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同人]Chase 暗夜追逐(Arthur x Merlin)

這是個hurt and comfort的社會寫實向故事 。內有文化歷史情結與歧視同志字眼,閱讀前請斟酌。結局保證HE。

內有文化歷史情結與歧視同志字眼,閱讀前請斟酌。還有第一章就是大大的肉...

大綱:兩個個性與身分背景南轅北轍的兩人相遇,究竟會擦出甚麼驚人的火花?

身為高階銀行主管的亞瑟覺醒過來展開一場探索性向之旅,
在電影院遇到那個英俊迷人的陌生小伙子梅林,
他的人生從此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是如何從隱瞞性向的深櫃人士,到決定走到陽光之下積極去愛?




第一章


當對方的舌頭探進口腔貪婪地吸吮,手沒閒著扯開襯衫的扣子,亞瑟的腦海呈現一片空白,再也無法否認自己對同性肉體的嚮往。他鍛鍊有利的臂膀反手捧住他手感極佳的臀瓣、將他摟近些,相交的嘴唇一刻也無法分離。對方吻他的方式,像是世界轉瞬即將崩毀,熱切而專注,旁若無人。亞瑟也不遑多讓,全身像是灌注了充沛的電流,手指微微地顫抖著。

前所未有的感覺席捲而來,將亞瑟徹底淹沒。他們偶爾停下接吻,似乎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感到不可置信,但隨即嘴唇又貼合在一起,難分難捨。

一個多月前,亞瑟絕對料想不到他會隨便找個素不相識的人﹑在大庭廣眾的公眾場合上演妨礙風化的戲碼。他是個外表正派、帶有騎士風範的倫敦銀行主管,擁有一批死忠彷彿搖滾樂團樂迷的客戶。亞瑟.潘德拉貢一向注重自己的形象,擅長用一看就是極品的深色西裝與亮色領帶將自己打扮的專業得體,精心的程度與晚宴中穿著高級套裝與粉亮高跟鞋的女人一般,被塑造的奢華有型。但面對那些光鮮亮麗精雕細琢的女人,亞瑟卻從未感受找到真命天女的那種強烈悸動。

亞瑟的父親烏瑟潘德拉貢也是個成功的銀行家,擁有為數頗豐的土地與資產,權威的父親從小教育他什麼叫做男子氣概和真爺們,但在經歷與女友虛應故事的嘗試後,他自知不能再如此對自己欺瞞下去了。從小時候起他隱約發現自己的性向,但礙於身份地位、交往的對象一直僅限於女性,而這些女性從未帶給他如愛情片中男女情愛的歡愉。今天是他三十二歲生日,在杯觥交錯的生日宴中逃了出來,決定嘗試些史無前例的行為:如果沒有真正試著與男人做一次,他怎麼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究竟是男是女?或許一切只是他庸人自擾?

為了怕被熟識的人或任何往來的客戶認出,他請了為期兩週的假期,低調北上至格拉斯哥這個遠離他生活圈的城市,刻意在龍蛇雜處、惡名昭彰的同志街區到處徘徊,急於物色一個能讓他看上眼一夜情的對象。他擁有的時間不多,但習於健身的他對身材有一定的要求,不能擁有鬆垮垮的小腹、對方也絕不能是毒蟲或染有前科的粗魯莽漢。亞瑟自知他長得很帥,就算穿著鬆垮休閒褲搭著磨暗的褐色夾克、依舊有許多人朝他拋過勾引露骨的眼神,但他的要求獨特,又不想隨便找個出來賣的男妓,以致於他徘徊了整整一週,依舊遲遲沒碰到看對眼的傢伙。

他知道這個街區不平靜,警察時常來回巡邏,更有便衣警察潛伏在公廁、巷道或夜店後方,為得就是逮捕他們這類公開妨礙風化的這些人、順便查緝毒品交易。這使得亞瑟盡量低調保密,讓自己別看起來像是個不經世事的處男急於尋找砲友。祈禱金燦燦的惹眼髮色別讓獵捕妨礙風化的便衣警察給盯上,一面蒐羅人選。但除了街角一兩個獐頭鼠目的男人虎視眈眈的望著他和一個堪稱長相中上但暴牙叼著煙的傢伙外,亞瑟沒見到任何適宜的人。

有些喪氣的路過電影院門口,斑駁的階梯門口張貼了今晚上演的戲碼,是一部低俗的色情喜劇,他一點也不敢興趣。但還是掏了口袋買了張電影票,十一月的格拉斯哥已經太冷,水氣足夠的話馬上就要下雪了。

過了一會他適應了老舊電影院內的黑暗,電影再過幾分鐘就要開始了。裡頭是破敗地毯混合香菸的味道,熙熙攘攘坐了兩三個人,看來賣座率非常不好。他們可能也像亞瑟一樣是來獵豔的,或許裡面也有一兩個便衣警察正準備他上鉤。他繃緊神經,沿排沿排的張望著,不放棄今晚蟄伏的目的,直到有一個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看起來比亞瑟小了幾歲,張狂的坐姿佔領了一處沙發座椅,雙腳高高的盤起、毫不客氣地搭在前座的椅背上。張牙舞爪的黑色髮絲蓬鬆地佔據著他的視線,當他發現亞瑟望著他,藍色的眼珠暗了暗、露出放蕩不羈的輕蔑笑容,似乎蔑視一切的常理準則。

他以為我是便衣刑警?亞瑟感到啼笑皆非。
看來對方也不是便衣刑警,打量他的態度倒十足像是個地痞小流氓。而且是長得非常漂亮的那種。

他穿著一件貼身的棉衫,性感單薄的腰線很合宜的露了出來,裡頭是白晰鮮明的肌膚。緊身的褲子映襯出他優美充滿肌肉的長腿,跨下處鼓鼓的一團說明他的年輕活力。他擁有很好看細緻的五官,還有亞瑟喜愛的寬肩窄腰。最重要的是那股挑釁的眼神,讓亞瑟生出將這頭美麗野獸征服的慾望。

終於,他在電影院裡尋找到他了。瞬間亞瑟就確定這就是他想要的那個人。事成後他知道這個男孩名叫梅林,也不知是化名還是真名。若被他那嚴厲的銀行家父親知道了,恐怕會殺了他。

男孩一點也不害羞地笑著朝他勾勾手,吸引他身體不受控制的向人走去,只見他放下靠在前座的修長長腿、早有心無心地跨開了雙腿等著他的到來,彷彿等待他的臨幸。這動作幾乎讓他失控,差點不顧一切的跪下來摟住他的腰際。但他還是選擇更小心謹慎,朝那張開的雙腿被咽了口唾液,失神半秒才慎重地在隔壁坐位坐下。手緊緊攢成拳頭,手心出汗,天知道他多麼緊張。

事後亞瑟回想起來,初次在電影院裡頭見到他時,就知道這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初夜對象。暗藍的瞳孔與高高的顴骨,乍看起來漫不經心,但狂妄熱切的掃視讓他直覺願意為了他赴湯蹈火、深陷陷阱。那瞬間兩個陌生人間莫名心意相通,哪怕他真的是個秘密警察還準備用手銬逮捕他、亞瑟也不打算苛責他、並停止碰觸他的渴望。好在他先前挑叛敵視的神情早說明了他並非亞瑟想像的那樣,身上汗味內急切熱烈的費洛蒙早證明對同性的窺伺與愛戀,而亞瑟知道自己對很多人而言具有難以抵擋的魅力,男女不拘。

電影開演的音樂響起,這令他放鬆不少,攢緊的拳頭也鬆開了。對方依舊大剌剌的張腿躺在椅子上,右手指尖輕輕握住他放鬆的拳頭,開始緩緩的磨蹭。這使他掌心更加潮濕,一個翻手抓住戲謔調皮的指尖,狠狠扣牢不肯放開。像是兩個中學生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你弄疼我了…」對方哼哼地抱怨了一句,手從他的箝制下抽回來,聲音是悅耳的男中音。在他還沒從意亂情迷中醒來時,手中已經變出了兩個方形的小物事。「香草與哈密瓜,你要哪一種?」

他很謹慎的挑了靠自己近的那個口味,電影院的人數寥寥無幾,讓他能更放肆露骨地盯著眼前翹起嘴唇的可人兒,舔了舔嘴唇,還在意亂情迷與公然猥褻的猶疑中掙扎拔河,就感受到對方一個起身瞬間跨過扶手,一把跨坐到他大腿上,隔著單薄布料的挺翹臀部傳來炙熱的高溫。




第二章

還沒回過神來,男孩就按著他的手暗示他沿著敞開的褲端滑了進去,直接撫上臀丘那片帶有高熱又滑膩的肌膚。他的視線像是愛情戰爭中的狙擊手,神情熱切又投入。少了嬉鬧的笑意、多了點勢在必得,身體因觸碰變得異常興奮,動人修長的長腿緊緊纏著亞瑟的髖部,纏著他不肯起身。遠看過去兩個影子已合而為一,巨大的黑影佔據了電影院偏僻的一角,要不是難以遮掩若有似無的角力聲,還真分辨不出那裡坐了兩個人。至於其他座位上的人是否察覺這些動靜,已經被他們拋到九霄雲外。初次與男性的體驗早讓亞瑟的感官徹底沈淪,陶醉在無邊無際溫柔有勁的愛撫裡。他必須不斷提醒自己穩住,才能避免自己看起來處於全然被動被人徹底擺弄生吞活剝。

「嘿,很高興你們間如此火熱,但能夠別擋住我們看電影的視線就好了。」座位後方傳來陌生男人的聲音。促使兩人從雲端的激情中醒悟過來。身上的男孩並沒覺得不好意思,放肆的渴望行為稍微節制了些,從腿上下來朝他壞壞地笑笑,兩人雙雙滾到最邊邊的座椅角落,不規矩的手改成對他胸前毛髮精心的探索。

「我不怕活春宮,你呢?」他低頭對他咬耳朵,低聲笑著。

想到自己買了長途火車票來此就是為了更佳瞭解自我,他不禁搖搖頭。「我也不怕。」當然他有足夠的財力帶這個男孩遠離這裡、前去高級酒店開個舒適的房間,盡情享樂一整晚,但這無形會暴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路邊廉價情色旅館的藏汙納垢他也難以忍受。最重要的是他怕眼前的漂亮男孩出了電影院轉瞬間反悔,突然改變主意不跟他上床。他知道自己有多惹眼,下屬總說慣於西裝革履的他一看就不是下等街區出身。

「那我們就別浪費短暫的美好時光,讓我幫你,」好不容易戀戀不捨從亞瑟給予的擁抱中分開,悅耳的男中音沿著他的耳廓傳來。他拿過亞瑟手中緊握的保險套,低身往下滑到他的髖骨處,抵達胯下精神奕奕的三角地帶。經由螢幕上的餘光下更清楚望入男孩晶亮的眼眸深處:除卻直截渴望的訊號,還帶著澄澈的好奇與專注,光男孩低垂顫動的睫毛就令人激動忘我。遑論他手下逐漸加重的律動徹底地取悅他。

他徹底安靜了下來,放任他對他擁有掌控權。鼻子內是橡膠混合哈密瓜的味道,帶著男孩汗水淋漓的氣味,令他意亂情迷。「哈密瓜口味,我的最愛。」男孩不間斷地品嘗著,小心的吞吐再用力的含住,汗珠沿著他挺直的鼻樑流淌下來,不含雜質的眼神澄澈中逐漸染上難以自持的色彩。他彎下身去,親吻專心伺候他的男孩頭顱,陽具在急遽的吞吐中勃發顫抖,然後不可避免地在溫熱的口腔中達到極限,猝不及防地射了出來。

射精而出時他強烈地意識到:過去那種虛偽的假日子已經徹底結束,他愛的人確實是同性。從今日起他必須與過去告別,這決定讓他呼息沉重卻如釋重負。對男孩的寵溺之情油然而生。就算之後他們永不相見,他想他一輩子也不可能忘了他。

這張甜美的豐唇徹底征服了他,要不是戴了保險套,他真想濺得這個漂亮男孩滿臉晶瑩,就像是雄鹿標示領地範圍一般。當然這一切只是他下流的小妄想,他還不至於那麼沒有常識。這樣浮想連翩下,下身又逐漸腫脹起來,被男孩輕易的發現。

「真是有精神,你叫什麼名字?」男孩著迷撫摸著他,等待亞瑟的坦承,不在意那片沉默代表的意義或對方是否讓他等待太久。

所有曾經經歷的性事中,這絕對是最無與倫比的一次,任何人都不忍在此刻撒謊。既然他們絕不會再見面了,鬼使神差下真名脫口而出:「亞瑟。」兩人間分享了彼此最親密的行為,奉獻他們儲藏已久的熱情,對方也一副無防備地模樣,告知他又何妨。

反正世界上千千萬萬個亞瑟,他也不知道彼此的姓氏,沒必要過於小心謹慎。

「我是梅林。」男孩挑釁一笑,蘊含著情色的欲望。

他們接著不經意的親吻,直到男孩再度以不可思議的姿態黏在他的身上。這回他精神的小傢伙緊挨著亞瑟泄欲後柔軟的生殖器,帶點撒嬌纏綿的意味磨蹭著。梅林敞開的褲腰已不足夠形成他們的阻礙,被亞瑟一剝露出整片雪白渾圓的臀瓣。

「亞瑟,幫我。」無法抒解的脹痛感逼著他開口乞求,裡頭帶有奇怪的嘶啞聲。但他依舊高傲自負,反手扯住他慣於打板球的手掌,往膨脹到發疼的下體按去。好在他並沒有讓他失望,手上搓揉的勁道適中有力,嘴唇流泄出的愉悅哼聲就是最佳的證明。

就著面對面跨坐的親密姿勢與哈密瓜保險套的潤滑,他像是逆流而上的鱒魚產卵、緩緩進入梅林狹窄緊窒的體內。沒有人在意電影,附近幾對似乎也無法壓制正打得火熱,無暇顧及他們逐漸壓抑不住的喘息。雖然咬緊牙關儘量避免呻吟聲外泄,但初次品嘗全套依舊讓亞瑟顯得非常慌亂,相較下梅林就顯得較為遊刃有餘,順應著身下人的動作扭腰擺臀。僅在偶爾忍不住亞瑟過度積極的試探開發、轉而啃咬亞瑟肩膀低聲呻吟,顯出一絲美麗無暇的脆弱。

他們暢意地幾乎快弄傷彼此才鬆手。亞瑟戰士般充滿肌肉與靜脈的大腿沾染了梅林的精液。當他噴射而出時才想到另一個保險套;而它早已經不知道掉到電影院裡哪個黑暗的角落,喪失他原有的功能。

「你長的真好看,倒三角的身材活像從英國皇家空軍跑出來的菁英,」男孩饜足的癱在他起伏的胸口上溫存著,頑皮地抹去金色的胸毛上沾染的精液,初次見面的輕蔑挑釁已轉為慵懶與滿足,引得他情動下伸手插入他澎鬆的黑髮。

「我想我曾經見過你。」男孩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

亞瑟愛撫黑髮的手指因這話而瞬間僵硬,像被最強的雷電劈中,手指不禁發起抖來。害怕的情緒蜂擁而出,將趴在身上的身體瞬間掀翻,彷彿被火紅的烙鐵燙到。跌下身的男孩發出吃痛的哀鳴,臉上因生氣變得脹紅:「過河拆橋也不需要這樣。」

但亞瑟沒有聽進去,彷佛見到父親指責他破壞家族的名譽,信賴的上司搖頭歎息、面臨身敗名裂的窘境。他徹底慌了手腳,臉色慘白,方才完美的性愛突然變得諷刺,倉皇下差點衣不蔽體奪門而出。銀行裡人來人往,難保曾與這個英俊的漂亮男孩有所交集,只是他沒多加留心。

但他終究沒有走,對方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輸不起這盤棋的情況下,一切必須自己收拾善後。

敏銳查覺到他僵硬的冷汗直流,慢慢知道他究竟在害怕什麼,梅林歎口氣爬起身,試探性的碰觸。初時小心翼翼將手覆蓋在亞瑟僵硬的手背上,見亞瑟沒有推開,才捧住他的臉試圖側頭吻他。「別怕,我們沒有見過面。但今夜之前你確實屢屢出現在我的夢中。」

亞瑟擁有片刻的失神,他太小題大作了,這下倒讓男孩抓到他最在意的弱點。見他驚魂未定,男孩俐落地探進亞瑟上衣口,將溫暖的手心在激烈跳動的心口畫著圓,試圖安撫他,直到亞瑟的激動逐漸平復。梅林接著俯身親吻他的金髮,他的心口轉為另一種情感上的悸動,搗鼓般噗通噗通跳著。

「我夢到我為你買了一大袋特價的牛肉,而你雀躍地隔著餐桌迫切地擁吻我。天知道我徹底的一個素食主義者怎麼會夢到這些?莫非我們前世曾是情人?」說到這男孩臉上出現少見的紅暈,帶著難以啟齒的害羞。

亞瑟無語地凝視著他,想看看這話有幾分可信。身為銀行家第二代他不信星象輪迴,對占卜算命也不敢興趣,那些都是女孩兒的玩意。但心湖卻掀起滔天巨浪:或許梅林不是說謊,他對他也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感覺驅使他下意識不斷尋找一種特定的類型:豪放不羈的黑髮藍眼,高傲像被人民敬拜的希臘神祇。

就算一切只是巧合,但梅林親吻他的方式:舌頭探索絞緊、挑逗再鬆開,那是他最喜歡的方式,熟練地彷佛他們曾經有過一段往事情緣。

「見到你絕不是巧合。這其中必定有某種聯繫。」梅林再度肯定,等待著亞瑟的回應。但上帝似乎不打算給他們解決疑惑的時間。門口傳來一陣騷動,似乎是有人爭吵起來,其中有人喊著「是警察,是警察」。接著門口布簾拉開,一支瓦數很強的手電筒燈光在昏暗的室內四處掃射,打破了兩人間猶存的那股餘韻。慌忙間裡頭傳來咒駡聲與奚落聲,並有奔逃與吆喝。室內瞬間亂成一團。

這是亞瑟最害怕的狀況,時間彷佛禁止了,一切畫面都變成慢鏡頭播映,他看到手電筒照到一對赤身露體的男人身上,而持著手電筒的那人正掏出他最害怕的手銬...

望著飛快拎起褲管整理自己的梅林,他手下著衣的動作也沒停過,腦海裡第一個念頭是"我還能再見到他嗎?"而不是"我不能被抓到。"他們還沒交換聯絡方式,再過幾天他就必須回倫敦了。他還想再見到他。只見一個翻身,男孩早牽起他的手,口齒伶俐地說「不想被抓就跟我來」。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