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級:Explicit

Summary

身為NYPD(紐約市警局)警探的Merlin Emrys搜尋線索,尋找真兇,
尋找到亦正亦邪的企業家Arthur Pendragon。
參與神秘集團的Arthur Pendragon究竟是危險分子,還是飽受折磨的Merlin人生的一道曙光?

(其實是警探辦案途中偵察到人生真愛、充滿懸疑猜忌先苦後甜的職場探案)





<本文開始>


一個看似明媚的午後,一輛停在海岸邊樸實的本田轎車內卻波濤洶湧。

Merlin Emrys拿過駕駛座線人Daegal Bennett遞過的證據資料,後座的俊臉僵硬凝成一尊美麗的石像,望著手上言之鑿鑿的資訊,聯想牽扯到著名的Pendragon企業究竟該如何收尾。身為一名一路靠著資優獎學金不斷升學並進入紐約市警察局(NYPD)、在短短三年間晉升為紐約市警探的男人,不須多言也明白牽扯上Pendragon企業意味著什麼。

Pendragon企業,創立於英國倫敦現在總部設於紐約的企業鉅子,以經營無數著名的紐約開發案聞名:包含紐約世貿遺址旁的兩棟摩天大廈、中央公園旁的精緻豪華住宅區,還有無數與紐約市民息息相關的宏偉建築,都由Pendragon企業得標承包,著手建造完成。其背後龐大的資金流動堪稱華爾街,遠遠不是他一個NYPD的小警探能夠想像與之對抗的。

望著Daegal對自己頭疼表示理解,Merlin念頭繼而一轉:不,這個案子不一樣。受害對象是頗負盛名的Richard Douglas一家人,手上握有紐約幾塊黃金地段地皮並經營一間規模不小的物流公司。依照被害人的身分,想必NYPD對於這個案件也無法小覷,就算真的Pendragon企業的總裁是殺害這家人的幕後黑手,NYPD也樂於將這名主謀繩之以法,國會的政要會樂於將一個外國企業的殘存利益壓榨得乾乾淨淨。

通過幾封發自該企業助理的電子郵件,可以探查出信件中出現好幾回受害者姓名,對於一個沒有互相簽署商業合作關係的企業來說,Pendragon企業幾番提及的這個家庭隔沒多久就遭人滅口,可見他嫌疑之大。

拍了拍Daegal的肩膀,Merlin對信賴的小伙子表達謝意:「你做得很好,後續有新的情報,記得打我的聯絡電話。」

被褒獎的Daegal雙眼發亮,始終無法相信眼前優雅漂亮的男人是個道道地地的紐約警探。

市民對警探的印象多是少言精悍、因經歷無數的兇殺案而顯得公事公辦,Merlin看起來像個熱衷描繪的畫家,很多人因為他纖細的長相與不經意流露的眉宇笑意小看他,但Merlin做這行是有天賦的:天生敏銳的偵察嗅覺、毫不放過蛛絲馬跡,Emrys警探一直是組裡破案率名列前茅的佼佼者。

七年前Daegal在下城區被一群流氓揍到幾乎斷氣,是Merlin將他送醫並協助他脫離毒蟲流氓的糾纏,之後Daegal利用神乎其技的駭客能力做起販賣資訊的仲介者,侵入鎖碼層層的終端機對他來說是每日生活的一部分。每當Merlin調查的案情陷入膠著時,頭一個聯想到的就是他,小伙子也不負期望地替他找來可能犯下Richard Douglas一家滅口案的兇手名單,Merlin將嫌犯一一徹查排除,其中沒有合作關係的Pendragon企業與該公司的利益衝突,最可能是導致殺害他們一家的罪魁禍首。

「要揪出他們是幕後真兇的證據可不容易,我得拿到雇傭殺手的證詞才行,」Merlin將電腦證據一一匯整輸入手機,接下來有許多工作要做──頭件事是想辦法監聽Pendragon企業負責人Arthur Pendragon的電話。「這個男人嫌疑最大,也可能是身邊周邊幕僚作的。你暗中監視他們、我再想辦法一一排除他們涉案的可能。」

「如果是Arthur Pendragon,那不就是衣冠楚楚的禽獸?」

「現在還無法斷定是Arthur Pendragon幹的,我是怎麼教你的?他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是還有無數的可能性,絲毫不能放過。」

「我知道你希望不保持偏見以保持破案敏銳度,但我沒辦法。一看就知道他是那種喜歡用錢主宰別人的富家大少,就像之前對付你的那些人那樣...」直率的小伙子說完,隨即知道自己說錯了話。Merlin突然汗毛直豎如遭遇挑釁的貓咪,溫情的眼眸透出一股凜冽。他隨後搖搖頭,挫敗後的眼神空白、虛蕪的精神帶種透明感。雖然他利用警探獨有的抽離態度來遮掩情緒,但是垮下的肩膀背後夾帶強烈的落寞與自責,活生生但丁筆下地獄受苦的藝術大師。

「喂...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提到那些的。」Daegal慌忙低頭認錯。

Merlin托著刀削般優美顴骨的臉,手指一下下敲擊大腿,高領風衣遮住他的黯然,好不容易目光逐漸聚焦,終於又恢復偵辦犯罪的第一線警探。

繼續輸入資料,Merlin沒有答話,Daegal遂知道他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他了,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問:「如果確認是Arthur Pendragon背後主使殺了Douglas全家,你會把他扔進監獄吧?」

名聞遐邇的Arthur Pendragon除去商人叱吒紐約的身分,還經常占據紐約八卦小報封面,十足的風雲人物。亮麗的外貌與堅毅的鼻型,擁有權勢與財力於一身。達官貴人名流晚宴上,靚麗火辣的模特兒總環繞著他,只是不見他對哪個佳麗有所行動,因為他對愛戀的人呵護備置,中央公園東側第五大道的別墅是他金屋藏嬌之處。 關於他還有反面的傳聞:倫敦龐大黑道勢力紐約洗錢的白手套。雖然始終沒得到證實,但可以想見他真進了監牢,也絕不任人宰割,醞釀一場動盪的腥風血雨。

「當然了,我成為一個警探,就是為了把道貌岸然的傢伙送進監獄。」Merlin捏緊手上的行動電話、以夾帶北愛口音的優雅腔調緩慢地述說。就Daegal所知,他的母親是北愛爾蘭人,每當Merlin想起溫柔的母親常不小心迸出不屬於紐約大都會的鄉音。選擇進NYPD效力,有一部份是源於他的母親。

對母親的愛與道貌岸然權貴的厭惡,驅使他放棄喜愛的繪畫,到紐約當個難得一見的稱職警探。雖然過去不盡如意,但是Merlin盡心盡力投入辦案,務求每一天都毫不後悔。

「那好,昨夜我駭進Arthur Pendragon的電子郵箱,」見Merlin手指發抖,Daegal啟動轎車將暖氣調大一邊說,「隨機挑了幾信,讀取了Arthur Pendragon定期捐贈支票給慈善收容機構的紀錄、採訪記者誇他胸襟氣度的信件。裡頭稱讚他金髮碧眼的字句...活生生赤裸裸的調情。但遠不只這樣...從一些未署名文件中能看出,他與一個神秘的地下組織往來密切...而這個地下組織完全查不到資料。」

無法想像表面上的天之驕子與幹著不明勾當的酬庸組織有利益往來,或許盤根錯節的通訊記錄將成為有力證據。

「八卦雜誌報導受他財富與樣貌吸引而飛蛾撲火的記者、模特兒、公關等罹難者不記其數,世人稱他為"不動心的獵人"。」Daegal滔滔不絕地說。

Emrys警探或許沒聽過這些八卦的流言蜚語,但他不是。跟著Emrys警探讓他了解到:除了成日鑽研案情,商業週刊與八卦雜誌才是良好的線索來源。如果Emrys警探不清楚嘗試逮捕的嫌犯是紐約市女性妄想一夜情排行榜的冠軍,那把八卦鉅細靡遺一絲不露告訴他才是正確的選擇。

既然Daegal這麼說了,Merlin也不禁被挑起好奇心、翻開筆電登入4G網路,查閱調查對象的長相與基本資料。視訊連到一段youtube平台ABC傳媒對Arthur Pendragon的訪問,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隨即被螢幕上獨樹一格的氣場與動聽的英國口音吸引了專注力。

坦率自信的手勢,無懈可擊的西裝,外加那副堪比媒體寵兒的挺拔長相,這個Arthur Pendragon看起來就是個人中龍鳳。

看人眼光一向敏銳的Merlin也不禁皺眉:擁有如此強烈傑出人格特質的人士,不是精神高尚的領袖、就是人類歷史假借光明正大的理由挑起戰爭的敗類。這人究竟是哪一種?一時半刻也摸不準。

「"不動心的獵人"是嗎?」纖長的手指托起下巴,Merlin陷入思索,「凡事親力親為的男人,部下瞞著他犯案的可能性很低...如果Arthur Pendragon是殺人事件的主謀,事情就棘手了...」

難以想像滿臉正氣的金髮男人暗地買通殺手,可惜Merlin運氣總是很背,好巧不巧曾吃過這種人的虧,只能乾巴巴承認世界上確實有這種人。

「是呀,我正想告訴你他長的有多帥,又是富比士排行前五百名的大企業家,為何還選擇作奸犯科?」知道Merlin最討厭這類型,Daegal不禁義憤填膺。希望崇拜的Emrys警探能夠掌控優勢,別陷入漁網成為下一個媒體口中的"罹難者"。

「別胡思亂想了,我怎麼可能栽在這種男人手上?」Merlin睨了他一眼,滿臉無奈地寵暱。

Daegal點頭如擣鼓:「我希望你不會。只是他擁有這麼龐大的資源,背後恐怕有黑手黨的黑金流動,誰知道有沒有無窮盡的軍火在他背後撐腰。」

「別擔心,你知道我喜歡量力而為,不會鋌而走險的。」Merlin慈愛地捏了捏這個小他五歲的男孩,就如同他弟弟一樣,「我會透過他內部的人取得證據,再申請逮捕令。不會有事的,我保證。」

「那就好。你幫了我那麼多,救了我又代付夜間部學雜費,我不希望連你也出事。」Daegal終於放心不少,鬆開煞車啟動油門,車子緩緩往市區駛去。

沿海的路樹樹葉都掉光了,殘留空蕩蕩的枯枝。紐約蕭瑟的秋天已經到了,而過不久,凜冬將至。Merlin不自覺嘆了一口氣,他討厭秋天,令他想起日子過得渾渾噩噩的那陣子。

秋天不是他的幸運季。

因此當Merlin Emrys被兩個不認識的彪形大漢牽制住,忍不住感慨秋天的感時傷世降低他的戒心。紐約跨海大橋前有個男人朝他步行而來,強壯精悍的身影,金髮碧眼充滿氣魄,讓Merlin擔憂自己與Daegal的承諾是否能兌現,毫髮無傷地全身而退。

他剛部署好準備監聽,Arthur Pendragon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冷靜,必須冷靜下來。

纖長的手指緊握成拳,屏氣凝神的Merlin昂起頭來,蓄勢待發迎接命運之神的到來。



(待續)



後記:


因為看了The Fall的Tom Anderson小警探,於是試著用這樣的形象來寫身為警探的Merlin。
配上高富帥又傲嬌(似乎沒什麼不對?)的Arthur Pendragon。
想看這樣的阿瑟把小梅寵上天,真是作者的惡趣味呀~(茶)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