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穿過長廊離開蓋亞斯房間,直到再也看不見老者的房門,梅林終於在一根樑柱後蹲下來掩面啜泣。他不願意離開亞瑟半步,這時候離開是同袍間的背叛;尤其經歷崔斯坦事件。他的抱負是擔任亞瑟的左右手,與反派的敵人一較高下。但是蓋亞斯說的不無道理:傷者不適合上戰場,他在這裡既無軍權也無行政權;隻身待在沒有亞瑟、高文與蓋亞斯的巴比倫,還有個不能透露的身世,面對太后不敢說有自保的把握。

悲傷轉為激憤,一拳捶在眼前礙事的樑柱上,褪色的油漆斑斕的剝落、激起滿天的粉塵。他抽了抽鼻子,半晌才蹣跚離去。

他快步疾行,毒酒事件的真相一旦揭露,隱瞞起來的汙穢像是傷痂一樣裂開來,通盤考量後,梅林反而冷靜下來,心底已經下了決定。

當夜亞瑟如風一般的回歸寢殿,燈火在空氣流動下劈啪作響。他示意奴僕退下、要梅林單獨留下來。從臉上的表情可以判斷出他懷抱愧疚感,支架上的火焰閃爍著。「我們之間除了愛情也有義務,這些事情你必須知道,坐下來我說給你聽。」

饒是亞瑟時常自負又充滿熱忱,現在卻像是沙漠中見不到綠洲的旅人,帶著一股心靈上的死寂,「我一直認為只要穿著你們的衣著,吃你們的飲食,就能讓所有人卸下心房,一同坐在火堆旁一起生活,但事情總沒有想像容易…」國王感到難以啟齒,梅林就坐下來等待他如實以告。「一切是我母親授意的,特使已經被我關押起來。奧丁也招了,是他命人把動了手腳的菜餚送來你眼前。」

出乎亞瑟意料之外,梅林的反應平淡而沉著。他模仿亞瑟的安慰撫摸他的手,似乎明白這對年輕國王是個打擊。擁有一個掌控慾旺盛的母后不是他的選擇,Ygraine暗中策劃的種種舉動亞瑟都不知情,連他也害怕母后參與烏瑟的暗殺。

「我不願懲罰我的母親,但事關我手下一位優秀人才的性命,必須公正以對;」他看起來很為難,像迷失在幽暗中,「雖然我愛我的母親,但操弄是非的太后是另外一回事,她應該與權力隔離,以防這種事件再次發生。」

「你的想法是對的,足以服眾,但是你打算怎麼作?」梅林終於開始憂心忡忡。

「我準備叫里昂攝政的伯父懲罰我母親的首席執行官,將她幽禁後宮,詔書我會命令藍斯洛草擬。」他低聲地說,風吹過布幔發出尖嘯的海濤聲。

「不,這會破壞你們母子的關係,我看得出來你多愛她,」梅林說道。窗櫺透入一些空氣,但美好的天氣已經消失,呼嘯的風聲陣陣,低垂的烏雲開始下淅瀝的雨。「你不止一次提過她在你少年時接受軍事訓練與哲學課程的午後,為你準備的香甜的無花果乾與杏仁,你懷念那些日子。」

「今非昔比,我已經是征服亞洲的國王,不代表她能夠像當初操控舅父那樣為所欲為。」亞瑟眼底深沉,帶有掙扎,兒時的孺慕之情與國王的判決在角力。

「我有個好主意,讓你不那麼為難,」他發出和緩的呼吸聲、靦腆靠近國王耳邊低語,「事關重大,不需要懲罰太后,只需要給予合理的補償就好。譬如說:讓我擔任埃克巴塔納的省長,代理你訓練軍隊。擁有自己勢力的今後,任何人也威脅不了我。」

驚疑、困惑、臆測從亞瑟水藍色的眼珠中閃現,最後是困窘與百般的無奈,「沒必要這麼做,我可以提拔你為近衛,你我親密無間,只差沒有歃血為盟...」

不得不說國王的心意化解了梅林的種種不安、更加深他的信心,彷彿看到他們未來的藍圖。「你的行政版圖非常宏大,無論攻打粟特或或任何反叛的部落,即使負傷我也願意隨你前往,只求待在你身邊;」梅林停下,在國王專注的傾聽中鼓起勇氣,「但現在你已經有好幾個出色的近衛,缺乏的是後防信賴的人才。我願意擔任你的分支,在你攻打粟特的時候鞏固你的後方。軍營中有一批融合馬其頓與波斯血統的少年,我可以為你打造一支軍隊。」

「後方軍防我會想辦法,也會想辦法保護你。就算你的傷勢不適合隨我出征粟特,不代表我答應讓你去埃克巴塔納。」國王難得流露自大任性的一面,高挺的鼻樑象徵著絕不讓步。

「難不成把我帶在身邊,甚至不告訴我亞歷山卓城擁有編制化的圖書館,這些就是你說的保護我 ?」梅林難得語帶抨擊地回問。

「你怎麼知道這件事?」國王看起來有些惱怒,「我讓蓋亞斯別告訴你的。看來他的口風並不緊。」

「別責怪他,是今天去找他時,我偷聽到他吩咐建築師。」梅林撒了無傷大雅的小謊,手搭上他的胸膛祈求原諒。

亞瑟嘆了一口氣,摸了摸他鬈曲的頭髮表示沒有真的生氣,「亞歷山卓城不同於巴比倫,將是亞洲當代最好最先進的城市,不同於希臘城邦擁有國際化的港口,還有最完善的圖書館,能夠吸引最好的哲學家、天文學家、數學家、建築師前來居住。等圖書館蓋好,我帶你前去參觀…」

「但那不能解決問題…你擁有你不可一世的命運,我則擁有我的。讓我待在埃克巴塔納吧,你需要一個信賴的人守護後方,盯著亞歷山卓城的興建。養傷中的我只能作這麼多了。」

「說到底你是顧慮我們母子的關係,」亞瑟的神色有些複雜,「從沒人這樣為我著想過,不是為了你自己,是為了我們母子間的和諧。」他出現少見的猶豫與心累,「我無法立刻給你答案,待明早太陽從東邊昇起,我會做出決斷,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他的聲音透著疲倦、背叛和一個兒子掙扎的痛苦,沒等國王出口要求,梅林默默地留下來與他相伴。當他披上亞麻長袍鑽進赭紅絲綢被單,發現亞瑟的手腳冰冷,促使他將手掌覆蓋其上、安慰他此刻的脆弱;儀式用的金雕冠擺在床沿,眼睛鑲有綠寶石的老鷹像準備振翅掠奪般盯著他們。國王摟住梅林交頸而眠,像疲倦歸巢的鳥獸,兩人遠比任何時候都來的親暱。從他三不五時的翻動可以猜出他睡的很淺,這時梅林會展開雙臂,將背負命運的國王緊緊裹住。

他們雙雙作了衰弱瀕死的噩夢,像翻船前的雷電暴雨將他們驚醒;夢裡的預兆很清楚,亞瑟觸怒了酒神,Ygraine崇拜酒神,酒神藉由她的手打算對亞瑟施加懲罰。

「是我的錯,連累了你。」亞瑟一生倚賴希臘眾神,俯瞰身下的梅林像低頭接受罪咎,「讀過『酒神的女信徒』嗎?蔑視酒神的國王彭修斯慘遭親生母親撕碎。是我犯下致命的錯誤,忘記祭祀酒神戴奧尼索斯;又妄想你是酒神,挑戰他神性做出褻瀆。這個夢境是神明賜下的惡兆,提醒我遵從他;否則戴奧尼索斯會不惜摧毀我,甚至引誘我母親與他癲狂共舞。」

這齣劇作是描寫國王彭修斯忽視酒神戴奧尼索斯的神性,將他幽禁起來。戴奧尼索斯為了自由,帶領自以為高尚的彭修斯前去基瑟隆山,見識女信徒儀式中的狂歡。彭修斯國王出於好奇答應釋放酒神,兩人上山偷窺整個儀式。好景不常,彭修斯國王的偽裝被識破,被他身為女信徒的母親親手撕碎。劇作家藉故事諷刺高傲的國王,想來亞瑟已經得到警示。梅林因此翻身坐起,知道答案已在亞瑟心中。

既然夢境顯示Ygraine被酒神迷惑了心智,而非她本人的意志,亞瑟明顯心安不少。對梅林說身為國王必須賞罰分明,「這不是毒酒事件的補償,而是感謝你在樹林裡救了我,」亞瑟早封賞了其他的士兵,但梅林一直不居功。「我將埃克巴塔納省──屬於你外祖父那片富饒豐裕的土地──賜給你。那裡的臣民想必會歡迎你的。」

梅林悲喜參半地向年輕國王行禮,「我代族人感謝你的慷慨。」紅噗噗的臉難掩無比地激動與驕傲,「可以想像你贈與我的鷹隼銅頭生辰匕首被視為傳家寶物,代代相傳下去。」

被這席話觸動,亞瑟突然面露嚴肅,兩人沉默了一陣,亞瑟的表情轉為溫柔而莊重;是面對重大儀式的表情。「我封你為埃克巴塔納行政省長,賞賜你一旅波斯軍隊,但是有個條件,」他伸手將梅林扯近身來,近到梅林能就近感受他的呼吸,「那個鷹隼銅頭匕首將成為你的專屬信物;說明你帝國統治者愛人的身分。你可以結婚擁有子嗣,但妻子不能擁有名份。除此之外你等同我的伴侶、享有崇高的地位。這個條件你接受嗎?」

這是前所未聞婚約般的誓約。梅林仔細地用目光描繪年亞瑟高挺的鼻梁和薄唇的輪廓,像是怎麼都看不膩,「連阿基里斯也沒這樣做過…」

見亞瑟有些緊張,梅林笑得像耀眼撲滿貝殼的白沙灘:「但與其花時間猶豫,我寧可現在就答應你。」擁有國王般卓越的愛人,他懷疑是否能看上其他女子。

受到感染,亞瑟也笑了,眼中再無陰霾。「我攻打粟特之際,你可以回埃克巴塔納祭告祖先。明日我命令書記官書寫一份正式誥命,任命你為埃克巴塔納執政官。那裡山勢險峻,是天然地理屏障。在我回來前,相信你能處理的井井有條。」

明白這是國王因地制宜的賞賜與最偉大不凡的慷慨,強烈的自豪與對首領的愛戴從梅林心口湧現,「你注定成為歷史上偉大的帝王,從見到你的那一天我早就知道了。」

「你是我締結婚約的愛人,我要的不是下屬式的愛戴,你知道的。」亞瑟驕傲地揚起頭,金色的瀏海甩過額盼,於是梅林含情脈脈地湊上前去,將潤澤的嘴唇印在他生氣勃勃的唇上,得到溫婉綿長的回應。

這個吻綿延了許久,像以吻封緘不朽的愛情。



*************


時隔一個大雪紛飛的時節,冰雪初融匯聚成河,母鹿帶著幼獸出穴覓食。今日大軍征討粟特歸來,巴比倫城外的哨兵早快馬回報,巡邏兵不同於平日面帶雀躍。得到亞瑟得勝凱旋的消息,他們都知道接下來是連續幾日的酬神宴席與眾神祭祀;藝術、比賽跟龐大盛宴代表有享用不盡的美酒可飲。

梅林穿著一件墨綠色的波斯長袍,剛洗過的頭髮在頸窩處捲曲,捲曲的黑褐髮與沐浴陽光後的淺棕色肌膚相得益彰,一枚金色雀頭胸針在肩膀處別住淺藍長罩衫,散發有別於戰士的哲學家氣息。金色雀頭胸針是臨走前亞瑟親自幫他別上的。

一個季節足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回到故鄉埃克巴塔納,他首先整頓了古老破敗的舊宮殿,用幼發拉底河邊盛產的石材讓整體建築煥然一新。隨之而來是馬不停蹄訓練亞瑟賜給他的波斯籍軍隊。粟特只是未歸順部落中的一支,並非所有的近衛都隨亞瑟出征,高文任命為亞歷山卓城未來的執政官,但與其在未興建完成的亞歷山卓城雄踞一方,他寧願委任手下監工城池興建、自己幫助梅林訓練軍隊。「這是我的拿手項目,我不是亞瑟,建築跟探索從來不是我的強項。」

雖然身在後方,梅林卻時刻心繫身在前線的亞瑟。傳訊兵每隔一週傳來國王攻打山頂部落的消息:據聞探子回報了粟特的地理山川形式,將即將橫越的河灣深度與山脈隘口的海拔謹慎測量,經由里昂與藍斯洛早先一步將數據繪製成圖,標示好座標供亞瑟策畫行軍路線,只待國王發號施令。

梅林早耳聞粟特人野性頑強,根據地勢盤踞山頂的碉堡,地形讓希臘軍團易守難攻。亞瑟攀上馬背巡視這片紮營平原上駐紮的軍隊,由里昂與藍斯洛亦步亦趨跟著。平原上軍隊的主幹是中堅的馬其頓將士,有騎兵、步兵,還有各階級的軍官。兩側是希臘傭兵團,後方則是色雷斯人、波斯人等亞洲民族形成的聯合軍團。望著這批多方融合的大軍,亞瑟開出獎賞,若有人自願擔任先遣部隊殺上山頂,將給予豐厚的獎金與持續一年的薪俸。梅林瞭解亞瑟,他從不強行下令,而習慣讓士兵心甘情願為他衝鋒陷陣。

立刻有勇於犯險的強壯士兵響應,亞瑟湊齊了三百人的先遣部隊,在粟特人休整、認為無人能跨越的冰封時期以冰鑽強行突破。奇襲立刻收到了奇效,粟特人措手不及,紛紛扔下武器束手就擒。粟特族長更是喃喃自語,認為亞瑟是長了翅膀的天神,竟然從天而降。頑抗的粟特族長與兒子們被帶到亞瑟面前,大家皆心生恐懼以為會被殺死;但亞瑟只是要求他們簽訂和平條約,立誓永不侵犯永不造反;晚間還殺雞宰牛宴請這批本該是俘虜的貴賓。

想到這裡梅林笑了。他完成了階段性的任務,埃克巴塔納在他的治理下已經慢慢上了軌道。前來列隊歡迎亞瑟凱軍的隊伍裡,除了騾子駝著進貢用的絲綢布匹、工匠精心鑄造的刀工兵器,梅林的隊伍最後還有一百個混血少年。他們的父親是馬其頓人,母親則是各地民族的女人。這些男孩的父親或戰死沙場、或受傷回馬其頓與妻兒團聚,早拋下了他們。梅林將這批少年要了過來,供應他們吃穿、教育他們並接受軍事訓練。有朝一日,他們必會成為固守一方的戰士。這批孩童讓隊伍上下顯得熱鬧,聽見這批孩子以希臘語與波斯語交雜交談,梅林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蓋亞斯沒有前來,忠心執行國王指派督建亞歷山卓城的任務,偶爾幫助梅林指導少年們通識與哲學。蓋亞斯是個好老師,願意對這些男孩傾囊相授。他稱讚梅林的理想──運用這批少年打造一支訓練有素、充滿紀律的軍隊。未來梅林還計畫利用亞歷山卓城館藏豐富的圖書館,徜徉其中的書藏,培育通曉語文與知識的強健少年做為他的接班人。

Daegal被分派到藍斯洛的部隊裡,梅林毫不懷疑吃苦耐勞的小夥子,有朝一日能成為馬其頓軍隊的枝幹。征討粟特戰役他成功完成國王交代的補給任務,後續必受到重用。

巴比倫斑駁的城牆在日照下呈現溫暖的金色,鼓點與號角聲響起,隊伍像節慶遊行般緩緩駛近。亞瑟身上穿著正式盔甲,盔甲上的圖案是傳說中威武的海女妖梅杜莎,傳聞見到她的雙眼隨即會化身為石像。梅杜莎頭上千蛇四竄的髮絲曾被梅林習慣仔細擦拭直到閃閃發亮,現在則被風沙掩蓋曾經耀眼的白銀光澤,顯得風塵僕僕。

他的頭盔上裝有羽飾,方便士兵能在人群中辨認出他。金黃色耀眼的髮色被遮蓋起來,臉上的稜角因削瘦變得更加明顯,不變的是水藍色炯炯有神的雙眼,銳利如耀眼星辰,散發出不同一般士兵的成熟與卓然魅力。

列隊歡迎的人群中,梅林被眾人拱到最前端。他從不虛偽、不嫉妒、不奉承、不魯莽;雖然亞瑟出征前沒以公開儀式宣布,但朝中眾臣敬佩梅林而默認他不尋常的身份。詩人還以他們的愛情為題材寫出可歌可泣的詩歌,盛大浮誇令梅林啼笑皆非。早有人將他的愛馬賽勒涅牽來,梅林翻身上馬,在眾人的起鬨下,驅馬與亞瑟並肩而行;心口像被潑灑斑斕色彩的美麗畫作,兩人就近相視而笑。

馬上的亞瑟將手弓在胸脯上,一個致敬的姿勢,眼中流露強烈的思念與毫不掩飾地愛意。士兵們在後頭鼓掌並發出催促聲,不知哪裡傳來震天的吼聲喊著「親他~!」眾人附和之餘皆拍手鼓譟,要國王做出表態。他們在粟特的風雪中待了一季,對冒著危險待在部隊最前端的亞瑟帶有英雄式的崇拜,凱旋之日只希望國王暢快地大笑。

梅林忍不住咧嘴昂起頭,知道軍隊沒有惡意。他的體魄已經結實盈滿起來,傷痂早痊癒了,願意用所有的愛來歡迎他。帕特羅克洛斯終於等到他的阿基里斯,他聞著亞瑟淡淡的香料香氣,愉悅以嘴型朝著面前年輕國王,無聲地說了一句”我愛你”。

饒是戰場上卓越的亞瑟也瞬間呼吸一滯、瞳孔放大,梅林知道他聽見了。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在震天的起鬨聲中,亞瑟下馬牽起梅林的手,蜻蜓點水的對他粉紅色的唇瓣親親一吻,頓時軍隊與臣民歡聲雷動。梅林羞紅著臉,被亞瑟牽著舉起手,轉身面對群眾的歡呼與滿城的喝采。




(完)


=============


後記:

這篇同人寫到現在也經過好幾個月了,一開始只是純練筆玩耍性質,寫到後來為了作功課看了好幾本著作,確實也越來越有興趣,因此學到不少東西,讓我頗有所得。不過經過這麼一次,我也會覺得下次還是寫自己更擅長的領域好了。

本故事的結尾參考歷史上出名的Bagoas's kiss:根據 Plutarch,馬其頓軍經過Gedrosian沙漠後Bagoas贏了舞蹈比賽,馬其頓軍隊要求國王親吻Bagoas ,國王照做了。歷史上亞歷山大大帝為了種族融合娶了波斯籍跟大夏籍的妻子,出於私心,我讓梅林也嫁給(娶了)亞瑟

同人裡設定Merlin是波斯人的角色,是因為覺得這樣比較有衝突性。兩個不同文化差異的人相遇在一起,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而且裡面的Merlin慢慢脫離擔驚受怕的男僕轉為亞瑟的愛人,寫起來也很有挑戰性。不意外的話,這同人會有番外篇,講的是Merlin跟Arthur結為伴侶後的日常, 一起養馬其頓混血波斯小孩的故事XD。

寫這篇文的參考書目有:

Mary Renault的著作”波斯少年”(The Persian Boy)、"天堂之火"(FIRE FROM HEAVEN)
Madeline Miller的著作"阿基里斯之歌"(The Song of Achilles)
Annable Lyon的著作”我的學生亞歷山大”(The Golden Mean)

對我來說簡直是幫助很大,有興趣的人可以去閱讀這些書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這篇文章獻給Fernando, I Love you always.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