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籌辦婚禮的事如火如荼進行,梅林的摯友、母親胡妮斯與教授蓋亞斯自然不會缺席。兩人都不打算鋪張,選擇在安妮斯的宅邸舉行低調簡單的儀式。之所以選擇這個外頭漆著馬卡龍綠、擁有羅馬帝國時期建築尖聳屋頂及漂亮小花圃的住所做為會場,是因為亞瑟肯辛頓的宅邸太引人注目。現在亞瑟已經不再與女性交往作為煙霧彈,考量到社會對權貴私生活的放大檢視,與社區住戶對同性婚姻側目可能干擾婚禮氣氛,兩人決定選擇安妮斯開滿紫堇花與康乃馨的花園,六週後完婚。

這段時間亞瑟不再遮遮掩演,帶著梅林、威爾出入倫敦的高級同志俱樂部,由高文參與經營。同俱樂部的男人們都是公開出櫃身份顯赫的人士,雖然訝異亞瑟潘德拉貢的出現,還是心照不宣,對他做了一個讚的手勢;進入這裡的人身份保密,能夠輕鬆享受打牌、撞球或搭訕。梅林很快受到矚目,被採訪的影片是同志界的熱門話題,加上帶有野生美的獨立自主和親切幽默的談吐,擅長玩樂的小伙子早圍繞這名美男子企圖勾引,奉承他如同中世紀油畫中的神話人物。但梅林只是揶揄一句:「你得先問過我的上司。」然後端了香檳來與亞瑟一起喝,顯然心中只有亞瑟一人。幾個鍛鍊有素的肌肉男望了金髮碧眼、寬肩窄腰的亞瑟幾眼,梅林就會把他扯過來,責難地眼神述說「要不跟別人走、要不吻我」,每次亞瑟都吻了吻梅林,對方便搖搖頭找別人搭訕去了。

他們低調地融入倫敦同志社交界。如今梅林的忙碌不亞於亞瑟:由於烏瑟即將回歸,身為代理人的亞瑟多出許多行政業務需要交接,於是梅林早上到肯辛頓渣打銀行分行幫忙,晚上兼做義務性電台同志Call in諮詢。對此亞瑟難得不樂意,因為不止一次有人call in進來向梅林赤裸表白,彷彿他是年輕一代的性感偶像亞蘭德倫。這時梅林就會用他愛爾蘭低音砲的酥甜嗓音,告訴他們他已經名草有主了,結束廣播再用手機通訊即時安撫亞瑟。許多好奇的聽眾在電台網路留言板上發起一項賭博,捕風捉影誰才是梅林真正的白馬王子。投票選項有威爾,兩位梅林接觸的年輕同志運動領袖,最莫名奇妙的還有蓋亞斯,令人啼笑皆非。後來尋求性向諮詢的電話是有,藉機告白的人還是絡繹不絕,威爾知道亞瑟不滿之後,上網匿名留言,無意中向聽眾透露了事實,上司與實習生交往的傳聞悄悄在網路上散播開來,主持人應要求投票選項新增了亞瑟。

外界對他們的傳聞頓時甚囂塵上。初次面對性向公開檢視、加上代理總裁的瑣事,亞瑟累積了許多壓力。隔天就是烏瑟回歸渣打銀行上班的發布會,他這陣子忙到日以繼夜,跟安妮絲、蘭斯洛討論其他派系可能採取的攻擊,好幾日沒有好好闔眼,反觀年輕的梅林一直是氣定神閒,似乎什麼都難不倒他。雖然兩人一起經歷了很多、非常珍惜彼此,但今晚亞瑟再也控制不住壞脾氣,利用威爾的失誤朝梅林發洩累積的憤怒。

「威爾這麼做會害死我們!他是唯恐天下不亂嗎?」穿著靛青浴袍的亞瑟指著電腦上的留言版,居家但咄咄逼人。

「威爾只是有話直說,我們要結婚了,他以為你能接受關係公開。」梅林說。在他眼中,他們的關係是天經地義,不需要再欺瞞普羅大眾。

「在我們的社交圈公開可以,但我不希望用網路搞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連走在路上,賣報紙的都說──你看那個亞瑟‧潘德拉貢,他是個同志。這是不一樣的!」亞瑟氣急敗壞地說。

「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同...你寧願我們是永遠公開的秘密嗎?」梅林臉上充滿驚愕,隨即伴隨淡淡的惆悵。

「我沒這麼說。至少不是被當成賭博選項。我對你的感情不該被當成這些網路茶餘飯後投擲下注的遊戲。」偉岸的身材讓亞瑟看起來壓迫感十足,貴族逼迫人就範的語氣高高在上。

但梅林不是普通人。毫不害怕的反擊回去:「沒那麼簡單。我看得出來,你在意媒體的看法。你沒有一天不在害怕。」他漂亮無畏的藍眼睛再度閃閃發光,如同野生的花豹矯捷靈敏,耀眼的令人秉息,「唯恐天下不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人明明是你!你卻在意媒體的論斷,真不敢相信。你始終是個膽小鬼。」

「我擔心你會受傷。你不明白被媒體亂寫、種種騷擾會毀了你的人生,你受不了的。」亞瑟稍微退縮了一步。之前未婚妻的遭遇歷歷在目,如果這些發生在梅林身上,亞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憤怒失控,把那些狗仔揍得鼻青臉腫,直接把他們送進醫院,「如果你有什麼損傷,我會發瘋的!」

「如果怕的話,我就不會跟你結婚了,你明白嗎?」梅林稍微釋懷了些,輕聲哄著雙掌握拳的愛人。

「但是我在意的要命!根本不希望我們的事在網路廣為流傳,被媒體加油添醋寫成八卦。」亞瑟發起少爺脾氣、頤指氣使地將手指比著外頭,似乎那裡有無數閃光燈窺伺著。

「...算了,我知道你最近壓力太大,控制不住脾氣。但把矛頭指向你最親近的人真是太傻了,我出去讓你冷靜一下。」梅林拿起他最愛的黑色皮革外套,到門邊套上常穿的深褐色皮靴,繫起了鞋帶,一副今晚不會回來的架勢。

「走,走的遠遠的!」亞瑟憤怒地說。從來都是別人配合他,沒人讓他受過半點氣,於是賭氣沒問梅林大半夜要去哪裡。看著他閃身出門,門砰地一聲關上,下階梯踩出錯落的腳步節拍,朝草坪外頭柵門逕自離去。

他走回二樓臥室蓋上被窩,忽略被窩裡屬於梅林的體香,闔上眼皮強迫自己入睡,別像個多愁善感的年輕詩人期盼戀人回頭。但腎上腺素爆發後的倦怠感席捲而來,空虛籠罩全身,指尖還微微發抖。獨自擁抱黑夜大約十五分鐘,一樓傳來解鎖的開門聲,梅林將鞋子隨便踢在玄關處,沉重的腳步聲爬上階梯、朝主臥室走來。亞瑟不想搭理,維持一貫的姿勢躺著。不料梅林一進來就鑽進被窩,身體被露水打濕而冷得發抖,手環上亞瑟剛硬的腰,聲音帶有哭腔:「我不想離開,為什麼我們得為了這些事情吵架。」

原本賭氣的心態在看到梅林這麼沮喪後,滿心的憤怒化為自我厭惡,捧起梅林的臉說:「是我不好,不該隨便發脾氣。」

梅林冰冷的指尖發顫著,觸碰得亞瑟一陣激靈;內心化為一絲心疼的嘆息,牽住年輕情人的手,試著把雙手捂熱。抽噎的梅林吸吸鼻子,緊貼住專屬於他胸膛的位置,湊近亞瑟剛毅的五官輪廓,兩人蜻蜓點水的接吻;逐漸回溫的手掙動著拂亂亞瑟金色的胸毛:「我們是命運共同體,你不開心,我也開心不起來。我應該體諒你的。」

「我年紀比較大,應該更穩重的。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以後我會再低調一點,你不喜歡,我就不隨便透露我們的關係。」聽得出來梅林哽咽哭得差不多了,亞瑟不禁一陣心疼,雙手摟得更緊,讓他像是漂泊的船隻靠港歇息,摸著他的黑鬈髮嘴上沒有說話。

等窩在懷中的梅林終於安靜下來,像是想到什麼:「往後碰到媒體問起來的話,你要我怎麼回答?」

亞瑟朝著天花板無聲望了很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微笑、別回答。我不希望媒體擅自用我們的關係大作文章。」

梅林原本撒嬌貼著身下寬闊的胸口、臉親密地蹭著,被這麼一說滿臉不可思議地瞪著他,似乎說"那結婚以後呢?" 他終究嘆了口氣,全身破綻地抱住年長的愛人;彷彿這個擁抱能包容他脆弱、他的憂傷、他的整個世界。自從亞瑟忙著交接的事情後,兩人一直沒什麼專屬私人的時間,藉著這次爭執,蓄積的寂寞、無奈與憤怒一股腦發洩出來,更看清對方的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說開的兩人彷彿經歷了一場惡戰洗禮,虛脫地依偎在黑暗中,只剩下對方可以依靠。心頭不再陰翳的梅林率先閉眼沉沉睡去,剩下餘悸猶存的亞瑟睜著一雙眼,目光灼灼地瞪著天花板,如同爾虞我詐的未知巨獸棲息在陰暗的角落,伺機而動。

意識到梅林說的沒錯,亞瑟再也不想跟他吵架了。這可是他費盡心思得來、願意與他共渡餘生的愛人。望著懷中沈睡的黑髮青年,高聳顴骨的陰影畫出優美的弧度。不禁反思起來:是不是該相信梅林不會輕易被媒體擊倒,直接向媒體坦承他們的關係…他們一起經歷人身威脅與匿名攻擊,梅林不是伊蓮娜,他應付的來的…

腦海裡充斥著梅林的身影,遠比工作上未知的勝負還更讓人愉快,過沒多久亞瑟也閉上潔白纖長的眼睫,側身擁抱梅林寂靜睡去。



**********



小型的發佈會在倫敦渣打銀行總部的媒體室舉行。象牙白挑高的天井,維多利亞時期的水晶燭台掛燈,配上長型方桌與暗紅色地毯,構成了氣派又莊嚴的的採訪空間。痊癒後的烏瑟首次公開亮相,對著股東與媒體此起彼落的鎂光燈回答問題。身為專職下屬的安妮斯與亞瑟也在現場,縱使父子在亞瑟坦承性向後變得無話可說,面對公事上的大場面,父子倆扮演上司下屬各司其職,烏瑟面對媒體的閃光燈、對尖銳的提問謹慎回答,亞瑟手上則是這一季的銀行財報,證明總裁病中的決策沒有給銀行帶來負面的虧損。

現場是詭譎多變的氣氛。自從烏瑟病倒後,支持阿古溫議員的派系嘗試推出一位臨時代理總裁,沒想到烏瑟堅持所有決策親力而為,亞瑟就成為代替父親發表聲明的中間人。許多人視他為代理總裁,對此亞瑟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善盡他的職責,做的風起雲湧有聲有色。幾家善於預測風向的媒體朝亞瑟照了幾張照片,預計隔天報紙頭條寫著「亞瑟潘德拉貢——渣打銀行未來總裁」也不意外。

答辯中的烏瑟刻有深刻皺紋的臉上是霸氣與決斷,歲月與病魔沒有減輕他商場上的鬥智。雖然阿古溫派系的小動作不斷,慫恿容易煽動的賽德雷寄恐嚇信來威脅亞瑟,還好靠著藍斯洛調查來的充分證據,賽德雷已經以恐嚇罪被起訴。現場幾位阿古溫派系的銀行高層臉色陰情不定,似乎等待著什麼,但亞瑟、蘭斯洛與安妮斯早沙盤推演了好幾套套路,不讓他們有機可趁。梅林也提供不少意見,雖然他是個後起之秀,卻更能從旁觀的立場看待事情,幫了亞瑟不少忙。

終於發佈會順利結束,群眾吵雜聲四起。烏瑟帶有讚許的朝亞瑟點個頭,在其他媒體緊追不放的簇擁下離去。剩下容光煥發的亞瑟將公文與數據放進小牛皮限量版公事包,準備與其他幾個同事閒聊了幾句才離開。今日亞瑟沒有開車,梅林答應開車接送他,車子或許已經停在一樓等著了。

亞瑟與安妮斯談著後續細節,談論烏瑟招聘新秘書協助業務接軌一事,就見到梅林俊秀的臉朝媒體室門內探了探,向房內的兩人打了招呼,等他們談完話。將手插在西褲口袋的亞瑟一副氣定神閒,作派大度專業,想必這次發布會非常順利。梅林指了指門外,滿臉雀躍,示意他在外頭等著。

安妮斯見亞瑟歸心似箭,說:「你知道梅林通過複試的事嗎?他這麼急,應該是來告訴你這件事。」烏瑟需要一位新秘書,總部舉行了筆試、面試,現在剩下五個面試者,最終由總裁本人確定最後的人選。

「梅林這小子!真是好樣的。」當初梅林執意不肯跟亞瑟同家公司,被亞瑟哄騙著投履歷累積經驗,沒想到一路通過筆試、複試,到達最後一關,不愧是愛丁堡大學蓋亞斯教授的高徒。

「雖然這麼說有些公私不分,但我還是希望烏瑟能用梅林。像他這麼優秀的小伙子為其他銀行效力太可惜了。不過我想烏瑟是不會用他的,」安妮斯停頓一下,盯著金髮飛揚西裝硬挺的亞瑟:「誰叫他拐走烏瑟唯一兒子的心呢?」

這幽默的揶揄讓亞瑟難得支支吾吾,手足無措地送笑吟吟的安妮斯女士踏出房門。這才整整領帶強迫自己恢復專業菁英形象。

四周的主流媒體幾乎離開了,只剩下零星幾間小報的記者與剩下收拾會場的工作人員。一位不認識的記者上前擋住亞瑟的去路,身後跟著一個攝影師,一上來就對亞瑟自我介紹:「我是太陽報的採訪記者麥可·康威,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

「可以。」心情輕鬆的亞瑟習慣面對媒體、很自然的看著他,內心卻隱隱覺得不對——太陽報從來不會關心金融企業,他們只對明星戀情與名流花邊感興趣。

「外界有許多傳聞,傳聞你可能取替你的父親,接任下一任執行長?」麥可問。

「僅只是傳聞,我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一切言之過早。」亞瑟看了一眼正拍他照片的攝影師,朝門口探頭探腦的梅林示意等一下,採訪一結束他們就離開。

「那麼還有一個傳聞,謠傳你有個認真交往的對象。你過去從不掩飾自己跟誰交往,能跟我們說對方是誰嗎?」麥可拋出更大的問題。

亞瑟稜角分明的臉剎時間僵硬,眼神充滿保護欲的警戒:「你想知道什麼?」

麥可朝亞瑟深深看了一眼,問:「謠傳你的對象是同性,對此你有什麼話想說?」

這傢伙一定得在這時候打破愉快的氣氛嗎?亞瑟瞪了這位敏銳的記者一眼,直覺與梅林頻繁的來往被有心人看出端倪來了,可能是從網路留言板挖到情報打算來套第一手消息。

梅林向來是公開的同志,被人詢問性向時慣於坦白,對自己有男友毫不遮遮掩掩。沒想到媒體終究還是決定採訪亞瑟了。謠傳是一回事,當面承認是另外一回事。美國女性名嘴蕾切爾·梅道擁有同性愛人,被業界視為公開的秘密。但沒有媒體把袈裟徹底掀開來大做文章,現在亞瑟卻面臨公諸於世的抉擇。

此時此刻邊上的梅林聽到麥可的問話,神情變得冷峻充滿防備,像是蓄勢待發的花豹,隨時準備幫亞瑟一把,神情卻帶點沒來由的悲傷。看得出來他認定亞瑟打算否認他們的關係;那表情莫名令亞瑟心臟扭曲成一團,此刻最不希望的就是坦率驕傲的梅林露出這種表情。

是時候為兩人的感情做些什麼了。乾脆豁出去。

「我從沒否認我的對象是同性。」回敬一記勁爆的發言,亞瑟挑釁地瞪著麥可。

煜煜生辉生輝的金髮加足他的氣勢,像極君臨天下的君王。兩人眼神激烈碰撞、誰也不讓誰。

四周的銀行同事與剩下的媒體聽見,有的開始騷動,有的瞠目結舌,視線全部往亞瑟的身上投注過來。梅林更是瞪大了眼,他們之前為此吵架過,無法相信亞瑟跨過自我認同的山巔、克服難以克服的心理障礙,當著媒體面前公開承認了。

「亞瑟…」梅林口中默默呢喃愛人的名字,一臉擔憂。

「無意冒犯,你的意思是說:你喜歡的是同性,這次的對象也是同性。」老實說,麥可表現出記者的專業,把震撼性的八卦當成國家大事在詢問,對亞瑟也很尊重。但一旁的梅林看起來恨不得衝上前把麥可架開,讓亞瑟少承受這種難堪的逼問。

亞瑟用游刃有餘的態度表示他應付的來:「沒錯。我想我喜歡的是同性還是異性,還輪不到別人來指指點點。」他瞇起眼睛,想這該不會是阿古溫議員他們布下的局。透露他隱瞞性向如此之深,破壞他一貫建立的名流菁英形象,藉機讓大眾關注他不夠誠實、從而質疑他的人格操守:「我不希望這成為發佈會的焦點,模糊話題。」

但他很明白:身為渣打銀行總裁的兒子,剛才他正式在媒體面前出櫃了,這將成為明天幾家小報的震撼頭條。

突然間一切如釋重負:從此他們再也不需要生活在謊言之下。為了梅林正面迎擊、與媒體交鋒是正確的,還能利用螢光幕闡述表明自己的立場。

旁邊的梅林身體輕微的顫抖,像胃被打了一拳,全身蔓延無言的痛楚與亢奮。緩緩走往這邊,站得離亞瑟很近。

「很感謝你,亞瑟·潘德拉貢先生。謠傳你跟交往對象同居…」麥可見亞瑟一副再往下問無可奉告的模樣,轉而面向一旁下意識握緊拳頭的梅林:「梅林·艾莫勒斯先生,你總是積極參加同志運動,與潘德拉貢先生是真的住在一起嗎?」

看得出來梅林對具有巨大破壞力的私人問題正強裝鎮定、滿腦子思索該怎麼回應,被罪犯一般質問的臉上是痛楚與氣憤:「我不知道你想得到什麼答案。他是我實習時的上司,現在是我的雇主。我們幾乎每天見面。」

「這麼說傳言是假的?你不是他的對象?」麥可問。

果然梅林面對媒體的咄咄逼人還是太生嫩了,亞瑟站出來擋在他們中間:「別逼他了。沒錯,如你所見,我正與這位傑出的青年交往中。如果你想知道細節的話:我與梅林彼此相愛,你可以在報導中引述我的話。」

四周一陣譁然,許多人圍觀駐足看著他們這邊。麥克掏出筆來筆記亞瑟的話,「你們本來是上司與實習生,謠傳你與每個實習生都上床過,對此你有什麼話說?」

「不,我從不跟實習生上床,他們都像是我的學生。這些你自己去其他實習生求證就知道了。梅林來我們銀行實習前我就認識他了,我的男朋友始終只有梅林一個,但是說了你們也不會相信。」亞瑟回答。

「我今天就是來了解真相的。那麼梅林,傳聞是亞瑟強迫你,為了實習成績你只好乖乖就範,是這麼回事嗎?」

「亞瑟從來不強迫別人,他是個正人君子,對每個人都謙遜友善,根本不是傳聞說的那樣。」梅林忿忿地說。

隨著採訪問題越來越不堪,梅林蒼白著一張臉,表情也越來越凝重。但看得出來他沒被打倒,反而睜著璀璨強悍的藍眼珠,試圖說出真相捍衛亞瑟。這讓亞瑟很欣賞,梅林雖然年輕,卻有強悍不屈服的人格特質,逆境中堅守立場也毫不害怕,就像他失去丈夫卻樂觀進取的母親胡妮斯一樣,傳承了來自北愛堅忍的血統。這讓亞瑟相信他們能夠彼此保護,堅持自己的信念更勇往直前。

等麥可問得差不多了,亞瑟慎重地向麥可說:「梅林是我的男朋友。如果你們為了銷售量隨便打擾他,影響他的生活,必要時我會採取法律途徑。」接著他深吸一口氣,用全場能夠聽到的音量向旁邊所有人發表演說:「我必須承認,我曾經試圖隱瞞自己的性向,因為害怕社會大眾的誤解與歧視敵意的眼光,但是我的男朋友教會我相信社會大眾能夠判斷是非。我的性向,跟我的職業與所作所為沒有直接關係 。亞瑟·潘德拉貢,不會因為愛人是同性就影響我的專業。相反的,必須感謝我的同性愛人,讓我對金融投資更加敏銳。沒有他、我無法站在這裡坦承自我,為渣打銀行盡心盡力。我們與所有異性戀夫妻一樣,愛人的支持是我最堅強的後盾。如果有人想利用我是同志的身份攻擊我,那麼請便,必要時我會反擊回去。這麼作之前,請自行考慮清楚後果,我們法庭見,絕不會坐以待斃。」

這番聲明鏗鏘有力,直直震撼人心。親身目睹亞瑟的蛻變,梅林朝他點點頭,眼中閃耀激昂振奮的晶瑩;惹得亞瑟也眼泛淚光,礙於記者在場只是緊抿著嘴唇,沒讓旁觀者看出來。

不知道是哪裡開始有人鼓掌,可能出自某個默默支持亞瑟與梅林關係的同行行員。接著此起彼落的掌聲逐漸響起,到最後演變成滿室的掌聲。許多人從一開始的被表象欺瞞的震驚、到逐漸理解、為亞瑟的坦率發言感動。紛紛對他們無畏的勇氣表示強烈的欽佩與祝福。採訪的麥可雖然看起來出於工作需要必須揭發一段同性情事,也不禁感受到亞瑟豁出一切的勇敢,給予無聲的佩服與讚賞。上前向亞瑟握了握手:「我會寫一篇客觀公正的報導,盡我所能。」

亞瑟朝梅林伸出手,見梅林滿臉寵溺依戀、朝他堅強一笑,髮頂一抹瀏海飛揚;無視滿室鎂光燈與眾目睽睽,深情純粹地回牽亞瑟的手 ,口中的嘴型是無聲的「我愛你」。他們雙手緊握,毅然決然一同面對媒體此起彼落的鎂光燈。繼卡迪夫之夜後,再度成為矚目的焦點,昂著頭沐浴在眾人祝福的視線與敬佩的喝采下,被鼓勵的掌聲給包圍。



(待續)


後記:

這章是糖與鞭子的綜合體。
我一直預計這一章最難寫,實際上也確實不好寫。
如果各位知道我參考的電影與歷史人物最後都死掉了的話,應該就不會怪罪我結局有些偏甜還OOC,我已經盡力不讓主角死掉了(汗)。身為作者,我從來就沒有考慮讓亞梅死掉,或漸行漸遠,那樣連作者我都得不到寫作樂趣。

很感謝留言各位小伙伴的支持,沒有你們我也碼不完這一篇。
剩下最終章就是亞梅結婚場景
連載幾個月,我也學到很多東西(畢竟看了許多同志出櫃題材的書與電影)
最後就是希望我參考書目裡頭的悲劇不要再發生了。大家都能廣泛接納與自己不同族群的人。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