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lin#

CP:Bradley x Colin
分級:Explicit

Bradley與Colin向衍生文,同時是Bradley 33歲生日賀文。(請各位無視延宕了兩天才完成的賀文)
由於作者最近遇到了merthur瓶頸,怎麼下筆都認為江郎才盡,於是改寫一下brolin轉換心情(??)
內文若與現實雷同,純屬巧合。

通篇甜蜜成人向,小朋友別亂讀,成年的同好請安心食用。




與同行宣傳的伙伴告別,Colin Morgan、這位在英國遠近馳名的BBC御用演員為抵達加州洶湧人流的機場鬆了一口氣。身為一位主演過舞台劇與幾齣電視劇的專業演員,面對媒體閃爍的鎂光燈還是遲遲無法適應。隻身的他眼前是即將下榻的加州希爾頓千禧酒店,陽光充滿活力的人潮不同於紐約,川流不息穿梭街道具有一尊尊相似的面具,無法吸引人佇足。待在人潮中隱沒為紐約的其中一份子,雖然提供一層保護色,卻沒有安全感。紐約身為美國東岸摩登創意流竄的城市,那裡有最雄偉的大廈,最奢侈的餐廳,還有最著名的百老匯,更沒有人追問你的出身,提醒這位英國演員”是的,你正在紐約”。而如今他人在加州,光想到有個人在乎他就足夠令人雀躍。

空氣中襲來的北風夾帶一股醒人意識的凜冽,剛剃掉的鬢角無法替他遮蔽寒風。Colin隨身取來愛用的羊毛帽戴上,這裡不用擔心龐大的粉絲認出他,能夠放鬆聽著耳裡的ipod,享受沒大紅大紫前的悠閒從容──縱使昨天他還與Gemma一同待在NYCC那偌大的展館裡,思索採訪者提出的問題。他們隨劇組遠渡重洋前來大蘋果宣傳新劇Humans。紐約的一切是如此嶄新有趣,讓他像個孩子一度忘我。甚至幾度想拋棄麥克風跑去隔壁的展館與星際大戰Luke Skywalker的扮演者合照,不過同行的英國劇組時刻提醒這次宣傳任務,只好睜著睡眼惺忪的眼眸琢磨採訪的正確解答。然後在腦袋強制克服時差失敗、無法拒絕睡魔召喚得其況下,語出驚人地說:”你可以與你的ipone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做愛”。

搖晃一下腦袋把前幾日電話視訊做愛畫面驅除出腦海。是的,Humans劇組離開後,美國加州這個大城市沒有人在乎我,除了一個人,跟我做視訊連線性愛的那個人。Colin美麗的嘴唇噙起一抹微笑。在乎他的人現在正趕來機場,已經迫不及待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十月十一日,也是他們交往後首度在加州為他慶生。走進機場酒店大廳,朝開門的侍者微笑,忍不住想:他還在無法通訊的地鐵裡嗎?還是已經風塵僕僕地爬上階梯出了地鐵站,正朝這裡趕來呢?

這個為了The Happy Prince打理的新造型,那人還沒當面見過,等一下見到鐵定會大吃一驚。抱怨一點鬍髭都沒留下來,嘲笑高聳的顴骨幾乎可以劃破玻璃…之類的。

大廳旁的候位區有一組柔軟舒適的沙發,地上鋪有舒適的米白色地毯。將拉著行李箱置放一旁,Colin忍不住掏出口袋內的手機看看是否有未讀訊息,果不其然看到一行紅字,”我到了”。

幾乎可說是本能地抬起頭搜尋熟悉的身影,像搜尋戰場歸來丈夫的家屬般熱切。就那麼瞬間,一個熟悉皮夾克的身影入了自己的眼,揪住抵達美國後全副的心神。忍不住站了起來,朝希臘雕塑般的身影含情脈脈,表情有點癡。

“Cols,我來了。”前幾日還與友人夜店狂歡的Bradley James──這名剛主演過美劇Damien裡敵基督一角的英國金髮男星一把摟住Colin、來個真摯不含情慾的熱情擁抱,外人看來是故友重逢的喜悅,唯有耳邊傳來的” 還真是半點鬍髭都沒呢”這番抱怨顯現他們情人的私密關係。從進入酒店大廳以來,Bradley全身閃耀著金黃的光芒,充滿幹勁活力的姿態吸引眾人的目光。但他忽略了諸多欽羨的目光,唯獨朝自己走來,給了自己一個溫馨卻不屬於情人間的擁抱──隱約失落但唯有滿意的Colin此刻哭笑不得又帶點醺醺然、忘了他才是顧慮旁人眼光的那個。對這個擁抱的回應是朝敏感的頸窩蹭了蹭,手環臂報他朝他耳後吹氣。”好慢呀!等你等好久。”

“你不高興?”稍微矮幾公分但身強體壯的Bradley放開他隔著距離瞧了瞧,佯裝那股耳邊的熱氣絲毫沒影響他的理智,上下仔細端詳愛人的新造型,”不錯,我的Cols又變回精靈般十八歲的少年了。”

Colin正笑鬧回嘴”你看起來也不差,這身休閒T恤看起來不像三十三歲的大叔”,隨即唇上一片溫熱,促使他閉上雙眼。等回神過來,無奈地望著眼前偷了個吻的Bradley正為大庭廣眾下偷得一個吻而沾沾自喜。” 沒鬍髭很不錯,親起來光滑粉嫩。”

“光滑粉嫩??”Colin複述了一次,愣了一下。

“對,就是“光滑粉嫩。””Bradley說。

這句話如同開啟潘朵拉之盒的鑰匙,兩人同時想到前幾夜電話視訊Play裡說的下流話。當時Bradley是這麼說的:”臉上光滑粉嫩,下面的鬍髭呢?還在不在,秀給我看。”於是羞澀的Colin把手機往下拿,正對著勃起的下體,iphone的攝像機把突起的龜頭拍攝得一清二楚…

如果這些影像流傳到網路上他就不必做人了。頓時Colin臉紅的似滴出血來。知道他想起什麼,Bradley的興致也逐漸高昂,朝背後退一步上下打量他:”就承認吧,你也想念我,在意我堪稱阿波羅般健美的肉體。” 原本想埋怨”拜託你看看場合、舉止得體一點”的Colin剛想抗議,但褲子間鼓起的物事提醒他止住到口的抗議:想想也是。他忍忍睡意飛了幾萬英哩,不是為了來嘴硬的,而是來飛奔來幫愛人慶生的。將方才有點潮溼的吻囫圇吞了下去,目光從上到下掃過Bradley厚實的胸肌,舌頭下意識舔了舔、咽了口唾液,腦海全是觸手可即、Bradley健壯胸膛的觸感,還有強健的上臂二頭肌托住他臀部那股強大安心感…

“大庭廣眾下渴望我的胴體,犯了你自己的禁忌了。”交往數年早猜到他想到什麼才會面露羞怯,Bradley露出漂亮的白牙得意洋洋,壞笑更顯得不可一世。

始作俑者不就是你嗎?刻意撩撥我。Colin拍開他準備摟過來玩火的手。雖然今日他打算當個完美好情人,承認對這個幽默積極帥氣男人的渴望不是件違背良心的事,但這裡畢竟是公眾場合,有必要對他們的男歡男愛遮掩一番。“你這個完美先生,身為今天的壽星,難道不想要我嗎?還不快去開房間!”Colin推了推朝他哈哈大笑的Bradley催促,不否認一個禮拜沒見面帶來極大的空虛──得到這男人實體的吻、那嘴唇柔軟的觸感,而不是冰冷螢幕前的iphone性愛──說有多美妙就有多美妙。他可以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跟這個幼稚的男人計較。

“當然想要了,我每天做夢都夢到與你大戰一百回合。”這回Bradley耐住法式熱吻的衝動,但不先來個淺嘗即止是不會滿足的。他再度欺身上前,朝愛人來個旁若無人的深情一吻。

旁人以很溫和的目光抗議他們當場秀恩愛。Colin只覺得全身像火在燒,嘴唇上的熱度殘存不去,下腹部早緊繃不堪,相信Bradley也有同感。 終於這個魔人精一把提過Colin的行李,擔任行李員的角色,站到櫃台前check in,按耐不住地訂了一間壯闊夜景一覽無遺的景觀雙人房。hotel.com上秀出的King size大床很吸引人,足夠他們揮霍嬉戲一整夜。櫃檯人員表現得體,取兩人的證件沒因同性訂購一張大床的房型而小題大作,維持不打探隱私的櫃台專業。對此Colin表示很滿意。

從上行透明電梯沿著走廊前往房間的途中,三不五時漫無邊際地觸碰對方:刻意滑過對方按電梯按鍵的指尖、肩膀依偎靠向一起,Bradley還背著監視鏡頭朝他屁股捏了一把,強硬撅住他的手掌朝掌心畫圈,從頭到尾沒停止沒必要的私下碰觸。要不是倚靠歷年來的自制力,Colin毫不懷疑情人會隨便推開一間沒有上鎖的房門將他一把推進去,直接在裡頭按頭纏綿起來。

房門壓地一聲打開,耳後傳來情人的嘆息”謝天謝地”,Colin還來不及觀賞這間日耗一千美金的豪房景緻房,就被Bradley一把翻倒往牆上壓,炙熱的吻隨即席捲他的口腔,意識隨即只剩下蠶食侵吞。一股屬於男人的呼息襲上敏感的頸子與耳後,引來戰慄連連。忍不住反手抱住男友的頭顱,手深深插入他如高腳杯金線的髮絲當中,享受手指間纏繞綢緞般的觸感。Colin絕不會放任自己屈居被動,為了這樣一個普通情人間尋常的吻,他已經忍了太久。

兩人開始急不可耐互相拉扯對方的衣物,直到恢復原始坦承相見的狀態。Bradley如一隻得到獎賞的金毛獵犬,啃嗜禁忌的蘋果般樂此不疲的舔拭眼前漂亮的唇型,直到Colin的嘴唇吻到紅腫鮮豔才肯罷手。

“你也太飢渴了,別忘了我是跨時區搭飛機來的,有些疲倦。”Colin強硬把金髮男人的臉扳正述說他的不滿,至少讓他疲倦的他掌控親熱的節奏啊!這種狠勁他跟不上。

但Bradley內心如荒原暴風呼嘯而過,慾火朝拍擊的海岸狂野叫囂,不,這一切遠遠不夠。“上帝呀,NYCC你剃掉鬢髮後,我太想這樣吻你了。The Happy Prince劇組實在令人痛恨,讓全世界看到你臉上光潔溜溜的樣子,再有任何光潔溜溜,也只有我能看。”

“真是夠了。算了,你慢點…”Colin嬌嗔地朝情人額頭彈了一下,情人的下流話著實令他興奮,配合放緩的步調,緊緊摟住三歲小孩智商充滿獨佔欲的愛人,結實有力的大腿悄悄纏上他磨蹭的腰際。

沿著閃耀水光的嘴唇、光潔無鬢角的耳側、直上堅硬绻曲的髮絲,全部縱容Bradley狠狠吻過。連Colin都懷疑再不抗議,就被情人毫不留情拆吃入腹。他喊痛了一聲,緊繃有力的大腿緊緊纏繞男人,跨下堅硬的勃起狠狠抵著他,熱烈地勃動著,說明男友的飢渴。興奮如Colin不得不說激烈的性愛是跨時區工作後最好的助眠劑,連他也躍躍欲試想嘗試一些新把戲了。與其玩冰冷的iphone,寧願與背後巨大的男根調情戲耍一整夜。

“利用這種緩慢的節奏,拋開你無謂的嫉妒,狠狠地幹我。”Colin朝著愛人來個貞潔嫵媚的甜笑,纏繞的大腿緊了緊。

“你願意?”

“有什麼不願意的?”

“我還以為你打算餓我一整晚耶,說什麼也不讓我吃飽。”Bradley眼中飽含慾望,”既然如此我就拆開我的生日禮物了,親愛的,我會很溫柔的。”彷彿得到特赦,之前還在意情人願不願意配合心底暗黑濃烈的調情,現在終於如釋重負了。能夠持續狠狠地釋放激情,朝被壓在牆上的Colin耳根親了親,毫不拖泥帶水解開束縛著的皮帶扔到一旁,以緊緊貼合的姿態試圖進入。一開始他們都小心翼翼,不敢喘得太大聲,Colin還小小呼了幾次痛,但隔不久等龜頭緩緩插進柔軟的花蕊之後,剩下的就是兩人逐漸愉悅高高低低地叫床聲了。待整個硬挺直挺挺闖入Colin緊緻的小穴,Bradley閉目享受那股銷魂的緊緻與被包圍的束縛感。

“寶貝,你真是太棒了…寶貝…”已經分不清自己在說什麼。Bradley只願以淫蕩的姿態化在男友身上永不醒來。現在就算海嘯襲來也得等他們幹完這輪再談該怎麼逃命。握住Colin挺翹堅實的臀丘,濕潤的穴口吞吐他敏感的龜頭頂端,隨即小巧含住整個柱身──比口交更緊緻的觸感。佔有這個高傲人兒,逼他屈服自己身下被快感逼得眼眶發紅,幾乎令他失去掌控一切的理智。

“寶貝,我傷著你了嗎?寶貝…”Bradley擔心侵蝕理智的銷魂蝕骨亂了套,挺進之餘不忘抽出來給他一陣餘豁,愛撫身下情人的敏感部位。

“不會。”身下的Colin齜牙咧嘴地低聲喘息。臀部朝愛人性暗示強烈地送了送,“再用力一點,好好品嚐你的生日禮物。”

“你確定?”

“我確定。”身下的Colin噘著嘴唇目光含春、朝他風情萬種曖昧一笑,”況且我真的很喜歡你在我體內的感覺。”

過去他們間的性愛總是伴隨濃烈的口交與深入的愛撫,避免激烈的性愛傷害對方。唯獨興致格外高昂才伴隨後穴的插入,但今夜不同以往是Bradley的生日,Colin容許愛人滿滿地佔有他,狠狠蹂躪自己挺翹渾圓的臀丘,在窄穴中衝刺,直到高潮抵達。

這下Bradley連話也不會說了,挺起腰朝愛人來個渾然忘我的大肆撻伐。

“啊…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對。就是這樣,狠狠要我…啊。”耳邊是懷中男人毫不保留放肆的呻吟聲,沒有一個男人能如柳下惠般正襟危坐。何況這是Colin,認識了十年的Colin,他摯愛的愛人。放浪形骸加上投懷送抱,再怎麼有自制力此刻也形成泡影。

“天呀,我太愛你了,我的Cols…”Bradley惡意朝深下的情人說了下流話,得到背脊滿身潮紅的回應。

“Bradley…啊啊,啊啊啊啊啊….”Colin扭過頭來與愛人接吻,這回沒能忍不住,一個激靈朝對方的下腹射了一道充滿氣味的白濁,體內劇烈收縮,連帶使Bradley也攀上了頂巔。


等Bradley就著落地窗外柔和的月色將筋疲力盡的Colin搬上舒適前衛的大床,被折騰大半夜的Colin早疲倦地闔眼睡去,留下Bradley吻著少年般的面龐,獨自一人回味他們相遇到相戀的點點滴滴。

他永遠也忘不了拍攝梅林傳奇第一次發現對Colin產生慾望時,必須按耐滿腹衝動到法國的鎮上找女人宣洩難以啟齒的慾求。以為這只是短暫的意亂情迷,怕不能宣之餘口的感情影響他們彼此間的誠實與信賴,總是盡量不表現出戀愛中的傻勁。挑選一夜情對象的標準是一致的:墨黑的髮色,白皙如奶油般細緻的皮膚,如名畫中走出來的典雅輪廓,就如心中那人一般。每當將她們壓在身下繾綣,嗅聞女人氣味的香水,不是難以盡興就是被女人詢問"你口中的Cols是誰?"可惜奪走心魄的那人始終不明白他的用心良苦,片場上下不分場合與他形影不離。每當Bradley與Colin越是靠近,便得胡亂找個藉口將他推地遠遠的,留下滿頭霧水的Colin一臉受傷的眼神,沒有識破自己滿腹的虛偽,趁更多慾望來襲前匆匆逃離現場。

幾段交往都無疾而終之後,Bradley終於認清事實、非Colin不可。梅林傳奇最終季殺青的那天慶功宴,抱著永不再見的絕望朝Colin坦承內心滋長已久的秘密。那天的告白記憶猶新:「你知道我交往過幾個對象,但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命天女。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成為你的男朋友。」放下一切世俗枷鎖、男女道德的界線,今生唯一最想的對象,就是眼前削瘦卻儀態翩翩的黑髮男人。

Colin似乎被這提議震懾到了,"別胡說,你喝醉了。這是不可能的。"他慌亂地搖頭,像這樣能把困惑甩出腦袋。"合作拍戲這五年來,你交了兩個女朋友..."

"你說的沒錯。我嘗試用她們忘了你,但還是失敗了。"Bradley以豁出去的勇氣說出最真誠的話語。"以後沒一起拍戲,我不想這樣漸行漸遠。你能答應我這無理的請求,承諾愛我嗎?"

Colin掙扎了足足一個禮拜,他家人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對Bradley的告白不知該如何回應。但最後他似乎得到一些啟示,明白再沒有人能像他一樣幽默健談,有本事逗得他格格發笑又彼此互相倚靠互相守護。同樣地,他也不想跟Bradley分離。

他們的第一次發生在豪華郵輪旅行的救生艇上,行程目的地是南開普敦。絲毫沒顧慮他人的心情,趁著夜黑風高攀上小艇,兩人忘了彼此身份放縱自我積極做愛。他幾乎不需要動,只要趴在Colin身上,浪漫顛簸的海潮就自動幫他動了。那一夜額外驚心動魄。

之後他們如一般情侶熱衷於肢體交纏,常常兩三天不下床。偶爾Bradley為了居留權暫居美國,三不五時隔著越洋電話與情人玩角色扮演的遊戲:Bradley聲稱自己是美國炒房的房地產大亨,Colin則佯裝是初到倫敦各個戲院跑的打工族。這些角色聯想令人樂此不疲。聯絡梅林劇的老朋友則信口胡謅、從不解釋情人是一起合作五年的老搭檔。等過了四年自欺欺人的生活後,終於Colin想來一段正式一點的關係:隱密、私人,廣受親友祝福。於是不再介意被他人發現交往的蛛絲馬跡,幾位梅林劇組的好友早知道這段戀情並給予鼓勵。Bradley甚至公然出入gay吧,不再遮遮掩掩掩飾獨具風格的自我。

交往的第四年,生活維持不斷嶄新的驚喜。Bradley為此感恩上帝,藉由一齣戲劇找到人生重要的伴侶。低頭吻了吻懷中睡得香甜的Colin,睡夢中被打擾的他俊朗的眼睫動了動,向Bradley懷中他的專屬位置靠了靠汲取溫暖。親暱撒嬌的模樣像隻小貓,被Bradley一把摟進懷裡緊緊疼愛。由著他吻著亂翹髮漩的Colin多情的眉角微微牽動,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眉朝他說:"三十三歲生日快樂,吾愛"

有時Bradley夜闌人靜腦海浮現會浮現看透人生的箴言,無非是些經歷驚奇歷險後的體悟,但經過這次愛人飛來加州替他來個獨一無二的慶生後,幾乎可無比肯定:上帝賜給他充沛的感情、出色亮麗外貌與優秀的體育才能,這不是最得天獨厚的成就。最大的成就是主演第一齣BBC的常駐戲得到一生摯愛的愛人,堪稱獨一無二的寶藏。那才是他三十三年人生來最值得稱羨的。



(完)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