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翌日,失眠導致喉嚨發乾的Merlin好不容易掙扎起身、睡眼惺忪下床著衣準備前往餐廳與家主共用早餐,他拿出老管家Gaius委託專人裁縫替他縫製的高質感白襯衫輕手輕腳扣妥鈕扣。就算與牆上的掛鐘鐘擺競賽,Merlin還是眨著靈動的眼睛小心翼翼掏出父親遺留給他的水晶袖扣仔細扣上。望著鏡中的人彷彿池中精靈逐漸甦醒,Merlin拍拍高顴骨的雙頰振奮了精神:整理儀容莫不外乎是為了不想給他的堂兄──也就是Arthur──這個Pendragon家族的未來繼承者留下散漫的形象。昨日的他已經出了一次洋相,面對嚴厲的Pendragon父子還是拿出最體面的模樣才行。

確認這回儀表毫無瑕疵後,頂著蓬鬆黑髮的Merlin這才大幅跨步跨過潘德拉貢紅地毯往一樓的巴洛克風餐廳走去。雖然與伯父Uther相處時間不算長,但從他自律甚嚴的態度與對外貌一絲不苟的要求,連寄人籬下的Merlin也明白他必須遵守這位家主訂下的規矩、嚴守時間保持基本的禮儀,而一同用餐即是開啟一天社交活動重要的一環,若是遲到少不了被伯父訓斥。

抵達餐廳外的Merlin雙頰呈現疾走後的通紅,剛抵達餐廳門口就見到衣裝筆挺的老管家Gaius朝他使了一個”在這待著”的眼色,機敏如Merlin隨即止住進入餐廳的腳步,聽見餐廳內傳來父子的爭吵聲。

“我就知道你收養Merlin根本不安好心! ”只聽到裡頭傳來Arthur的怒吼,難以想像人前擁有貴族雍容華貴舉止的Arthur也有如此氣急敗壞的時刻。

“輪不到你訓斥我,小子!我那自私的弟弟不顧責任扔下偌大的家業跟一個低下的女人私奔,願意收養那孩子算他走運!"裡頭傳來家主Uther厲聲的男低音,威嚴又充滿壓迫感,令人不寒而慄,連帶使Merlin抖了一下。"否則我不會讓他進Pendragon的家門,敗壞我們的名聲。”

“說到底你還是覬覦屬於Merlin的那份遺產,”Arthur的聲音轉為高傲與不屑,"因為爺爺特別偏愛叔叔,斷絕了關係還特地留給他的那份市中心土地,你為此嫉妒打算把土地搶過來,我說的沒錯吧。"唯有身為Pendragon家正統繼承人的Arthur才敢仗著血統與寵愛與現任家主對著幹。

"你這個逆子,搞清楚是對誰說話!"Uther端出父親架子,但沒有否認他的企圖。

見父親不否定形容默認,Arthur乾脆說:"昨天我碰見Merlin了,他一點也不像你形容的那樣貪婪無恥,甚至還充滿勇氣跟我對視了,你不認為他這種善良近乎天真的傢伙成為我們這種自私自利貴族世家的一份子是值得慶幸的一件事嗎?"

"這種個性當個僕人還可以,但永遠不是我們的家人,"裡頭的Uther絲毫不減音量,毫不擔心被門外的僕人聽到、也不怕流言蜚語傳到Merlin耳裡,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與自信的當家之主如此大放厥詞。“從沒盡過責任的旁系子孫破壞家規、憑空得到一筆Pendragon家的田產,簡直是貴族的笑柄。既然要提供生活費與學費到他成年,使用的金費自然是他繼承的那筆田產,把它賣了供給Merlin的生活費和學費,是樁沒什麼不對的買賣。"

"這不公平,錯是錯在他的父親,Merlin本身並沒有錯。你不該剝奪他繼承父親遺產的權力。"路見不平的Arthur試著幫Merlin辯駁,流露專屬於少年為了實踐理想、不惜與全世界對抗的高貴情操。

但Arthur再怎麼勇於據理力爭畢竟是個少年,還是不敵操縱生殺大權的父親,接下來的話也被掐滅。"不用多說廢話,我已經委託律師要Merlin簽約,協助Merlin把那筆產業賣了。"

"父親..."Arthur還試著掙扎。"你不認為Merlin跟母親很像,出身高貴又相信愛的本質嗎?他不該被如此對待。"

"夠了!"這話似乎戳到了Uther的痛處,他忍不住下了最後通牒。"一大早在飯廳爭辯這些實在有失體統,給我注意好你的身分。"

Arthur只好收回握緊的拳頭、坐回座位乖乖噤聲。

擅長判斷時務的Gaius這才放Merlin進入餐廳,臉色蒼白的Merlin坐到Arthur下首的隔壁,他相信Arthur毫不懷疑他聽見方才的對話。倒是Uther神態自若,似乎方才爭辯的主角從來不是Merlin,而只是抱怨下注賭輸賽馬或英格蘭糟糕的天氣。Arthur賭氣不看向他的父親,直到意識到Merlin使用餐具的手指微微顫抖,原本刻意佯裝忽略的Arthur忍不住朝Merlin投與一計獨特的溫柔視線。

那是一種很獨特美麗的眼神,但一閃即逝,快到讓Merlin懷疑它的存在因而楞了一下。昨晚只存於記憶的譏諷眼光被覆蓋而過、腦海裡只不斷重複播放蘊含獨特情緒的瞬間眼神,包含理解、愧疚、憐憫、還有一絲...若有似無的欲言又止?

餐桌旁的Gaius為主人送上干邑白蘭地,面對Arthur對金黃色酒液的渴望只是默默略過、在Uther的注目下換成屬於少年們的蘋果汁。Arthur無奈地朝Merlin望了一眼,朝他舉杯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

面對焦躁喝著金黃色蘋果汁的Arthur,原本自從昨夜的揶揄之後、Merlin早把這位繼承人當成遙不可及的星辰,但共同面對食古不化的Uther,Merlin這才發現這個看似隨心所欲、呼風得雨的大少爺,其實不如表面上能夠隨著自己性子恣意妄為。看似放縱自由的他,其實束縛於Pendragon家族的古老貴族光環下,內心深處對貴族族長的做事方式不以為然,驕傲的他盡量不外露任何憐憫,卻不經意道出屬於個人的獨立見解與不屬於貴族階級的善良。

被Arthur一瞬間蘊含鼓舞的目光注目與善意的微笑後,Merlin感覺好受多了。並不是生為繼承人就如自己想像般要什麼得什麼。他合乎禮儀執起刀叉與自視甚高的親戚用餐,席間Uther屢次試著提起簽約的話題,皆被Arthur高明巧妙地岔開來去,然後裝作沒事一般繼續公學學習的話題。體會到這或許是屬於Arthur笨拙的溫柔,Merlin感激之餘,心口也因此緊張地噗通噗通跳動。

用完坐如針氈的一餐,Merlin逃回位於二樓盡頭幾乎無人使用的家族書房。高達兩尺的維多利亞式外窗每逢白晝灑入和煦溫暖的日照,充足的採光照到豐富私人藏書櫥間,營造一種古樸雋永的氣氛。也是Merlin平日最喜歡打發時間的秘密基地。

走到莎士比亞藏書的那櫃的Merlin抽出"仲夏夜之夢"的精裝本,每當心情不好他就閱讀這本書,回想起幼稚園媽媽為她縫製戲服扮演仙王奧布朗的情景,沉浸回憶中的Merlin面露短暫的微笑。但是隨著門口出現腳步聲,回過神的Merlin警戒地四下張望,望向門口想會不會是Uther找律師來要他簽約了。

"你在這裡呀?"意料之外,出現在門口的竟然是昨晚銳氣盡出、如今一派和善的Arthur,穿著粉藍休閒襯衫與褐色馬褲的他看似不經意路過,深邃的藍眸幾乎把Merlin攫住。被這樣精緻的藍眸一瞥,全身警戒的Merlin頓時從狐獴變回被洩了滿滿空氣的皮球,意興闌珊地回說:"是你呀..."

"我聽到這邊有聲音,就過來看看。"Arthur說著言不由衷的話,Merlin明白他很不擅長說謊,想必是過去呼風喚雨沒有必要。

苦惱的Merlin不知道Arthur這是打算演哪齣戲,只能靜觀其變。

見Merlin抱著精裝本不說話,Arthur倒也很坦然不再偽裝。"我知道你今早聽到我與父親的談話了。"他毫不客氣地朝Merlin身邊坐下,如國王巡視領土理解佃農需要一般,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他果然是天生的王者,但我也有自尊。Merlin心裡下了註解。"沒什麼,我沒事。"把視線從Arthur的臉上移回書籍,他希望Arthur趕快走開免得寄人籬下傷心的模樣被Arthur盡收眼底,殘存的自尊支撐著他,然而胸口卻因Arthur的搭理噗通噗通蹦個不停。Merlin按了按撲騰的心口,試著恢復獨處時沉澱的情緒,遺忘傲慢偏見的嬌貴親戚,不對堂哥餐廳一閃即逝的示好多做聯想、對兩人結為好友心懷盼望。於是他往陰影深處縮了一點,似乎這樣就能逃避Arthur的好意與現實巨大的壓迫感。

Merlin的公然逃避與私下的黯淡就連遲鈍如Arthur也看出來了。索性也不說話,抽了一本莎士比亞往窗台几上旁邊一坐,Merlin看了一眼,Arthur抽的是書是"哈姆雷特"。

Merlin持續翻閱他愛的仲夏夜之夢劇本,期間沒被搭理的Arthur也沒離開,靜靜沐浴在陽光下的Arthur盤據窗台翻閱那本"哈姆雷特",雙方都沒說話。直到終於從書本分神的Merlin想:Arthur不僅特地為他說話,還跑來人跡罕見的書房搭理自己,隱藏在驕傲面具下的Arthur或許試著用獨特的方法安慰人。

真是欲言又止與獨有的笨拙溫柔。緩緩一股暖意襲上Merlin心頭。他偷偷瞄了一眼Arthur,沐浴陽光下的Arthur簡直公理正義的希臘神像雕塑,整個人閃閃發光。

外冷內熱是Pendragon家族的特質,其實Arthur人並不壞。Merlin心想。

Merlin抿了抿嘴角,一股視線隨即逼來,是Arthur放下書本專注打量他,如鷹隼般銳利地盯著他,但察覺Merlin發現後,逼人的目光又瞥向遠處,好像沒事一樣。

努力平復心情說服自己的Merlin對Arthur的反反覆覆無所適從,年幼的他這下猜不透Arthur的內心了。

"我父親太無理了,你可以不用簽約,我會幫你。"還好Arthur很快給出解答,沐浴陽光下的他跳下窗台,神情如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我也有一份屬於我名下位於郊外的房子,必要時我可以把它賣掉替你籌錢,足夠你維持原案到伊頓公學念書。"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說過我是你繼承道路上的絆腳石。"兩天內對Arthur的認知與評價是雲霄飛車般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下Merlin不得不拋開仲夏夜之夢好好問問眼前行為反覆的堂兄。

難道我不是他繼承道路上的絆腳石,Arthur會擔心我,還特地待在這陪伴我、避免我胡思亂想?

想到Arthur或許是Pendragon家族裡第一個願意接納他的朋友,Merlin不禁面露期待,臉頰也因為期待不由自主紅潤不少。

"我也不明白,但是你說的是對的,"Arthur難得侷促地繞地轉圈、摸摸金燦燦的頭髮,高大威武的他此刻與瘦弱的Merlin是對等的,"與其樹立敵人,不如先作朋友。既然是同個家族的人,希望在公學裡交到真心一生相伴的朋友,那就是我的夥伴。很多空有體格不動腦袋的學弟不懂公學時代的朋友是我們未來的人脈,但是你不同,才十三歲就有這個認知,可見你的資質遠高於其他學生。不讓具備資格的你進入公學接受良好的教育,我父親的做法徹徹底底錯了。既然我們是血濃於水的堂兄弟、身為Pendragon家未來的繼承人,我應該優先保護族人免受不平等的對待。 "

Merlin望著公學優等生的Arthur,第一次發現眼前的人即為他一生誓死追隨的領袖。為了跟隨他的腳步,哪怕經過地獄般的鍛鍊,他也甘之若飴。如果公學教育培育出Arthur這樣良好德行和優秀體格的青年,想必學校也成為Merlin的最佳歸屬。十三歲的Merlin第一次有了想去的地方,想去學習與Arthur相同的團隊精神、挑戰挫敗感、忠貞以及自力自強。


**************


向來德行良好的Arthur言出必行,阻止律師要求Merlin簽下一筆日後後悔的法律讓渡書,獲得Merlin全心全然打開心房擁抱這位堂兄。整個潮濕悶熱的暑假,Merlin圍繞著Arthur打轉,簡直如Arthur忠誠的跟班一樣無論迴廊多遠皆看到他們的身影同進同出,頻繁到Arthur必須擺出表面架子指著Merlin要他"別再跟著我"。但隔日只要Merlin謹遵吩咐跑去外牆找Will玩耍、沒到Arthur眼前擺弄槌球,高高在上的大少爺便患得患失質問Gaius"Merlin到哪去了?快把他給我找來。"僕人們私下流傳宛如發光體卻嫌惡眾星拱月的Arthur其實享受Merlin的陪伴,自從夫人生病以來在莊園內孤來獨往的少爺與一位年齡相仿的男孩交好,眾人皆樂觀其成。

不習慣於體育競賽的Merlin發現他特別喜歡與俊美的Arthur摔著玩,每回Arthur把手伸到Merlin的腰肢處搔癢,Merlin便會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似乎喜歡、討厭又嗔怒,表面遲鈍的Arthur也注意到了,偶爾盯著他微微失神,良久不說話卻自在搓揉他茂密不規則的黑髮。對Pendragon家族繼承人Merlin不抱持任何幻想,他知道從這種肢體碰觸中得到的是怎樣的快樂,也謹遵這種快樂,確信雙方都感到享受。身為家族繼承人的友伴他從沒想過越雷池一步,更沒想過Arthur會把這樣的戲弄當成怎樣的暗示,甚至把這種悖德的私人情感帶進往後他們的寄宿生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ctoria 的頭像
Victoria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Victor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