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換Blog實非我所願,因為我懶得再度設定歸類與分類(興趣太多的後遺症Orz)。
不過要給親人看這些「不可告人的興趣」,
壓力還是太大了,所以還是只好隱遁啦。

說起大智的這一件事情。其實當他一開始消失在關J的巡迴時,我並沒有真的很訝異與激動。說實話,我確實覺得他是個非常憨厚老實的孩子,也是一個很好的MC人才,但是我是知道他的資質的。言下之意,就是若他處於這一種轉職的年齡,會考慮未來的出路與退社什麼的,我並不會很訝異。當然,他的fans會很可憐,但是就如同當初看到小內的fans一樣,我想他們有朝一日會痊癒的。

因此,就算是之後關J的fans很擔心他,期盼他的出現,跟padmecee討論的結果,我亦是尊重他的選擇:我們是認為他應該有屬於他的難言之隱,雖然現下不是一個良好的退社時機。但是因為事務所太瞎了,搞了一個「節電+部分選拔」的招數出來,也就是說~不是所有的關J都可以參加巡迴,事務所只選拔了一部份的關J去地方演出(這真的是很瞎,我無法想像沒有淳太跟照史的關J控~=▽=)。若是大智想退社,他自然也不好搶別人的機會,因此不去參與演出也是情有可原。

然而,讓我訝異的是那一則5/3讀賣的社會新聞:大智在大阪因為偷竊被抓。而且這新聞裡面,事務所還發表聲明說大智「從三月就開始失聯,於是至後來自動衍生為退社」。

老實說,事務所的話我是不太相信的。反正這間事務所的話都只能聽個七成,其他的要我們自己去判斷與自由心證=口=,我是不太相信「聯絡不到人」這一點。地址,電話什麼的,會聯絡不到人(?)報導裡是寫說大智居無定所,這一點我也覺得很神奇~(租屋的意味嗎?)~

不過事務所這樣發表這聲明,倒是保全了關J,我也不想看到關J的其他人因為這樣要謝罪(像是當初NEWS一樣)。所以也無法說這絕情的說法是否失當。

無論事務所有沒有翻臉不認人,大智偷竊確實是事實。
於是,我腦海裡與眾人的討論,就浮現了幾種假設:

(1)因為遭遇海嘯與地震的摧殘,他急需用錢~~

(2)其實大智欠錢,在躲債,然後需要錢度日。

(3)聽說偷竊造成的那種腎上腺激素分泌的刺激感,跟在舞台表演的感覺很相似。所以一些退社的小J確實有竊盜的前例。


無論真相是哪一個,我們永遠也不會得知了。大智確實這一次偷竊這行為、確實是作錯了,不過,我想我選擇的是「祝福他」。

因為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就像是沒有人能夠阻礙他的選擇的路一樣。所以除了給予祝福,我們也無能為力了。

曾經看著小內的事件造成的衝擊,曾經目睹友人因為誰誰退社傷心無法自持,曾經經歷一些踢踢的陰謀論,我想這都是一些悲傷的記憶,但有朝一日還是會撫平的。

然後我突然想到淳太說過的,想要出道,但是印象最深的還是這一句話:「無論如何,要過一個愉快的人生。」

讓自己愉快、不感到後悔,這就是最重要的。

只要淳太覺得選擇舞台的這一段人生「不虛此行」,我覺得這真的就夠了。若是有朝一日某個「誰」沒有辦法,現實與理想無法間隔,而必須離開這個五光十色的舞台,我想,我還是會給予祝福的。因為,這是屬於他自己的人生,而我們曾經目睹他的絢爛,並且參與過,這就是最重要的了。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