開席位。獲得公平裁決的的Arthur禮貌性與投反對票的幾位POP成員握手表示尊重,過很久才上前安慰激動的Merlin。等他們收拾好情緒走出教堂,發現失魂落魄的Mordred竟然還坐在門檻邊還沒走。

「你一開始沒有提到Merlin,我必須感謝你,但是你還是差點害了信任疼愛你的學長,」Arthur語氣稍微嚴厲地面對差點害慘Merlin的低年級生。過去他們的親暱他看在眼底,那時Mordred沒有什麼殺傷力,但如果他動不動就嫉妒又反嗜其主,就應該與他切割開來。「你以為POP成員懲罰我以後,不會懲罰傳言中我愛慕的對象嗎?請你別再接近Merlin,別再出現在他身邊半步。」

「別這樣,Arthur,你嚇到他了。」Merlin一旁打圓場緩和氣氛,但想到他差點擊垮Arthur就心有餘悸,「我對你的作為很失望,Mordred,以後我們不再是朋友了,以後別再喊我的名字。」

「你竟然選擇了他。」沒想到Merlin竟然為了Arthur在上帝的見證下說謊,八年級男孩眼眶噙滿淚水,被偶像明顯的選擇打擊得精神萎靡。「我以為是你強迫他,原來不是!你們兩個是共犯,這種行為是神不允許的,死後會下地獄!」

被一個八年級生這樣詛咒很不好受,尤其是他們剛從一枚震撼彈中倖存過來,「不勞你操心了,好好修養你的品行吧,否則下次就是對其他學長的妄念也足夠讓你受到制裁了。」Arthur數落完不禁同情起身為同路人的Mordred,他肯定也被名為Merlin的男人沖昏頭了,向來不欺負弱者的他決定放開為情所困的低年級生。反正Merlin願意為他親上火線甚至獻出他的求學生涯,證明他說過的愛的是他的人而不是他顯赫的身份,嫉妒或阻礙已經無關緊要了。

經過這次事件提醒他從今往後必須更加克制對Merlin的肢體親近。既然已經得到Merlin的愛,一往情深願意替他效勞任何事;Merlin對他展現的獻身精神和他對Merlin產生的英雄氣概是如此匹配,從今往後不需要奢求更多。

當晚Lancelot從飯廳的Gwaine口中得到POP會議決議的好消息很替他們高興,原本Merlin接下了監督生的職務是為了防止Barclay當上級長,如今卻陰錯陽差得到一顆金色鈕扣踏上權力階級,擁有投票權的Merlin日後再也不需要他們操心。哪知道事情不僅於此,順便開啟他日後接替級長身份之康莊大道。

回宿舍的路上下著英格蘭常見的細雨,Arthur向Merlin表明既然當上監督生以後不需要再屈就當級長宿舍的"管家"了,所有職務改由Eylan來執行。Merlin脣形美好的嘴唇因發楞而微睜,半晌他反應過來,說「你的決定是正確的,我相信我們之間的愛必然充滿激情又懂得節制,所以我可以忍受的。」雖然他想念Arthur的愛撫,尤其是與Sophia那則誹聞之後想的快發狂了,但剛越過刀尖口的Arthur引領他明白肉體的狂熱無法持久,必須為耐久的感情開闢渠道,想方設法把兩人的關係安排的連綿不絕。雖然年幼如他還是貪圖Arthur的吻,但壓抑自己的樣子在Arthur的眼中心甘情願的可愛。進級長宿舍前他像對每位住宿生般拍了拍Merlin骨感的肩膀,夾帶熱度的指尖流連地比對其他人更久一些,然後深深望了他才獨自上了階梯。如沿著秘密的窄境高高往所知的伊甸園上攀,兩側是萬丈深淵,一路延伸到未知的山巔背後。反正他們已經度過比傳教士或縱慾者都充實的多的幾夜,盡情索取社會暗處的屬於不完美靈魂的甘美。愛把他從目中無人中撈出來,又把Merlin從孤獨中拯救出來。





***************





這次騷動還是傳到Pendragon夫婦耳裡,Uther原本是震怒的,打算把兒子罵一頓再把Merlin送到別的寄宿學校去。但Gaius提醒他學生法庭上Merlin挺身而出的行為與擔任監督生獲得的敬重稍微扭轉了Uther的獨斷──加上Igraine對Merlin擁有的良好印象和對Arthur謠言的擔憂,促使他們決心雙雙出席畢業典禮前的學園祭,話劇社最後的表演是莎士比亞四大喜劇之一的《第十二夜》,由Merlin擔綱裡頭的女主角──第十二代Pendragon侯爵決定聽從妻子與老管家的意見一次當作示好,作為夫妻關係破冰的關鍵。

這齣喜劇簡直是Merlin眼中的烏托邦,當上監督生的他依然是那個熱愛莎士比亞的Merlin──《第十二夜》暗示一個脫離現實的嘉年華世界,劇中一對失散又長相相似的兄妹Viola和Sebastian各有境遇,Viola女扮男裝假扮成Orsino公爵的男僕,替他向Olivia伯爵小姐求愛反得到女士青睞,Olivia伯爵小姐後來與巧遇又相似的Sebastian結為連理, Orsino公爵也察覺對Viola的愛情,兩人最終結合。初演主角的Merlin拿到Viola的劇本,練習台詞期間不禁聯想Orsino公爵究竟是愛上身為女性的Viola還是女扮男裝為男僕的她。揣摩角色的同時不禁把Orsino公爵幻想成Arthur,而他是化妝成男僕並暗戀他的女主角,為此捲著劇本在被窩裡憨憨地傻笑。他試著帶入一點自己的感受,加上豐富的聯想力協助,很快進入入劇本的角色裡。

Arthur不再表現特別需要Merlin的陪伴,但是他們強烈的感情還是成為Igraine與Uther聚在一起的紐帶。性格拘謹的Uther發現夫人對Merlin格外的好感後對他的偏見有軟化的跡象,更答應陪同夫人來觀賞Merlin初次擔負重任的舞台作為觀察兒子增進彼此了解的機會。堂兄弟以退為進的愛情猶如暗流托動一整艘船般拖曳著一切。帶動Merlin家族的位置讓他於Pendragon莊園的尷尬地位隨之更迭起來。

伴隨父母與姊姊一同出席學園祭話劇社的Arthur非常醒目,氣魄逼人的Pendragon家族同時現身可不常見,上次可追溯回Arthur初入學協助他入住宿舍的那天。縱使公學多為貴族名門之後也掩蓋不住Pendragon家族顯赫尊貴的出身,幾位學生母親掩不住好奇多看了穿著粉紅色高級套裝、頭戴蘭花點綴禮帽的Igraine幾眼,後者以典雅雍容的儀態低調微笑回應。

話劇舞台搭建於公學禮堂正中央,場內是黑壓壓穿著燕尾服制服的公學學生與色彩斑斕爭奇鬥艷的學生家屬。Pendragon家族的位置安排於便於演員家族觀賞的前排。隨著燈光暗下來場內鴉雀無聲,觀眾屏息以待學生們出彩的表演。

扮裝成俏麗女子的Merlin帶著恰到好處的妝容與任何人看了為之喜愛的嫣紅粉頰,襯得他宛如油畫走出來古典派的美人,從舞台側緩緩步入聚光燈下,以矜持內斂的姿態述說與兄長失散的悲痛,自然不扭捏的演技獲得群眾低聲的一致好評。第二場場景她轉化為"他",在Orsino公爵府化妝成西薩里奧的Viola剛來三天就已經成為公爵最寵幸的男僕,男裝的Merlin有一股男兒志在四方的強大存在感,飾演的男僕活潑討喜又不卑微。公爵派Viola再次到Olivia伯爵小姐的家中去求愛,卻不知她已經愛上公爵。

台上的Viola或側著頭表達疑惑,或眼角飛揚表達對公爵強烈的傾慕,幾乎成為所有觀眾目光的焦點。"如果是我絕對立刻愛上他"。努力掩飾對台上Orsino公爵嫉妒所產生的輕蔑,Arthur拼命把目光專注於Merlin活靈活現的表演上,換上其他演員出現在舞台上則漫不經心地靠上椅背,眼神追隨什麼似地神遊四方。看膩其他演員青澀演技的Morgana注意到Arthur眼中聚焦的對象,玩味地看向舞台若有所思。

待整齣戲劇演完,Igraine迫不及待跟著兒子往後台探視Merlin,處不來的Uther和Morgana父女默不作聲地跟在身後。Igaine一見到微笑羞澀尚未卸妝的Merlin隨即給他來個大大的擁抱,拉著他不斷稱讚舞台情感的充沛表達還有惹人憐愛的俏皮動作。趁著Uther被Igraine拉著與Merlin談天,Morgana湊近嘴角飛揚、眼睛藍得發亮的Arthur耳邊低語:「原來傳言是真的,你真的喜歡Merlin。」

Arthur無法抑制被姐姐敏銳直覺發現靈魂深處秘密的震驚,她用的可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毛骨悚然之餘張望四周有沒有第二個Mordred,確定沒人聽見他們的談話才拿出貴族式的言不由衷,「當然喜歡了,他可是我們最親愛的堂弟。」

「少來了,Arthur,那種貴族式的虛情假意我們就少說吧。我還不了解你嗎?這種喜歡是哪種喜歡你自己心底清楚。」Morgana篤定地低語,「放心好了,你應該明白我不會說出去的,否則你又要上一次學生法庭了。要不是它列在大學要覽裡最嚴重的犯罪行為,我幾乎要恭喜你終於找到一個伴了。記得嗎?都怪虛偽的階級制度還有該死的道德規範害我必須跟Leon分手,所以我不會拆散你們的...必須說你眼光很好,Merlin真的很可愛,我還擔心你是不是總是欺負他呢。」

Arthur不敢置信姐姐竟然接受了他們的關係,但她一向前衛地走在時代尖端,與大學教授Leon的忘年戀就是最好的證明,他謹慎打量她:「看來我們姐弟倆永有共通的祕密了。父親與母親...他們知道這件事嗎?...」

聳聳肩的Morgana用胳膊拖著頭,「父親看不出來的,母親可不好說...只能說我們真不愧是姐弟,骨子充滿了反社會的基因,不是吧?」

正享受伯母發自內心關愛與溫柔的Merlin哪知道電光火石之間的Pendragon姐弟倆已經完成足以令英國狹隘靈魂震驚的深度交流,第一次成功詮釋主角的激動使他渾身發顫,張大眼睛看著Pendragon夫婦慈愛以他為榮的面貌──大部分是Igraine,Uther只是配合妻子──嘴邊滿是笑意。

「親愛的,我訂了一條Drake's全手工製造的領帶作為慶賀Merlin演出成功的賀禮,你介意我帶他去鏡子前試戴一下嗎?」Igraine詢問丈夫的意見,身旁的Merlin則受寵若驚。

「當然不介意,你們請。」高大的Uther做了英國紳士的手勢,Igraine便領著Merlin到後台化妝室去了。留下與其他舞台成員和姊姊交談的Arthur半晌後發現自己被變相支開。不禁為母親領著Merlin走開帶點異樣地警覺。

後台的Igrine拿出了領帶,以優雅英倫風格為設計基調、融合時髦別緻的法式風格又活潑花俏的領帶簡直獨一無二,與剛下舞台的Merlin鮮明俏皮的氣息相輔相成。

摸著絲綢觸感的領帶,Merlin明白這件禮物肯定價格不斐,Arthur的衣櫃裡也有同品牌的領帶,差別是Arthur的是潘德拉貢紅而他的是靛青色,上頭印有威爾斯德魯伊族的金樹銀花紋飾。

從來沒有收過如此貴重的禮物,Merlin配戴的同時神情複雜地說:「這太美麗了,我不知道怎麼感謝您才好,夫人。」

Igraine溫柔地凝視他,隔一會才輕聲細語地說:「Merlin,有些話我想對你說...」







(待續)



貼張二戰前夕男性的穿著,純粹作者人喜好




後記:



似乎寫了一篇無論歷史背景還有公學環境都蠻複雜的亞梅同人( ・ิω・ิ)

如果小伙伴覺得更新有點慢我可能要說聲抱歉,九月工作上必須上台報告,填坑速度可能沒那麼快, 但是自己挖得坑還是會努力填完的。

這篇裡頭有些是我自己想寫的情節,譬如說拼死捍衛對方。有些是為了連接想寫的萌點填上的劇情部分, 希望不要顯得太突兀^^b

也希望讀者能從中得到一點懸疑的樂趣。

下一章應該就能寫到亞瑟加入皇家空軍的部分,這大概也是我一直肖想寫的題材

至於梅林會不會緊追著亞瑟的腳步追過去呢?這完全要看梅林的心情了XDDD (感覺這同人裡的梅林有自己的腳,擅自叛離作者追著亞瑟去了)
創作者介紹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Po主也喜歡嵐?表白亞梅!
  • 嵐是一直的心頭好,只是近年比較少跑日本了,改追歐美劇。
    亞梅則是近三年來才接觸的,目前還繼續熱愛中:D

    Victoria 於 2017/10/05 23: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