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多利亞時期黑白分行的窗櫺外,風勢穿越樹叢帶來颯颯響聲。牆頭掛燈一明一滅提供室內微弱的燈光,但也好過古代的蠟燭燃起最後一道輕煙滴下了最後一滴蠟油。屬於北英格蘭專屬的夜半濕氣冷冽入侵,原本溫暖的臥室逐漸被佔領、滲入透骨的冰涼。古老Pendragon莊園白日賞心悅目鬱鬱蔥蔥的樹林一到夜晚,大片搖曳的黑影彷彿冤魂魅影,看在少年充滿幻想力的眼中更成為充滿古代戰士魂魄的雄偉碉堡。怕黑的Merlin只能握緊父親雕給他的木刻小龍撫平內心的孤寂與寂寞,對著遠景編織一個屬於騎士年代的軼事來轉移注意力。

晚餐時冷漠的伯父、公學回家過暑假卻出言不遜的堂兄。夢醒時刻,Merlin Emrys暗自慶幸自己保持了Emrys這個姓氏,而不是跟初見面就抓弄他的頑劣金髮男孩姓自視甚高的Pendragon。

Pendragon家族可追溯到十八世紀,擁有綿延十幾代的樹狀家譜與祖先掛壁,屬於舊封建體制下始終保持體面與尊貴的古老家族。除了擔任地方首席執行官的列祖列宗著名外、還有沃特福德郡大片土地與市中心傲人的房產,最廣為人知的則是市區十哩外占地廣闊、管理井然有序的祖宅莊園,大片綠油油的草地曾吸引不少電影取景。源自十八世紀的莊園建築擁有當時法國最時髦的紅瓦屋頂。外型由堅固石材雕砌而成,顯得優美而莊重。大門門前是花團錦簇的花圃,受到園丁良好照顧時而綻放紫堇花與品種矜貴的白薔薇。

但再怎麼瑰麗的莊園也比不上原本的家。Merlin毫不懷疑堂兄的冷淡繼承自他冷漠古板的父親,奢望同齡男孩成為夥伴果然只是妄想。

勤於工作的母親過世不久,準備接受社福安置的Merlin接到來自社工意外的訊息:戰爭去世的父親隱匿出身、不顧家人反對捨棄地位與來自威爾斯小鎮的女設計師── 也就是Merlin的母親── 結婚。從此放棄Pendragon家族的姓氏與繼承權,雙方也斷了往來,直到他的伯父Uther Pendragon得知Merlin父母雙亡的遭遇之後,表明願意收養他,供應生活所需與就學開銷直到成年。這也是Merlin前來長住Pendragon莊園的契機。

原本操著威爾斯口音的Merlin生平第一次遠行,就是告別居住十三年熟悉的市井與兒時玩伴前往陌生而古老的家族生活,光想像陌生的大宅與冷漠的僕人,習慣小家庭生活的Merlin感到樣樣令人不安。

鄰里以好奇的眼光目送高級轎車前來小鄉鎮接Merlin離開,背後議論紛紛談論自認優越、出手闊綽的Pendragon家族是怎樣的人物。但提著為數不多行李的Merlin只能惴惴不安與初見面的伯父Uther會面、聆聽他道貌岸然地訓話──首先頌揚Pendragon家族的傳統,提醒Merlin身為平民卻有一半貴族血統、有幸成為族譜源遠流長家族的一份子,然後管家與僕人會照看他的生活。家主的態度讓Merlin不禁懷疑他會不會遭遇僕人無情的漠視與暗地虐待。小說都是這樣寫的。喜愛幻想的Merlin滿腦子青少年的胡思亂想,堪比少年維特的煩惱。

事實證明Merlin的幻想力過於豐富了:離開曾經充滿愛如今空蕩蕩的家到了新的臥室,帶領他參觀的管家自稱Gaius,是個溫文儒雅的老好人,滿頭白髮彰顯出時光留過的睿智痕跡。他向少不更事的Merlin解釋情況──現今的家主是Merlin的伯父Uther,自從妻子生病後就時常往返於老宅與倫敦靜養的鄉間;平日多待在倫敦的證券交易所,鮮少有回沃特福德的時候。經過Uther的指示,Merlin即將前往伊頓公學的預備學校,成績順利跟上的話就在明年夏季進入公學就讀。Uther有兩個孩子,女孩名叫Morgana,男孩叫做Arthur,比Merlin分別大五歲與三歲,兩人平常分別就讀貴族女子學校與男子公學。是以Pendragon莊園平時沒什麼人氣,因此很歡迎他的到訪。

盡忠職守的Gaius沒有解釋卻最重要的一點莫過於:整支高貴的族譜本家的唯一男性繼承人是個傲慢自大、目中無人的人,也就是方才見面的Arthur Pendragon。晚間Merlin隨同伯父用完軍事化例行性的用餐、正慶幸好不容易脫離沉悶拘謹的晚餐餐桌,渾身緊繃的他就見到了風塵僕僕由公學歸來的堂兄。

"你就是那個來自鄉下的窮男孩?"迴旋階梯上頭,高傲的堂兄上下打量著他,讓Merlin以為自己是待價而沽的羊仔,而非輩分齊平的堂兄弟。他擁有一副旁人過目不忘的好相貌,英挺的羅馬鼻、瀏海與眉頭齊平的淡金色頭髮,看起來俊美不凡,加上不同於少年同儕厚實又運動員身型的高大體魄,一看就屬於校園中的風雲人物,同學間爭相追崇的未來領袖。公學崇尚德行的教養與群育的發展,與人群合作無間的養成遠重於廣而深度的學識教育。Arthur擁有的氣度不僅僅能擔任足球隊隊長,甚至足以擔負宿舍級長的職務。

"我叫Merlin。"忽略對方的敵意,繼承母親好脾氣的Merlin主動伸手上前打算握手。他看到堂兄皺了皺好看的眉心,承認人長得英姿勃發,連皺眉頭都是好看的。

"我知道你的名字,父親已經告訴我了,你比我想像中還瘦,像根竹竿一樣。"金髮少年以慣用高高在上的態度如此評斷,忽略Merlin伸出來的手,Merlin只好裝作毫不尷尬地把手晾到背後。"不過至少你的眼珠遺傳自Pendragon家族的藍眼,儀態也合格了,想來生在鄉下依然受到良好的教養。"

"謝謝你的稱讚。"見到對方後Merlin首度露出放鬆的笑容。這種稱讚等於稱讚了他善良的媽媽教育有方。從來沒有人能夠拒絕Merlin的和善與明亮的笑容,想來這個Pendragon家族高高在上的少爺也勢必如此。

只見Arthur微微看傻地楞了一下,隨即正色說:"我警告你,可別以為被收養了就是Pendragon家的一份子。"塊頭比他大上一倍的Arthur瞇起了湛藍的眼珠,配上孔武有力的胳膊與與生俱來的氣勢,幾乎可說是不怒自威。連原本對他產生親近之心的Merlin也不禁站直身板。"想在這個生活圈生存下去,就必須學好一切上流社會需求的禮儀與學識,改改你那個鄉下口音,一聽就是威爾斯人,不改過的話吃虧的可是你自己。"

Merlin知道英格蘭愛用口音去區分階級與地位,道地的牛津腔代表的是上流中的上流,東倫敦腔屬於下流階級,至於威爾斯腔...光從口音就洩漏出身鄉野,就算他被Pendragon家收養,身份與口音不吻合也容易惹來上流社會的訕笑與非議。"謝謝你的忠告。"雖然被責備了口音,Merlin還是本性拋出發自內心的甜笑。

被指責了還傻笑,這小子是傻瓜嗎?Arthur不懂地搖搖頭,突然走下階梯往Merlin走來,想看清楚鄉下這個毫不扭捏作態的小子。不懂堂兄意圖的Merlin不僅沒有退縮,反而如小鹿斑比般眨著雙眼抬頭望向高出他一顆頭的少年,眼底蘊含信賴與一片赤誠。

"你不怕我?Arthur有些意外。從來沒有一個十三歲的公學新生面對他毫無畏懼。仔細看了看Merlin的長相,膚色為健康的象牙白,長長的眼睫毛搭配明眸皓齒,微微翹起的嘴唇微張,宛如湖底水草般墨色的短髮上有一窩漩渦狀的髮漩,是個聰明討喜的小伙子。

是我喜歡的型。縱使Arthur表面上不肯承認,內心卻不由自主地嘀咕。他對遇事毫不畏懼又有勇氣的人最沒輒了。

"你是冷漠了點,但暑假那麼長,我相信我們能成為朋友。"Merlin說。

"朋友?"Arthur由上而下地望著他,似乎聽到不可思議的話。

“我希望在這裡有個朋友,雖然馬夫的兒子Will偷偷牽小馬陪我玩,但他沒聽過狄更斯也不懂莎士比亞。"”面對年紀大他十幾歲的女傭、司機,甚至年紀可以當他爺爺的管家,Merlin時常感到很寂寞。他需要一個年紀相仿的少年能一同讀書談心。"我最喜歡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了,無法忍受有人沒讀過它。你不覺得人一生需要結交一個一生相伴的朋友嗎?"

"一生相伴的朋友?"Arthur的背脊整個震動了,別看他是個體育健將,公學學院祭結束的時候,有一兩晚他也想著同樣的念頭。那個形象來的很鮮明:俐落的短髮、精緻的藍眸與高高的顴骨,笑起來如夏日劍橋河畔的風信子。值得一生相交的朋友!每當Arthur聯想起那個形象,心口就浮現最單純最純潔善與美,願意為了他赴湯蹈火奉獻所有的一切。但這想法從一個小他三歲的人口中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這裡的暑假有什麼好玩呢?對了,你可以教我板球,我陪你下棋,如何?"Merlin繼續說。

習慣社交辭令的Arthur蠻橫的假面龜裂開來,Merlin的話如奶油蜜汁般逐步滲入年輕貴族慣於武裝的心房,一股親近之心情油然而生。覺得不妙的Arthur頓時急喊煞車,對半途殺出來的男性親戚產生競爭外的好感、甚至想更了解他,這種想法太危險了。誰知道他會不會搶了家族的關注或家傳的事業呢!他只能咳了幾聲轉移注意力,忽略心底有個聲音叫囂其實你是怕事情朝不可饒恕的方向走去吧

“你真是個奇怪的人,完全不認生、像是一個謎團,但是我勸你別妄想了,”Arthur佯裝粗魯地說、很快又回到那股舉止高傲的模樣,"作朋友不可能。你是個不速之客,是我繼承道路上隱藏的絆腳石,我們不可能成為朋友的,Merlin。"他往後退站遠了點,隨即又靠近過來,顧左右而言他地指指Merlin胸前的排扣。

"你的釦子扣錯排了。需要我幫你扣嗎?親愛的堂弟?”他刻意朝Merlin耳畔戲謔地說,如此貼近耳朵,動作近到Merlin幾乎可說他是故意的,耳廓輕易接受到堂兄呼出的熱氣。

低頭查看襯衫的Merlin搞不清楚是對著裝不慎本身感到羞恥還是堂兄惡劣諷刺引人羞愧,他面紅耳赤,只想挖個地縫二話不說立刻鑽進去,被拒絕的挫敗感也讓他惱羞成怒。見他如此驚慌失措反而讓Arthur感到一股安全感。我安全了,他想。也覺得Merlin毫不隱藏不滿很有趣。他佯裝瀟灑哈哈大笑拾階離去。留下滿地的錯愕與氣得跺腳的Merlin。這個正於伊頓公學接受良好教育的大少爺遠不如老管家那樣紳士得體,仗著高人一等的特殊社會地位、趾高氣昂得理不饒人,令人心煩意亂。

忿忿用力躺回枕頭上的Merlin翻翻白眼,高大的少年當然有理由高傲,對方可是個天之驕子,將來繼承眼前所有一切房產、受到上帝眷顧的男人。窗外觸目所及的大片田野與Merlin室外鍾愛的一草一木,將來都屬於他。屬於Pendragon家族本家的嫡男。

他說他們不可能成為朋友。這不免讓Merlin感到自己前途堪憂。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同樓層隔壁房的Arthur被剛才一席話撼動,也同他一樣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Merlin無法預知的是:未來他會成為Arthur Pendragon最大的秘密。

    全站熱搜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